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靈有問題」之分析

 

近年聽到好些弟兄姊妹因被指「靈有問題」頗受困擾。以下本人對這問題的看法,希望能對受困擾的肢體提供一些有益的意見。

 

 一,聖經記載,我們的靈的本質只有生(或甦醒)及死(或沉睡)的分別。神對始祖說他們吃分別善惡樹的果子那日,他們必要死。但他們吃的那日,身體沒有死,他們的魂(情感意志)沒有消失,所以這裡的死明顯是指他們的靈說的。以弗所書2:1說:「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他叫你們活過來。」這節經文指出在我們未信主前,我們的靈是死的。死是意思,不是指我們的靈不存在,乃是指我的靈與神隔絕,失去應有的功能。但聖經又指出,當我們一信主的時候,我們的靈又活過來了:「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那聽我話、又信差我來者的,就有永生;不至於定罪,是已經出死入生了。」(5:24);「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2:5)。當我們的靈活過來的時候,我們的靈便可以與神接觸及交通,甚至可以用靈敬拜神。聖經提及我們的靈,只提及這兩種情況,一種是重生前的情況,一種是重生後的情況。聖經沒有提及我們重生後,我們的靈還有許多不同的情況。我們的靈性當然會有好有壞,但這是關於屬靈生命的問題,不是我們靈本質的問題。當我們信主的時候,不單是我們的靈活過來,神更賜我們一個新的屬靈的生命。這個生命有不同情況,不同階段,但我們靈的本質卻不是這樣。我們的靈命會因我們所作的受影響。若我們追求,我們的靈命會成長,若我們犯罪,我們的靈命便受損害。而聖經要求信徒關注的,是關於靈命的問題,不是靈有問題。靈的問題一早在重生時已經解決了。用聖經沒有的名稱(靈有問題)來形容信徒的狀況,只會令需要幫助的人無所適從,甚至會引起恐慌。

 

二,聖經沒有記載仇敵可以隨意攻擊信徒的身體。魔鬼攻擊約伯,也是要得到神的容許,且是為著一個美好的目的,就是要試煉及造就他的信心:「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23:10)。保羅有眼疾,理應大大妨礙他的事奉,但他從來沒有歸咎於仇敵攻擊。保羅得了極大的啟示,結果是「有一根刺加在我肉體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擊我,免得我過於自高。為這事,我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我。」(林後12:8)。這刺明顯是主加給保羅的,不是仇敵有自由可以隨意攻擊神的僕人。再者,這根刺也未必是指身體的疾病,可能只是指有撒但的使者毀謗保羅。提摩太有病,保羅沒有將他的病歸咎於仇敵攻擊,只說:「因你胃口不清,屢次患病,再不要照常喝水,可以稍微用點酒。」(提前5:23)。特羅非摩病了,保羅也沒有歸咎於仇敵攻擊,只是留他在米利都。雅各書說:「你們中間有病了的呢,他就該請教會的長老來;他們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為他禱告。出於信心的祈禱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來;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5:14-15)。雅各沒有將病歸咎於仇敵。若有人的病真是因為犯了某些罪,他是應當悔改。但這也只是靈性的問題,是神管教的問題,不是靈有問題。聖經只說要禱告,而禱告,也只是一般性為身體,為罪,為靈性而禱告,不是驅邪或清靈的宣告。事實上,許多病根本不是出於罪,正如保羅的眼疾,特羅非摩及提摩太的病,都是與罪無關。若信徒身體有任何異樣,就叫他不斷地追尋以往犯罪的記憶,甚至是未信主前所犯的罪,因為若不這樣作,就會給魔鬼留地步,這是很痛苦的事情。我們一生人犯了這麼多的罪,有些罪一早已經忘記了。請問忘記了的罪怎樣認?其實,當我們一悔改信主的時候,所有的罪已經赦免了,祂的血已經潔掙了我們的良心:「他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一1:7);「他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原文是良心)」(來9:14)。若神的意思是我們在信主得救之後,還要一直追尋未信主之前所犯的一切罪,一件一件的回憶起來認,否則會給魔鬼留地步,我們的良心如何可以坦然?我們怎可能有平安喜樂的心?恐怕一早已經神經衰弱,精神崩潰了。再者,聖經記載那些隱而未現的罪,也可得神的赦免:「誰能知道自己的錯失呢﹖願你赦免我隱而未現的過錯。」(19:12)。坦白說,我們都是敗壞的罪人,就算我們竭力追求聖潔,也總會有些罪是我們沒有察覺的:「我雖不覺得自己有錯,卻也不能因此得以稱義」(林前4:4)。那怎麼辦呢?只要像大衛向神禱告,求神赦免我們隱而未現的過錯,這就可以了。聖經沒有告訴我們要苦苦地追尋未信主前的犯罪記憶,不斷地認罪及宣告,因為怕給魔鬼留地步。「不可給魔鬼留地步」這個命令,根本不是指著認罪說的。全句是「生氣卻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也不可給魔鬼留地步。」(4:24-26)。所以很清楚,「不可給魔鬼留地步」是指著試探及犯罪說的。神不是叫我們一定要認清我們一生人所犯的每一件罪,否則就會給魔鬼留地步,使我們的靈有問題,而是叫我們不要故意犯罪,或把自己放在罪的試探中,給魔鬼機會引誘我們犯罪跌倒。

