當這樣跑

 

「豈不知在場上賽跑的都跑,但得獎賞的只有一人﹖你們也當這樣跑,好叫你們得著獎賞。凡較力爭勝的,諸事都有節制,他們不過是要得能壞的冠冕;我們卻是要得不能壞的冠冕。所以,我奔跑不像無定向的;我鬥拳不像打空氣的。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林前9:24-27)

 

「你該知道,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自誇、狂傲、謗讟、違背父母、忘恩負義、心不聖潔、無親情、不解怨、好說讒言、不能自約、性情兇暴、不愛良善、賣主賣友、任意妄為、自高自大、愛宴樂、不愛神,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這等人你要躲開。」(提後3:1-5)

 

保羅在林後九章將基督徒的生活比喻作一場賽跑比賽。一般的比賽,得勝者只有一人,充其量還有亞軍、季軍等,但其他人就沒有獎拿了。然而,感謝我們的神,屬靈的比賽不像屬世的比賽,得勝者不止是少數的人,而是所有的人都有資格,只要你按著神的心意及規矩去跑,必能得獎了。「人若在場上比武,非按規矩,就不能得冠冕。」(提後2:5)。那麼神的心意及規矩是甚麼?第一,就是神要我們落實去跑,不只是空談的跑。「你們也當這樣跑」(林前9:24)。不是你呼籲人跑,也不是別人替你跑,更不是神替你去跑,而是你自己去跑。當然,當你實際去跑時,神會加力量給你,使你能完成賽事,但你也要抬起你的手腳去跑,而不是一動也不動,像那「坐而不動的拉哈伯」。盡力去跑是我們的責任,加力量給我們去跑,是神的責任,兩者並沒有衝突。第二,就是我們要相信有賞賜這件事,也要渴慕的心去得著它:「你們也當這樣跑,好叫你們得著獎賞。」聖經滿佈我們信徒得賞賜的道理:「無論何人,因為門徒的名,只把一杯涼水給這小子裡的一個喝,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人不能不得賞賜。」(10:42);「將來各人要照自己的工夫得自己的賞賜。」(林前3:8);「所以,你們不可丟棄勇敢的心;存這樣的心必得大賞賜。」(10:35) ;「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11:6);「你們要小心,不要失去你們所做的工,乃要得著滿足的賞賜。」(約二1:8)。總括來說,信徒的賞賜是與我們向神的態度及我們為主作的見證及工作有關。所有參賽的人,必須相信神為我們準備賞賜,也渴望去追求得著它。去得獎賞該是我們屬靈追求的一個很大的目標:「弟兄們,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3:13-14)。第三,就是我們要「諸事有節制」及「攻克己身」。我們知道,作為一個運動員,必需在日常生常中,起居飲食上都有節制。嚴重一點來說,他們甚至要做到「攻克己身,叫身服我」,叫身體忍受比普通人更嚴格的鍛鍊,才能獲勝。世上的比賽,儘管許多人已經在諸事有節制及攻克己身,但仍不能保證得著獎賞,因為「一山還有一山高」,總不能每一個付出過努力的人都勝出獲獎,但我們感謝主,屬靈的比賽卻不是這様。我每一個肯付出努力代價,在比賽中全力以赴的人,都能得著獎賞!不止像保羅這樣的屬靈偉人才能得獎賞,聖經告訴我們每一個信徒都能得著:「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提後4:7-8)。我們要何等讚美感謝我們的主!

 

可惜的是,在末世的時候,越來越少信徒願意竭力投入這場屬靈的賽事。許多信徒選擇愛慕世界和世界上的事,而不愛慕屬靈的獎賞,以為那是很虛無縹緲,遙不可及的東西。聖經提及末世的人其中一個的特徵就是「不能自約」 (without self-control) (提後3:3),這特徵剛剛與保羅在林前9:25所說的「諸事都有節制」相反。換句話說,這些人是不攻克己身,不約束自己的生活,只隨從肉體喜好去行。這些人如果是得救的,結局將會是「工程若被燒了,他就要受虧損,自己卻要得救;雖然得救,乃像從火裡經過的一樣。」(林前3:15)。他們在離世時,一無所有的見主,好像一首詩歌所說:兩手空空歸回天府,這是何等可憐的光景!

