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處

 

「照著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但我在肉身活著,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該挑選什麼。我正在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然而,我在肉身活著,為你們更是要緊的。我既然這樣深信,就知道仍要住在世間,且與你們眾人同住,使你們在所信的道上又長進又喜樂,叫你們在基督耶穌裡的歡樂,因我再到你們那裡去,就越發加增。」(1:20-26)

 

保羅寫腓立比書時是在羅馬的牢獄中。在人的角度來看,坐牢是極其羞恥的事。有些人因為曾經坐過牢,不單是前途盡毀,更是一生不能抬起頭來。然而,保羅卻說:「照著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我羞愧」。坦白說,人若因犯罪而被囚,這的確是羞恥的事。但若基督徒是因主及主的福音被囚,這不但不羞愧,反而是很榮耀的事。為甚麼?第一,儘管傳福音的人被捆綁,但福音的大能斷不能被捆綁:「我為這福音受苦難,甚至被捆綁,像犯人一樣。然而神的道卻不被捆綁。」(提後2:9)。保羅身在囹圄,本不能像以前一樣自由地傳福音,但福音絲毫沒有受到攔阻,他的被囚反而令御營全軍得聞基督,又使教會的弟兄姊妹大受激勵:「弟兄們,我願意你們知道,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興旺,以致我受的捆鎖在御營全軍和其餘的人中,已經顯明是為基督的緣故。並且那在主裡的弟兄多半因我受的捆鎖就篤信不疑,越發放膽傳神的道,無所懼怕。」(1:12-14)。所以保羅可以說:「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1:16)。第二,我們為基督受苦,是神所喜愛的:「倘若人為叫良心對得住神,就忍受冤屈的苦楚,這是可喜愛的。你們若因犯罪受責打,能忍耐,有什麼可誇的呢﹖但你們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這在神看是可喜愛的。」(彼前2:19-20)。若你因犯罪而受責罰,要忍耐,這是應當的,沒有甚麼可誇。但你若為主行善而受苦,這是神所喜愛的。為甚麼呢?因為我們這樣作,就是效法主的榜樣,我們就像主了:「你們蒙召原是為此;因基督也為你們受過苦,給你們留下榜樣,叫你們跟隨他的腳蹤行。」(彼前2:21)。人怎樣惡待我們,我們不要覺得羞恥,最重要是神喜愛我們,這就足夠了。第三,神應許給那些為主受苦的人極大的賞賜:「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5:11-12)。主對示每拿教會說:「你將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們中間幾個人下在監裡,叫你們被試煉,你們必受患難十日。你務要至死忠心,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2:10)。有這些榮耀的賞賜擺在面前,何用羞愧呢?第四,若我們為主受苦,神榮耀的靈會在我們身上彰顯:「親愛的弟兄啊,有火煉的試驗臨到你們,不要以為奇怪(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倒要歡喜;因為你們是與基督一同受苦,使你們在他榮耀顯現的時候,也可以歡喜快樂。你們若為基督的名受辱罵,便是有福的;因為神榮耀的靈常住在你們身上。」(彼前4:12-14)。我們知道,我們信主的人,都有神的靈住在我們裡面。可惜的是,因著我們敗壞的肉體及罪性,我們許多時候都不能彰顯神的榮耀。然而,當我們為主受苦的時候,神的榮耀就特別能在我們身上彰顯出來。約伯在受苦前能榮耀神,但在他受苦之後,他的見證就更加榮耀神。所以靈恩派的人就不對了,他們主張成功,致富,健康才能榮耀神,所以他們就苦苦地向神祈求成功及屬地的福氣,殊不知原來受苦往往更能榮耀神。

 