 

三,聖經說到影響信徒靈性的事,主要是指故意犯的罪,而不是那些隱而未現的過錯,因為我們成聖是一個一生持續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是一步一步發現自己多一些罪,又一樣一樣靠主去對付。我們不是說那些隱而未現的過錯絕對不影響靈性,但總不會使我們的靈因此有問題。一來如我之前所說,我們可以求神赦免我們隱而未現的過錯,大衛也是這樣求的。二來,聖經從來沒有說這些罪會影響我們的靈。保羅在林前5章提及一件淫亂的事,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繼母。他怎樣說呢?「要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體,使他的靈魂在主耶穌的日子可以得救。」(林前5:5)。就是犯這麼大的罪,保羅也沒有說那個人的靈有問題,不可與他禱告,只是說讓撒但敗壞他的「肉體」而已。若犯這麼大的罪,神只讓魔鬼敗壞他的肉體,那些隱而未現的過錯又如何使我們的靈受感染?當然,犯罪一定會影響靈命,但如我之前所說,靈命與靈是不同的。仇敵是用試探的方法,叫我們犯罪跌倒,間接地損害我們的靈命成長。但牠不能隨意用我們那些隱而未現的過錯作為地步,使我們的靈受感染。這樣說不單沒有聖經根據,也是不合理的。

 

四,其實聖經一直強調的,是人心的問題,不是靈的問題。使徒行傳記載有一個行邪術的西門,他想用錢買屬靈恩賜,彼得責備他說:「你的心不正。你當懊悔你這罪惡,祈求主,或者你心裡的意念可得赦免。」。西門過往是行邪術的,但聖經強調是他的心不正,不是他的靈有問題。聖經吩咐我們要保守自己的心,勝過保守一切。聖經沒有吩咐我們要保守自己的靈,免受仇敵的入侵。魔鬼的確會攻擊信徒,但牠主要是用試探的方法引誘人犯罪,在心思上使信徒偏離神的旨意。魔鬼試探耶穌,是在心思上叫主偏離神的旨意。魔鬼利用猶大,是把一個心思放在他心裡,而不是控制他的靈:「魔鬼已將賣耶穌的意思放在西門的兒子加略人猶大心裡。」(13:2)。事實上,撒但很少攻擊信徒的身體,使他們生病,除非是神特別容許,好像神容讓魔鬼攻擊約伯,為了試煉他的信心。若魔鬼可以直接攻擊人的身體,為何不見我們每日都生病?不信主的人犯罪一定比信徒多,難道他們生病比我們多嗎?沒有這個根據。若說,魔鬼攻擊人身體,也是因為信徒犯罪,留了地步。但我想問哪一位信徒完全沒有罪?無論我們如何竭力追求聖潔,我們都難免會犯罪的,因為我們都有罪性。再者,按照這個理論,越聖潔的信徒,就應該越健康;越世俗越多犯罪的信徒,身體就越軟弱多病,但這是事實嗎?事實反而告訴我們,教會歷史上最聖潔的聖徒,他們很多都在病中受很多苦。你可以說他們被魔鬼攻擊(我個人不贊成這樣說),可以說神容讓他們有病痛,為了試煉他們,造就他們,但你不可以說他們不聖潔,有些罪未清,以至有地步留給撒但來攻擊他們。這樣說對他們極不公平。