 

然而,又有另外一批人,他們有著敬虔的外貌,但卻反對信徒竭力追求得著賞賜這道理。我姑且稱他們為極端恩典主義。極端恩典主義有三個主要論點 (讀者請注意,這三點與保羅在林前9:24-27所說的剛剛相反)

 

1.  他們認為竭力追求得著賞賜的心態是功利主義;

2.  他們認為「諸事有節制」、「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是律法主義、規條主義;

3.  他們認為任何屬靈的事都不需我們努力去作,一切主已經替我們成全了。

 

坦白說,我相信任何人不帶偏見,按著正意去讀前9:24-27都會知道誰是誰非了。然而,因為主張極端恩典主義的人常常斷章取義地引用聖經來支持他們的道理,叫人誤以為他們的一套是來自聖經,我想我也需要提出一些原因來反駁他們的謬誤。

 

第一,為甚麼竭力追求得著賞賜的心態必然是功利主義?「這不是說我已經得著了,已經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著基督耶穌所以得著我的。弟兄們,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3:12-14);「你們也當這樣跑,好叫你們得著獎賞。」(林前9:24) 。保羅自己是這樣竭力追求賞賜,也呼籲信徒去追求它,難道保羅也是一個功利主義者?若然不是,我們又該怎樣解釋「竭力追求得著賞賜」這件事呢?其實答案也很簡單,就是我們所追求得著的賞賜,它仍然是神給我們的恩典,並不是我們配得或應得的,更不是我們的功勞賺取回來。我們這樣竭力追求,本身不能換取任何賞賜,但神自己喜悅賜給我們,作為激勵我們努力向前的鼓勵,有何不可?這是神的心意及定規,又不是我們勉強要神給我們的,難道我們連神的美意也要反對?再者,聖經中提及的獎賞到底是甚麼?新約聖經說到獎賞大都是指著得冠冕說的:「你們也當這樣跑,好叫你們得著獎賞。凡較力爭勝的,諸事都有節制,他們不過是要得能壞的冠冕;我們卻是要得不能壞的冠冕。」(林前9:24-25);「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提後4:7-8);「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經過試驗以後,必得生命的冠冕,這是主應許給那些愛他之人的。」(1:12);「你務要至死忠心,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2:10)。再比對以下兩節經文:「你們要小心,不要失去你們所做的工,乃要得著滿足的賞賜。」(約二1:8);「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奪去你的冠冕。」(3:11)。可見冠冕就是神要賜給我們的獎賞之一。冠冕是指甚麼?是指物質的冠冕嗎?當然不是,那時代的冠冕是用草織成的,值價根本很低。聖經所說的得冠冕乃就是指它所象徵的榮譽:「惟獨見那成為比天使小一點的耶穌;因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2:9)。神要賜給我們的,不是別的,乃是神自己的榮耀。當神將來在眾聖者面者稱讚我們一句:「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這就是我們的榮譽,我們的賞賜!難道我們渴望得著這樣的賞賜都有錯?

 

