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召與傳道

 

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10:15)

 

以上的經文提到一件事,就是若不是神所差遣的,就沒有人能傳道。按聖經的教導,作傳道的必須是神所差遣及呼召。摩西是神呼召出來的,撒母耳、大衛、以利亞、以利沙、以賽亞等都是神呼召出來的。到了新約時代,施洗約翰、十二使徒、保羅等亦是神所呼召的。聖經記載了一些不是神呼召作先知的,但神從來不承認他們,如巴蘭及在以色列國中的假先知,他們的結局都是很可悲的。很明顯,若有人要全時間作傳道的工作,必須要有神的差遣或呼召,新舊約也是在同一個原則之下。遺憾的是,從現今基督教越來越少注重這個真理,意思即是越來越多信徒,未清楚自己是否蒙召,就毅然放棄職業,投考神學院受訓作傳道。當然,他們的心志都是好的,他們的確很想事奉神。但有心事奉主並不一定是神要我們去作傳道。其實,靈性較好的信徒,必然會有一個心志,想盡其一生的事奉神,來報答神在我們身上的厚恩。這是很正常的心態。但這並不一定是神呼召你時間傳道的證明。神的旨意可能是要你在本身的工作崗位上事奉祂,並不需要你放棄職業來作傳道。所以弟兄姊妹們不要誤會,以為神給你火熱的心志事奉,就是表示神呼召你去作傳道。火熱事奉的心是必須追求的,是我們每一個基督徒應有的態度(12:11)火熱事奉主與蒙召作傳道兩者是有所分別的。作傳道必須要有一個特殊及明顯的呼召。

 

然而,一個很令人困惑的問題就是:今天神不會像聖經時代用說話聲音來呼召人,那麼我們怎樣知道神的呼召呢?這真是一個令許多有心作傳道的人大感困惑的問題。許多人因為覺得「蒙召」這個件事太神秘,太虛無縹緲,索性不加理會,總之有感動就當是神呼召,有一機會就投考神學院受訓。神學院也越來越不注著「蒙召」這個道理,可能是為了想多收學生的緣故,許多神學院根本不考 慮這些準神學生蒙召的問題,以為是屬靈派教會想出來故弄玄虛,無中生有的東西。但「蒙召」這件事絕不是某些教會在現今世代才想出來的道理,乃是有聖經及歷代聖徒的見證作根據。司布真說:「不是所有人都被呼召在話語及教義上作工,或作長老,或監督的職事。」他引用耶利米書23:2警告那些匆促投身聖工的人:「我沒有打發他們,也沒有吩咐他們。他們於這百姓毫無益處。這是耶和華說的。」清教徒約翰杜咸(John Durham)說:「奉主名牧養教會的傳道人必須清楚主在他身上的呼召。我們不是著重普通認同的知識,如這呼召是一個持殊的呼召,或只有主能授權等問題,我們乃是關注傳道人對這個呼召的必須有的清晰度,以致他能有著神聖的勇敢出去作工,有平安在心中,無論他遇到甚麼事情。這對於傳道人是必須的。任何人都知道,傳道人乃是主的大使,若不清楚主的呼召,就是他們不清楚他們是否被神任命,所以凡沒有這樣看見的,就不能有確據證明主承認他們,或接受他們所作的,除非他們有把握主的確曾經呼召或現正呼召他們。」鍾馬田說:「作傳道的呼召是從主而來的。此外,人需要主給予的神聖能力才能應付他們任務帶來的挑戰。」

 

現今「蒙召」這個問題被人忽視甚至否定,絕對是屬靈光景低落,人意替代神意的表現。

 

但到底我們如何知道自己是被神呼召呢?以下是一些內在及外在的印證,這些印證每一項都是那麼的重要,可以說是缺一不可的。

 

第一,就是被神呼召的人心裡有一個極大的渴慕,並強烈的催促,要作傳道的工,並且若不這樣選上,心裡就有一種很難受,過不了自己的感覺。「我若說:我不再提耶和華,也不再奉他的名講論,我便心裡覺得似乎有燒著的火閉塞在我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20:9):「我傳福音原沒有可誇的,因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傳福音,我便有禍了。」(林前9:16)。鍾馬田忠告一心想作傳道的人,若他們有別的選擇,可以不作傳道,就不要作好了。換句話說,真正蒙召的,在他心中真的覺得世間上只有一件事值得作的,就是傳道,除此之外,別無他選。「蒙召」也不是一時三刻的感覺,乃是經年累月的負擔。時間可以證明一切。所以我不贊成某些教會在令會完結時安排「獻心會」,呼召人全時間作傳道。經驗告訴我們,人在情緒激動時倉卒作出的決定,很多都經不起時間的考驗。

 