 

五,若信徒生病不可以證明是魔鬼的攻擊,其他沒這麼嚴重的徵狀更不可隨便說是仇敵的攻擊。聚會打瞌睡,不能集中精神,交通沒有內容,晚上睡得不好,偶發惡夢等等,都不能證明是仇敵的攻擊,更加不能說他的靈有問題。這些徵狀全都可以用合理原因解釋的。其實我們有否了解現今信徒在世界上忙碌工作及生活擔子所帶來的壓力?他們在工作上一個星期五六天由朝到晚都在衝、衝、衝,若忽然在一個極其安靜的環境中靜止不動,其實很容易就會打瞌睡及不能集中精神。加上生活壓力大,睡眠不好,過份憂懼變成惡夢,早上聚會就更加沒有精神,必影響聽道質素;聽得不好,交通自然也不理想。這些人需要我們的同情及體諒,他們的問題,主要是身體的問題,或者也是靈性的問題。他們的身體,著實需要多點休息及注意健康,靈性上他們也要學習將憂慮及重擔卸給主。我教主日學的時候,有時也會看見一些主日學學生打瞌睡,但我的心是非常同情。我知道我的學生學業很忙。有同學告訴我,他在交功課及考試期間,過的是非人生活。但他們這麼忙碌還上主日學,我心是為他們感恩。但試想像,當他們將他們的難處告訴教會,但有人竟說是他們的靈有問題,並要他們不斷地認罪,不斷地追尋已經消失的犯罪記憶或隱而未現的過錯,不斷地追尋所有親朋戚友有否拜偶像或去過靈恩派的聚會,因為這些事都會給魔鬼留地步。更不幸的是,有人告訴他們這個受感染的靈是會傳染給別人的,所以吩咐其他弟兄姊妹不要與他們一同禱告及交通,他們所受的打擊會是何等沉重。我的意見是,除了一些明顯及無法解釋的靈異經歷,我們不可以隨便說一些身體上的異樣解釋為魔鬼的攻擊,更加不可說他們的靈有問題,將這些事件歸咎於魔鬼,甚至歸咎於受困擾的肢體身上,指他們留地步給仇敵。經驗告訴我們,那些被指靈有問題的人,很少回復往昔的光景。他們的心都受到很大的傷害,難以復原。

 

六,聖經指出仇敵攻擊人的主要方法是攻擊人的思想。牠引誘我們犯罪,將犯罪的念頭放在我們心思裡,若我們接受了,我們靈性自然低落。牠又常常給我們疑惑及負面的思想,若我們接受了,就必失去平安及喜樂,落在驚恐及憂慮中,嚴重的甚至引致精神病。神怎樣教導我們去抵擋呢?方法很簡單,不是不斷地認罪及宣告,也不是拼命地追尋忘記了的犯罪記憶,而是用信心去抵擋牠:「務要抵擋魔鬼,魔鬼就必離開你們逃跑了。」(4:7);「務要謹守,警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你們要用堅固的信心抵擋他,因為知道你們在世上的眾弟兄也是經歷這樣的苦難。」(彼前5:8-9)。當你堅心信靠神及仰望祂的應許,魔鬼對你根本是無可奈何的。請注意彼前5:9說:「因為知道你們在世上的眾弟兄也是經歷這樣的苦難。」很明顯,聖經所說的魔鬼攻擊,不是指牠能攻擊我們的靈,而是指普遍性的試探引誘,因為彼得說「在世上的眾弟兄也是經歷這樣的苦難」。我們沒有看見世上的眾弟兄的靈都被魔鬼攻擊。若仇敵真的能直接攻擊我們的靈,感染我們的靈,而且是這樣防不勝防,聖經怎可能不告訴我們呢?神會這樣忍心嗎?