然而,當時保羅坐牢,不單是沒有自由及肉身受苦,他隨時都有被殺的可能。事實上,希律已經殺了雅各,各地也有逼迫教會及殘害信徒的事。聖經記載有四十多人起誓要殺保羅。他們向羅馬政府控告保羅許多可怕的罪名,甚至計劃在押解過程中暗殺他。然而,保羅完全沒有懼怕的心。他沒有放棄傳道,沒有妥協立場,更加沒有諂媚官長及君王。可能有人認為保羅對死亡一知半解,他根本不明白死亡是甚麼一回事,所以才會如此大膽。但這個說法是不對的。保羅也曾稍嚐死亡的滋味。保羅曾在路司得被人用石頭打致差不多死亡(14:19)。保羅對哥林多教會說:「弟兄們,我在我主基督耶穌裡,指著你們所誇的口極力的說,我是天天冒死。」(林前15:31);「我們從前在亞西亞遭遇苦難,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自己心裡也斷定是必死的。」(林後1:8-9)。所以保羅不是不知死亡為何物,他也曾多次臨近死亡的邊緣。但為何保羅面對死亡毫無懼怕呢?關鍵就在這句話:「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原來死亡對保羅來說是益處,不是害處,所以他面對死亡無所懼怕,凡事放膽。

 

死亡對一般人來說,的確是極其可怕的事。它帶來痛苦、悲哀及絕望,實在百害而無一利。所以人人都盡力逃避。有些人連「死亡」一字也不想提及,因為一提死就覺得害怕。然而,死亡對基督徒來說,絕不是可怕及有害的,反而是有益的。究竟有甚麼益處呢?第一,死亡是息了地上的勞苦:「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14:13)。未信主的人死亡不能說是息了自己的勞苦,因為更大更多的勞苦將會在另一個世界開始。聖經說,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審判的結果就是永遠火湖的刑罰。所以未信者的死亡不是息了自己的勞苦,而是增加自己的勞苦。只有基督徒離世時才有資格說是息了自己的勞苦。坦白說,人生在世真是有許許多多的勞苦及艱難。摩西說:「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90:10)。傳道者說:「我專心用智慧尋求、查究天下所作的一切事,乃知神叫世人所經練的是極重的勞苦。」(1:13)。人在少時就開始有讀書的勞苦。最近有一位年青的弟兄請我為他禱告,因為他正日以繼夜的溫習,準備高考。他說要記的資料太多了,讀了又忘,讀了又忘,所以就要不的溫習,連一分鐘也不能浪費,恐怕考得不好,就不能進大學。學生有讀書的勞苦,剛出來社會工作的也有勞苦。認識一位弟兄,剛踏足社會,就在一間政府機構作事。按人看,前景也是不錯,但因為工作壓力太大,又被上司針對,做不到一個月便辭退了。不只是工作經歷淺的人會這樣,在社會工作了很久的人也是這樣。也認識一位姊妹,她在一所學校工作了許多年,已經是主任了,但也因工作的壓力,校長的壓力等,患了嚴重抑鬱症,每晚失眠,精神幾乎崩潰。後來靠主才慢慢有好轉。就是那些工作較為輕鬆的人,他們的生活擔子也不輕,又要養育子女,又要照顧父母,若不辛勤工作,恐怕經濟負擔不來。有人以為到了退休就可以安安樂樂享受一下,殊不知到了退休年齡,也是踏入人生的老年,身體開始衰弱多病了。詩人說:「我的肉體和我的心腸衰殘」(73:26);保羅說:「外體雖然毀壞」(林後4:16);「我們在這帳棚裡歎息勞苦。」(林後5:4)。認識一位可敬的傳道人,十多年前開始身患重病。然而,他一直勞苦忠心地為主作工。可是,他的身體越來越虛弱,差不多所有內臟器官都出現問題,情況仿如傳道書十二章所形容的情景:「看守房屋的發顫,有力的屈身,推磨的稀少就止息,從窗戶往外看的都昏暗;街門關閉,推磨的響聲微小,雀鳥一叫,人就起來,唱歌的女子也都衰微。銀鍊折斷,金罐破裂,瓶子在泉旁損壞,水輪在井口破爛。」(12:3-4, 6)。最近,他終於離開世界,返回天家。坦白說,在人的情感來說,神的工人離世實在是令人傷心難過的事,許多人心裡實在很不捨得,但對他個人來說,他著實是息了地上極大的勞苦。對他來說實在是有益的。