第二,蒙召的人心裡會有一種強烈不配及無力勝任的感覺。這點好像是與第一點矛盾,但卻是事實。當神呼召摩西時,摩西說:「主啊,我素日不是能言的人,就是從你對僕人說話以後,也是這樣。我本是拙口笨舌的。」(4:10)。神呼召耶利 米時,耶利米說:「主耶和華啊,我不知怎樣說,因為我是年幼的。」(1:6)。保羅論到傳道及顯揚基督香氣的職事時,說:「這事誰能當得起呢﹖」(林後2:16)。一個蒙召作傳道的人,一定會認識自己的不配及無能。相反,一個滿有把握的人,覺得自己有能力或有資格作傳道,他可能就不是神呼召的人。遺憾的是,現今神學院往往給予神學生一個錯誤的感覺,以為神學畢業了,就有能力及資格作傳道。神學碩士,博士等頭銜,也給他們「有資格」的錯覺。認 識一位弟兄,聖經知識一般,平時很少讀屬靈書,進了神學院之後,就開始籌算,將來畢業後要進某類型的教會,講怎樣的道, 就能使整間教會興起來。坦白說,這位弟兄有這樣的心志,的確是非常好,但我想,為甚麼一個人讀完神學之後會覺得自己在能力上會有這麼大的轉變?屬靈能力是來自神學知識及那張畢業證書嗎?若是這樣,怎樣解釋現今神學院這麼多,神學畢業生也不斷加增,但教會的屬靈能力及見證卻越來越弱呢?中國的家庭教會沒有這麼多神學知識,卻經歷如此大的復興呢?不,我們永遠是不配及無能的僕人,無論我們本身是怎樣的聰明能幹,受到怎樣優良的神學訓練,我們作主工人的心態永遠都該像保羅一樣:「我在你們那裡,又軟弱又懼怕,又甚戰兢。我說的話、講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語,乃是用聖靈和大能的明證,叫你們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林前2:3-5)

 

第三,蒙召作傳道人必須有作傳道的恩賜。「他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4:11-12)。這好像是很理所當然的,但今天卻又是被許多人所忽略。神學院在這方面實在責無旁貸。請問現在神學院所標榜的是甚麼?主要是神學知識。若這些神學知識就是聖經的知識(越來越多神學院用屬世學問取代聖經知識),我也承認是需要的。但這些知識的運用,始終是藉著傳道人的恩賜才得以有效地顯出果效來。 知識是重要,但知識不能取替恩賜。沒有傳道的恩賜,誰有能力站講台供應全教會羊群的需要?沒有解經的恩賜,怎能將神的話語按著正意分解出來?沒有教導的恩賜,怎能將各樣教訓清楚準確,因材施教的傳授給人?沒有牧養的恩賜,怎能有這麼大的愛去關顧及守望這麼多的羊?我承認每一個重生得救的基督徒都會有神所賜的恩賜,有的多一點,有的少一點。但作傳道的恩賜不是一般性的恩賜(彼前4:10),乃是較為突出及明顯的。另外,若有人有這些恩賜,也是能得到弟兄姊妹,以及教中長輩認同的。這是神在各人心裡顯明你是神所用的人印證。若有心作傳道的人發覺自己的恩賜並不是怎樣特別及明顯,那麼我建議最好還是再等候一下。一個原因可能是他事奉經歷尚淺,有些恩賜還未顯明出來。另一個原因就是神根本沒有賜下作傳道的恩賜。若是這樣,他就不應該勉強自己,始終神是有主權的,不是我們作主。若有信徒在這方面不清楚,可找教會傳道及長輩幫助。教會有責幫助這些有心志作主傳道的人,替他們分析神呼召他們的印證,並出一些有建設性的提議,可使他們更清楚知道他們是否真正被神呼召。雖然教會未必有增加工人的需要,就為神的國預備合用的工人著實是教會應有的責:「你在許多見證人面前聽見我所教訓的,也要交託那忠心能教導別人的人。」(提後2:2)

 