 

七,有人認為聖經沒有清楚告訴我們的事,就應該聽從有這樣經歷的教會長輩的意見。這個說法其實也有道理的。對於一般性的處事方法,實在可以請教有經驗的長輩的意見,這是很對的。但對於一些具爭議性的教導,若沒有任何聖經的支持,我們怎知長輩們一定無誤呢?我們不是不信任長輩,但在毫無保留地接受長輩某一些具爭議性的意見前,我們要注意幾點。第一,我們要去查探一下,其他地方的聖徒有沒有與他們相類似的經歷及主張。若只有某一個地方某一小撮人有此經歷,這是否夠客觀呢?我看過古今中外不少屬靈書籍,沒有看到別的聖徒說聚會打瞌睡、精神不集中、交通不到題、發惡夢等是靈受感染的徵狀。第二,有些長輩可能認為他們有辨別諸靈的恩賜,所以他們在斷症時往往帶著點權威,別人不易反駁。但聖經記載辨別諸靈的恩賜只有一次,而且它被列為超自然的恩賜之一(不少解經家指信心的恩賜也是指行神蹟的信心,不是普通的信心):「這人蒙聖靈賜他智慧的言語,那人也蒙這位聖靈賜他知識的言語,又有一人蒙這位聖靈賜他信心,還有一人蒙這位聖靈賜他醫病的恩賜,又叫一人能行異能,又叫一人能作先知,又叫一人能辨別諸靈,又叫一人能說方言,又叫一人能翻方言。」(林前12:8-10)。我們既認為現今世代那些特殊的恩賜如醫病、行異能、作先知、說方言等都已經停止了,為甚麼還會有辨別諸靈的恩賜呢?若辨別諸靈的恩賜是指神給某些人較強的屬靈洞察力,能夠特別有效地運用聖經去辨別異端邪說,這個也是可以接受。若純粹是主觀的判斷,如表示一看便知某人的靈是否有問題,一看便知道某人是否得救等,沒有任何客觀的事實及聖經作支持,這種恩賜已經沒有了。坦白說,我認為這樣判斷弟兄姊妹的靈是否有問題,是百害而無一利。判斷對了(這點我是很懷疑的),大部分情況不見好轉。判斷錯了,被認為靈有問題的肢體很難翻身的,因為沒有人會站出來替他們澄清。那麼我們為何要隨便判斷呢?第三,就是長輩們所認為成功的例子,也可用很多原因來解釋的,根本不能證明那些肢體的靈真的有問題。我相信長輩們一直對他們的主張堅信不移,一定是有些他們認為是成功的例子作支持。他們叫被認為靈有問題的肢體不斷認罪,不斷宣告,不斷清靈,某些肢體可能真的感覺好了一點。所以他們便認為這一定是仇敵的工作了,否則不會如此。但我認為這個推論是過於草率。一來受這些問題困擾的肢體,如我之前所說,往往只是身體及心靈的問題。這些問題會隨著時間、環境而得到改善。個人認為,他們受困擾的問題,往往隨著他們的身體及精神得到舒緩,靈性日益的進步,自自然然就得到解決。二來,因著他們不斷地認罪及宣告等,神也憐憫他們,使他們的情況有點改善。所以,這些所謂成功的例子,根本沒法證明他們真是有靈的問題。事實上,以我個人所知,被判定為靈有問題的肢體,大部分情況沒有多大改善,反而心靈卻受了不少傷害。這些事實在值得我們去反思的。

 

八,最後一點,就是愛心的問題。為甚麼那些被斷症為靈有問題的肢體這麼受傷害,這麼難復原?就是當他們最迷茫最需要人協助及關心的時刻,有人竟然叫其他肢體不可與他們一同禱告,因為那個靈是會傳染的。這是多麼傷害人的心,而且傷害難以復原。我們認為這種做法,是非常錯誤的,且很破壞性的。第一,如我在以上所說的,那個受感染的靈會傳染給別人,這個說法完全沒有聖經根據。第二,退一萬步說,若那個肢體的靈真是有問題,我們也不可避開他,反而是要傾出我們的生命,用堅定不移的愛來幫助他。以利沙為救婦人的兒子,整個人伏在他的屍身上,「口對口,眼對眼,手對手;既伏在孩子身上,孩子的身體就漸漸溫和了。」(王下4:34)。在舊約時代,接觸死屍是不潔的,何況是口對口,眼對眼,手對手的伏在孩子身上?就算律法沒有說觸摸死屍是不潔,要整個人伏在屍體上,口對口,眼對眼,也是頗可怕的事。主耶穌醫治大痲瘋病人,其實祂一句說話就行了,但祂還是要伸手摸他,但舊約律例說觸摸大痲瘋又是不潔的。保羅曾說了一句很驚人的話:「為我弟兄,我骨肉之親,就是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9:3)。有多少人會體會保羅的心?為甚麼他們會這樣做?就是因為愛:「主為我們捨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我們也當為弟兄捨命。」(約一3:16)。他們是「傾出生命來使人得幸福」。沒有愛,一切說話及方法都變得空洞無力;有了愛,就能得勝一切。聖經告誡我們:「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你們要謹慎自守,警醒禱告。 最要緊的是彼此切實相愛,因為愛能遮掩許多的罪。」(彼前4:7-8)。謹慎自守是重要,警醒禱告是重要,但「最要緊的是彼此切實相愛」。拒絕與那些人禱告,又叫人不可與他們禱告,他們本想尋求幫助及關心,但得到的只是拒絕及排斥,他們的心怎會不受傷?就是之後情況有好轉,他們心裡必仍有一根刺,因為最終也沒有人會為他們澄清。為甚麼教會要容讓這些傷害繼續存留,不想辦法彌補呢?