第二、為甚麼竭力去作某件屬靈的事就是律法主義?「你們務要堅固,不可搖動,常常竭力多做主工」(林前15:58);「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著基督耶穌所以得著我的」(3:12);「竭力行各樣善事。」(提前5:10);「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提後2:5);「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林前9:27)。若是這樣,恐怕保羅是律法主義的俵俵者了。不,我們知道保羅本身是反對律法主義,高舉因信稱義的道理,他斷不會自相矛盾。那麼甚麼是律法主義?律法主義就人企圖靠著自己的力量及功勞去討神喜悅及換取神的恩典。我們知道,我們沒有人能靠律法得救,因為我們憑天然的能力根本不能全守律法。律法只能定我們的罪。所以保羅在羅馬書及加拉太書就告訴我們人得救是靠信主之法,不是靠行律法。這並不是說我們信主之後甚麼責任都不需負,甚麼命令都不需守,而是要我們不靠自己力量去行,乃靠主的力量去行而已。有人以為鼓勵信徒守神的誡命就是律法主義。這個說法真是非常荒謬。我想單單看雅各書及約翰書信的話已經可以反駁它了:「惟有詳細察看那全備、使人自由之律法的,並且時常如此,這人既不是聽了就忘,乃是實在行出來,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1:25);「你們若全守這至尊的律法,才是好的。」(2:8);「你們既然要按使人自由的律法受審判,就該照這律法說話行事。」(2:12);「我們若遵守他的誡命,就曉得是認識他。」(約一2:3);「我們若愛神,又遵守他的誡命,從此就知道我們愛神的兒女。」(約一5:2);「我們遵守神的誡命,這就是愛他了,並且他的誡命不是難守的。」(約一5:3)。雅各和約翰明明呼籲人守神的律法及誡命,難道他們也是律法主義者?當然不是。守神的律法及誡命(當然那預表基督的禮儀及關於以色列人生活的律例我們不需要去守)不一定是律法主義,靠自己天然力量去守,企圖靠自己功勞及能力換取救恩或取悅神才是律法主義。主張極端恩典主義的人幾乎將所有個人及教會的屬靈定規說成律法。比方說,有人定規每日少睡若干時間,早點起床靈修,或有人跟從聖經的教訓,不想沾染世俗無益的消遣活動,定志不去那些的娛樂場所,又或有人計劃每日少看電視,要多讀若干章聖經,這些定規就是規條主義了!不!聖經常常教導我們要「節制」、「自約」、「保守自己」、「約束己心」、「攻克己身」、「操練敬虔」。信徒這樣做絕不是律法主義,反而是聖經的要求,因為我們肉體內還有罪性,這個罪性常常誘動我們去犯罪及體貼肉體,我們若不靠主對付它,像保羅一樣「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我們會常常被肉體去支配,基督徒豐盛得勝的生命不能彰顯出來。我想這個道理其實是很基本及易明的。試想一個人完全不按規律,毫無約束的生活,他的健康早晚會出問題。照樣,若一個人完全沒有屬靈的規律而活,不為自己定下一些有益合理的操練來約束自己、追求聖潔(因為害怕犯了律法主義),這人的靈性一定是呆滯不前的。主張信徒不需自約、不需對付自己及攻克己身,因為我們已在律法中釋放出來了的人其實是斷章取義,沒有充份聖經的根據。若再細心看看這些人的生活為人,你自會發現他們只著重如何享受基督徒的「恩典及自由」,卻很少彰顯出分別為聖及敬虔度日的生命。弟兄姊妹,讓我再重申,我們的確反對律法主義,但我們不認同任何屬靈的操練及定規就一定是律法主義。只要我們不是靠自己的能力生活及作工,用自己功勞去試圖去換取神的恩典,這就可以了。

 

第三、若是任何屬靈的事都不需我們努力去作,為甚麼聖經滿佈神要我們「竭力」的吩咐?「你們務要堅固,不可搖動,常常竭力多做主工」(林前15:58);「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著基督耶穌所以得著我的」(3:12);「竭力行各樣善事。」(提前5:10);「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提後2:5)。有人老是強調約15章「住在主裡」的教訓,說我們的責任只是維持「住在主裡」的地位,我們根本不需苦苦的追求、事奉及克己等。對於這個論調,讓我們再溫鍾馬田醫生的說話:

 

是的,然而有些人為了避免這個極端,竟直走至另一個極端,就是有一派的人說我們不需要作任何事,除了被動地「仰望耶穌」及「住在主堙v,所有的事便會替我們作並作在我們身上了。回應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引用腓立比書2:12-13的說話:「作成你們得救的工夫,因為你們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們心媢B行。」

 

但這些朋友有時會告訴我們主在約翰福音15章肯定是教導這個道理,就是我們不需要做任何事,是要我們仰望祂。約翰福音15章給我們一個比喻,一幅圖畫,描述葡萄樹與枝子的關係:「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15:5),這節經文被解為枝子本身不能作甚麼,所有工作完全是由樹去作,枝子只是用來顯露果子而已。但這肯定是對主這個比喻有非常嚴重的誤解。樹上的枝子不是不活動的。它不是一個無活力及無生命的空心管子。枝子是充滿生命的。當然,枝子若不靠樹所供應的汁液,它本身就不能作甚麼;是的,那是必需的。但枝子得到了那些汁液後,它是滿有生命及活力的。它從空氣中吸取所需的元素,將不需的放回大氣中。枝子上每一片樹葉都是活躍的。

 