 

第二個益處就是當信主的人離世,息了地上的勞苦,他就進入了永遠的安息。希伯來書的作者說:「論到第七日,有一處說,到第七日神就歇了他一切的工。又有一處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既有必進安息的人,那先前聽見福音的,因為不信從,不得進去。所以過了多年,就在大衛的書上,又限定一日,如以上所引的說:你們今日若聽他的話,就不可硬著心。若是約書亞已叫他們享了安息,後來神就不再提別的日子了。這樣看來,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為神的子民存留。因為那進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正如神歇了他的工一樣。」(4:4-10)。神創造了世界萬物之後,就為人定了安息日,叫人可以六日勞苦作工後,得著一日的安息。但這不是真正的安息,因為安息日後,人又要繼續勞苦作工,週而復始。後來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可能有些以色列人滿以為他們已經到了神的應許地,從此就可以一直享受神的恩典及供應,可以享受安息了。殊不知迦南地也不是真正的安息,因為他們仍須勞苦的幹活,也要儆醒的爭戰。那麼真正的安息在那裡?在屬靈方面來看,真正的安息就在基督裡。一切相信主的人已經得著這個屬天的安息。然而,當基督徒脫去這個敗壞的肉體,脫離地上的勞苦及爭戰,回到天家的時候,這個永遠的安息才能完全體現出來,因為在天上「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21:4)

 

有一美地福樂無窮,聖徒在彼長居,

無限光明,毫無黑暗,快樂驅散憂傷。

 

在那美地風景怡人,居住何等安適,

該處勝於迦南美地,並無紛擾爭戰。

 

第三個益處,就是信徒得獎賞的時候到了。保羅在將來要離世時,寫信給提摩太說:「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提後4:6-8)。有人以為像保羅這麼偉大的工人才有資格得獎賞,但保羅接著說:「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我們每一個對主有愛慕的人都會有獎賞的。聖經中提及的獎賞到底是甚麼?新約聖經說到獎賞大都是指著得冠冕說的:「你們也當這樣跑,好叫你們得著獎賞。凡較力爭勝的,諸事都有節制,他們不過是要得能壞的冠冕;我們卻是要得不能壞的冠冕。」(林前9:24-25);「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經過試驗以後,必得生命的冠冕,這是主應許給那些愛他之人的。」(1:12);「你務要至死忠心,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2:10)。那麼冠冕是指甚麼呢?聖經所說的得冠冕乃就是指它所象徵的榮譽:「惟獨見那成為比天使小一點的耶穌;因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2:9)。神要賜給我們的,不是別的,乃是神自己的榮耀。當神將來在眾聖者面者稱讚我們一句:「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這就是我們的榮譽,我們的賞賜!所以當一位忠心僕人歸回天家時,他就正式接受這個永恆的賞賜及榮譽的加冕,這是何等有福及榮耀的事!想到那位剛離開我們的屬靈勇士,他為主受過這麼多的苦,當他帶著一身的傷痕回家時,必定有榮耀的冠冕為他存留。這使我想起在《天路歷程》中,堅忍臨死前的那個情景:

 

此後,有人傳說堅忍也被召了,而且也有記號:『瓶子在泉旁損壞。』(12:6)堅忍知道他的時期到了,便叫齊了他的朋友們,對他們說:『我如今到我父那裡去,雖然經過千辛萬苦,並不悔恨,我的劍給我的繼承者,我的勇與技能可以給那合格的人。我身上的傷痕我自己帶去,可以作為我的憑據,我曾為主盡力殺過敵。』

 