第四,就是要神在環境上的安排。保羅傳道也是根據神的安排。保羅在以弗所留了很久,「因為有寬大又有功效的門為我開了,並且反對的人也多。」(林前16:9);相反,保羅有意到羅馬作工,但「因多次被攔阻,總不得到你們那裡去。」(15:22)。這一點是很「現實」的。若神沒有為你開傳道的門,沒有給你作工的機會,沒有給你事奉的工場,我們可以說甚麼呢?我們豈不也要順服嗎?神沒有為你開傳道之門,原因也有二。第一,可能你真是被神呼召作傳道的,但時間未到,所以還沒有開路給你,好像摩西在四十歲時已經起意想救以色列人,但時候未到,要待四十年後神才召他出來。原因二,可能神根本沒有呼召你,祂是用環境攔阻及提示你,要你放棄。若是前者,我們不可心急妄動,不可輕忽這段等候時間的重要性。神可能是用這段時間來訓練祂的工人。有人選擇進神學院。我不反對所有神學院,有少數還是合神心意的。在進神學院之前,起碼要有以上三點蒙召的印證,最好還有一些環境的開路才可入讀。若未清楚蒙召就進神學院(尤其是去那些不合神心意的神學院),輕則白白浪費光陰(認識有弟兄讀完三年神學,才發覺自己不是蒙召,結果返回世界打工),重則誤了弟兄姊妹的靈性及教會的見證。一句話,是神呼召的,神會負責,神會保守。不是神呼召的,神不會負責,一切後果自負,這事何等嚴重!若不打算進神學院,自己就要好好讀經及看書來裝備自己。但不建議完全不工作等候。因為作神的工人,要盡量做到無可指責的地步:「監督既是神的管家,必須無可指責」(1:7)。若長期在無工作、無培訓的情況下等候,難免會遭家人非議,身邊的弟兄姊妹及教中長輩也未必認同。其實,神安排工作給我們,這個工作崗位就是訓練我們的神學院了。我們在工作中學習許多屬靈的功課,如包容、忍耐、忠心、學習面對壓力及難處,學習與人相處,學習為主站立及作見證等等。這些功課都不是容易學的,是須要操練的。在我們的工作就有許多機會了。所以工作實在是我們的祝福,不是咒詛。有人以為屬世的工作是咒詛,是服侍法老。對未信主的人誠然是如此,但對於我們信主的人來說,主的寶血已經脫離一切罪及工作的咒詛了,只要我們按著神的旨意,無論作甚麼,都可以榮耀神:「你們或吃或喝,無論做什麼,都要為榮耀神而行。」(林前10:31);「你們作僕人的,要凡事聽從你們肉身的主人,不要只在眼前事奉...你們所事奉的乃是主基督。」(西3:22, 24)。連作奴僕也是事奉主,也可以榮耀神,何況其他工作呢?所以等候作主工的人,若未有明顯的印證,或神未開傳道的門,就不要輕易放棄目前的工作,因為神是用工作來鍛鍊及賜福我們的,叫我們得著屬靈的益處「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8:28)至於那些有心作傳道,卻沒有明顯蒙召印證的人,我也向你們說幾句安慰及鼓勵的話。我明白想被神用,卻不為神呼召的無奈及苦楚。然而,正如我以上所說,神不是不用你,只是祂不用你作全時間傳道而已。你仍可以在你工作崗位上為主作見證,引人到主面前。認識一些肢體,他們在他們的工作環境中(特別是在學校)帶領許多人來教會聚會,而這些福音對象大都是傳道人平時沒有辦法接觸的。各行各業都需要大量前線的基督徒為主作鹽作光。所以不要灰心,神仍能大大使用你。再者,你這個渴慕為主作工的心,雖然神沒有開路,但祂已經接納你的心意了。「因為人若有願作的心,必蒙悅納。」(林後8:12)。大衛愛耶和華,並起意為祂建聖殿,連先知起先也同意的。但後來神對他說他不能建。大衛有否感到心靈受創,或忿忿不平呢?沒有,大衛甘心順服,讓他的兒子所羅門去作,自己卻積極為建殿的事預備:「我在困難之中為耶和華的殿預備了金子十萬他連得,銀子一百萬他連得,銅和鐵多得無法可稱;我也預備了木頭、石頭,你還可以增添。」(代上22:13)。大衛雖然不能為耶和華建殿,但他在這件事情上的功勞一點也不比他兒子所羅門小。照樣,雖然有人不能全時間作傳道,但若他有一個願作的心,願意竭盡所能、忠心殷勤地事奉主,神已經悅納了。「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25:23)。我們知道那領二千與那五千銀子的僕人都得著主人同等的賞賜,因為他們都是同等的忠心。所以,弟兄姊妹們,不是因主不揀選你作傳道而不忿或灰心,只要你在你的崗位上忠心,你所得的賞賜將與那忠心作傳道的人相等(撒上30:24),這是何等有福的事實!

 

我在這裡也想對那些雖然得著作傳道的印證,卻因為種種的人的理由(不是神的攔阻),不願走上這條路的人說幾句話。你們不知道你們損失甚麼!鍾馬田說:「對我來說,傳道的工作是神給予人最崇高、最偉大及最榮耀的呼召。」司布真說:「我不願意我的兒子由作傳道墮落到作王子。」神沒有呼召每一個信徒作傳道,但若祂真的呼召你,這真是你極大的榮耀及福氣,一千人也沒有一人有此機會。「一千天使(或譯「使者」“messengers”)中,若有一個作傳話的與神同在,指示人所當行的事,神就給他開恩,說:救贖他免得下坑;我已經得了贖價。」(33:23-24);「報福音、傳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10:15)。所以,若神真的揀選了你,你千萬不要推卻。作萬王之王的大使,替至高至大的神傳話給人,是何等偉大及最榮耀的位分。許多人羡慕也羡慕不來,現今你有這個機會,難道你甘心放棄這上好的福氣?世上有甚麼事可與職分相比?

 

最後,無論我們是被神呼召與否,但願我們都向神獻上我們的最好,一生為主盡忠:

 

無論何境遇,總為主作工

盡各樣本分,使主名得榮

倘或有苦難,我情願忍受

為主名盡忠,得永遠生命

 

哦,主耶穌我救主,我心奉獻給你,

因你在十字架上,為贖我罪釘死,

我要你作我救主,來住在我心裡,

我一生一世到永遠,哦,主,完全歸你。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