但有時我想最重要的經文則是在哥林多後書7:1:「親愛的弟兄啊,我們既有這等應許,就當潔淨自己,除去身體、靈魂一切的污穢,敬畏神,得以成聖。」對於這節文還可有別的解釋嗎?以上所有的經節,都是指著一個方向。事實上,如我以前說過,若我所說的是不對的,那麼新約中大部份書信根本就無需要寫下來。若我們成聖只需要「放手,讓神」(let go and let God)、自我降服及仰望耶穌,那麼使徒就浪費了大量的墨水、時間及精力用教義與我們理論,說:「因著這個緣故,現在讓我們去應用它(教義);作這個,不可作這個,要潔淨自己。」為何他們要長篇大論,若我們需要的只是降服、等候、仰望及住在主堙H

 

「住在主裡」的意思是我們的生命與基督的生命聯合,主負責供應我們需用的生命能力,以致我們能靠著主給我們的力量去生活及作工。「住在主裡」不是說我們不須自己活,不須要竭力追求及努力作工,單單信及仰望就可以了。不!我們乃是信神而活,靠神作工。去活去作始終是自己,不是神。一個明顯的證明,就是在同一章聖經(15),主在說完了葡 樹萄樹與枝子的比喻,隨即吩咐門徒說:「你們多結果子,我父就因此得榮耀,你們也就是我的門徒了。」(15:8)。不是主替你去結果子,而是你們去結果子,而且是多結果子,意思即 是主要求他們積極、主動、多多地為祂作工。接著主又說:「是我揀選了你們,並且分派你們去結果子」(15:16)。是主派我們結果子,不是主替我們結果子。主既將這命令給我們,我們就當殷勤、忠心、努力去行。這是理所當然的。究竟我們的竭力,與主的加力,有甚麼矛盾?豈不知我們竭力的「力」,根本不是指我們天然的力,乃是指主加給我們的力。我們用主給我們的力量盡心竭力去事奉祂,有甚麼衝突? 「我也為此勞苦,照著他在我裡面運用的大能盡心竭力。」(西1:29)。若果有人仍然認為主已經為我們完成了一切,我們因信接受就可以了,竭力追求及作工是多餘無謂的事,這與極端加爾文主義有甚麼不同?極端加爾文主義認為神預定揀選的人必然會得救,所以我們就不需積極傳福音了,因為神會負責完成祂的工!不!我們當然相信神有預定及揀選,但另一方面神亦從來沒有否定我們的責任,我們仍要竭力傳福音,保羅甚至說若不傳福 音就有禍了。神的恩典與人的責任根本沒有衝突。神應許給我們的恩典,祂自然會負責賜與及供應,但我們向神的責任,我們也要竭盡全力去行。不是靠我們天然的能力去行,而是靠住在我們裡面的主之力去行。不是靠我們所作之工能結出甚麼果子,乃是神藉著我們這些不配的人顯出祂的恩典來作成祂的工。我相信這就是約15章給我們的信息。我們不是因信不行,而是因信而行。信與行為沒有衝突。我相信主及使徒們的榜樣足可以證明這點了。

 

最後,我想多說幾句鼓勵的話。姑勿論你因甚麼原因把你的手腳垂下來,對這場屬靈的賽事漫不經心,對屬靈的獎賞毫無愛慕,我還是想用聖經的話勉勵你們:「把下垂的手、發酸的腿挺起來」,「跑!」弟兄姊妹,現今已經是末世中之末世了,你還是追逐世界短暫虛空的事,追求那能壞的虛榮冠冕嗎?你對屬世的事就這麼有興趣,對屬靈的事卻一點愛慕都沒有。這是基督徒的特質嗎?為何不羡慕天上永恆的獎賞?為何不盡心竭力去追求得著神為我們預備那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你認為要付代價追求屬靈的獎賞很苦嗎?聽聽保羅的話吧:「我想,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8:18)。神不需要你跑第一、第二才給你獎賞,只要你按著祂的規矩,專心一意向著標竿 直跑,你就能得著了!我們的神是何等憐憫及體恤我們,榮耀的冠冕不單是賜給屬靈偉人,也是賜給我們這些跑得不成樣子,步履蹣跚、屢走屢跌的人!祂已在終點等著我們,準備為我們加冕。祂渴望我們得著獎賞的心是何等熱切!我們要辜負祂的愛嗎?還是你真的打算到一生的終結時,「兩手空空歸回天府」?這是何等可悲可哀的事!弟兄姊妹,甚願聖靈透過我們的良心向我們人講話:

 

「起來,我們走吧。」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