然而,死亡對基督徒的最大的益處,就是可以與基督永遠同在:「離世與基督同在,這是好得無比的。」弟兄姊妹曾否想過一件非常奇妙的事,就是我們會愛一位我們從沒有看見過的神:「你們雖然沒有見過他,卻是愛他。」(彼前1:8)。為甚麼能如此呢?就是因為我們用信看見祂,用信去感受祂:「如今雖不得看見,卻因信他就有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彼前1:8)。這是所有真基督徒千真萬確的經歷。但弟兄姊妹啊,我們在世的信心是何等不穩定,何等刻變時翻,以致我們對主的愛也是忽冷忽熱,不能全心全意地愛主。主耶穌釘十字架的事,我們在聖經中已經讀過及聽過許多次。每次我們去思念主為我們捨命,我們的心都受著感動。然而,在世時我們的心是何等的屬世及自我,被何等多的思慮煩擾,我們怎能時時刻刻,專心一意的想念主呢?但當我們回到天家,親眼看見主的面,親手觸摸祂釘痕的手時,主的愛在我們心裡會是何等的滿溢及完全呢!「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糢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林前13:12)

 

有日銀鍊將要折斷,我就不再如此歌唱

但我醒來何等喜歡,竟然得以面見我王

我要看見祂面對面,我要述說救我恩典

我要看見祂面對面,我要述說救我恩典

 

所以有詩人說,「有主同在,就是天堂」。天堂之所以是天堂,就是因為有這位這麼愛我們的主永遠與我們同在。這實在是好得無比的福氣!

 

若是如此,這是否意味著基督徒都該有輕生之念呢?絕對不是,因為保羅接著就說:「我在肉身活著,為你們更是要緊的。我既然這樣深信,就知道仍要住在世間,且與你們眾人同住,使你們在所信的道上又長進又喜樂,叫你們在基督耶穌裡的歡樂,因我再到你們那裡去,就越發加增。」保羅存一個感恩的心,繼續活在世上,因為他願意與眾人同住,將屬靈的恩典帶給弟兄姊妹,叫他們可在道上有長進,有喜樂。這樣的心志實在偉大。就個人來說,他願意離世與基督同在,但為了教會,為了弟兄姊妹,他卻願意繼續為他們勞苦努力。弟兄姊妹,我們有沒有保羅這樣的心志,不顧個人的安危,也不求自己的福樂,為神的家盡心竭力,鞠躬盡瘁呢?

 

然而,保羅願意仍活在世上的最大原因,也不是為了教會,而是他「活著就是基督」。甚麼是活著就是基督呢?第一意思是,活著就是為了基督。換句話說,我們是為基督而活:「我們若活著,是為主而活」(14:18);「並且他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林後5:15)。坦白說,神在現今世代沒有叫太多人為祂殉道(可能我們沒有這個資格),但祂卻期望我們好好的為祂活。弟兄姊妹,你們今天是為主而活,還是為自己而活?若仍是為自己活,那麼你就是「白佔地土」,是白活了,有甚麼意義呢?聖經指明基督徒:「沒有一個人為自己活,也沒有一個人為自己死。」(14:7)。人生的意義在乎能否為主所用,為主而活。「活著就是基督」的第二個意思,就是活著是彰顯基督,就是保羅所說的「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的意思。弟兄姊妹,你們知不知道,我們就是基督在世上的活見證。我們活著,就是要把基督在眾人面前顯明出來。別人看見我們,就像看見基督。別人看見我們的好行為,就將榮耀歸給我們在天上的神(5:16),也叫耶穌基督的名在我們身上得榮耀(帖後1:12)。這就是我們基督徒活在世上的真正價值及意義了活著就是基督!

 

弟兄姊妹,我們的人生觀究竟有甚麼比「活著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處」更偉大、榮耀及有意義呢?記著,我們在地上只能活一世,你要如何選擇你的人生觀?聖經已經很清楚告訴我們那正確的道路了。盼望我們都有保羅這樣的人生態度,那麼我們就真是不枉此生了。

 

活著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處!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