 

最後,讓我向受這個問題困擾的肢體提出一些意見,希望可以幫到你們:

 

1.  除了一些沒法解釋的靈異事件外,不要隨便將一些可以解釋的事情歸咎於仇敵工作。聽道打瞌睡、身體不適、發惡夢等,這些都是可以解釋,也不是一小撮人獨有的問題。就是我們常常說的「被鬼壓」,原來也是與生理的問題,且有醫學根據的。(請看附錄)。若我們常常這樣「疑神疑鬼」,我們怎會有平安喜樂的心?

2.  不要草率地作出推論,有時方法及結果未必會有直接關係。舉例說,有人在不斷「認罪」及「宣告」後覺得有好轉,這是否能證明他們真的有靈的問題?不是的,因為有其他因素也可以使他們好轉,如工作環境改善了,身體好了,靈性好了,那些徵狀自然會減少。反過來說,若這些方法不見效,他們會否質疑他們的斷症是錯的呢?他們又很少這樣想,總歸咎那些受困擾的肢體沒有對付清楚。再舉一個例,當我們「被鬼壓」的時候,基督徒通常就會禱告及宣告。不久身體可以動了,所以我們推論「被鬼壓」一定要仇敵的工作,不然不會是這樣的。但這推論是有問題的,因為不信的人也會所謂「被鬼壓」的。他們根本不懂怎樣禱告及宣告。但他們最終有沒有起來呢?一樣可以起來的。可見「被鬼壓」只是暫時的生理問題。基督徒用強烈的意志呼求主,要起來,要起來,可能起來的速度會快一點吧,但這並不證明是仇敵的工作,因為其他不信的人一樣可以起來的。 

3.  我們不否定的的確有仇敵攻擊這回事。但如我之前所說,魔鬼主要是透過心思來攻擊我們的。牠把犯罪的心思,不信的心思,憂慮的心思、害怕的心思放在我們裡面。若我們聽從那些心思,我們就失敗跌倒了。那我們應該如何作呢?就要用信心去抵擋:「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他顧念你們。務要謹守,警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你們要用堅固的信心抵擋他」(彼前5:7-9);「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籐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6:16)。你要相信神,也要相信神的應許。祂很愛你,無論你落到甚麼的境況,祂一樣很愛你,祂一定會保守你,看顧你。你不要憂慮,更不要害怕,因為神顧念你。你一憂慮及害怕,你便失去所有的平安及喜樂,這些憂慮及害怕若嚴重起來,甚至會使你有精神病,這就是仇敵攻擊我們的詭計了。當仇敵攻擊你時,給你一些負面的思想,或叫你憂慮,叫你害怕,叫你失去平安喜樂,你不要接受,反倒是用堅固的信心抵擋牠,牠必離開我們逃跑了,這是神的應許!

4.  你們要知道,神容讓發生在你的身上的每一件事,都有祂的美意,所以你們不要灰心,更加不要發怨言,要學習約伯的忍耐。約伯所受的苦——身體的苦,心靈的苦,朋友加給他的苦,都比你們的大得多,但都有神的心意:「你們聽見過約伯的忍耐,也知道主給他的結局,明顯主是滿心憐憫,大有慈悲。」(5:11)。你們也要學習約伯的信心:「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神給你試煉,給你苦難,是想你成為精金。「但如今,在百般的試煉中暫時憂愁,叫你們的信心既被試驗,就比那被火試驗仍然能壞的金子更顯寶貴,可以在耶穌基督顯現的時候得著稱讚、榮耀、尊貴。」(彼前1:6-7)。所以弟兄姊妹,不要灰心,也不要哀嘆,要靠主喜樂,要學習讚美,因為若你能在患難中喜樂,在苦痛中讚美,魔鬼對你就再無計可施了:

 

再唱信心的歌!無論夜如何黑;

你若讚美,神要工作,

使你所信能得,使你所信能得。

 

5.  最後,讓我送一些經文給你們,盼望神的話在你們的黑暗,苦痛及無望中,作你們的亮光、安慰及盼望:

 

「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

 

「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經過試驗以後,必得生命的冠冕,這是主應許給那些愛他之人的。」(1:12)

 

「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4:14-15)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如經上所記:我們為你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的。」(8:35-39)

 

記著,無論我們落到怎樣惡劣的境況,神的愛都不會離開我們的。「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可能是指魔鬼)…是別的受造之物(這樣一定包括魔鬼了),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那麼我們為甚麼害怕呢?有主愛我們就夠了,就能勝過一切有餘了!

 

神讓我們受試煉,是我們能忍受得來的,是要我們得福,得冠冕,以及有機會經歷主的憐憫,我們要大大感謝祂!

 

 

附錄一

 

鬼壓床

 

鬼壓床,指睡覺的時候突然有了知覺但是身體不能動,事實上是罹患了睡眠障礙的疾病。 “鬼壓身”的現象,在睡眠神經醫學上是屬於一種睡眠癱瘓(sleep paralysis)的症狀,患者在睡眠當時,呈現半醒半睡的情境,腦波是清醒的波幅,有些人還會並有影像的幻覺,但全身肌肉張力降至最低。

 

人在睡覺時,突然感到彷彿有千斤重物壓身朦朦朧朧的喘不過氣來,似醒非醒似睡非睡,想喊喊不出,想動動不了,人們感到不解和恐怖,就好像有個透明的東西壓在身上,再加上配合夢境,就被給了個“形象”的名字——鬼壓身。其實,這在醫學上叫“夢魘”

 

同做夢一樣,夢魘也是一種生理現象。當人做夢突然驚醒時,大腦的一部分神經中樞已經醒了,但是支配肌肉的神經中樞還未完全醒來,所以雖然有不舒服的感覺卻動彈不得,這時,如果有人叫醒他或推他一把,夢魘就會立即消失。

 

其實這種現象十分普遍。比如,我們剛醒過來時不可能把拳頭完全拳起來;有許多人在醒來後還要再緩幾分鐘,這都是中樞神經不同步工作的原因。

 

仰臥,蓋的被厚或手放在胸口上,日間精神過度緊張,晚飯過飽都是發生夢魘的誘因。如果讀者細心,就會發現,那些出現過“鬼壓身”的人全部都是仰臥的,如果側身睡,並避免上述誘因,就不會發生夢魘了。

 

一般被鬼壓床的人都喜歡仰著睡。有時候剛做完夢,就會把身體沒直覺和夢聯繫起來,也許鬼壓床這個名詞你並不陌生,我想民間早已充斥著各種各樣的關於鬼壓床的解釋,從童年開始,我聽到過的最權威,最有“科學根據”,最多人支持,最令我信服的解釋,就是“你只不過是在睡著的時候,可能自己無意中把手放在胸口上,以至於加重了呼吸的負擔,於是感覺起來,就是所謂的鬼壓床。有些人還伴有心跳加快而引起的出冷汗,缺氧,甚至出現幻覺等等,這些都是不良的睡眠習慣所引起產生的,當然,也不排除一部分人是器質性病變引起的睡眠問題,嚴重的會發生猝死……”

 

所謂“鬼壓身”,絕對不是""壓床,更不是""纏身,事實上是罹患了睡眠障礙的疾病。 “鬼壓身”的現象,在睡眠神經醫學上是屬於一種睡眠癱瘓(麻痺(sleep paralysis))的症狀,患者在睡眠當時,呈現半醒半睡的情境,腦波是清醒的波幅,有些人還會並有影像的幻覺,但全身肌肉張力降至最低,類似“癱瘓”狀態,全身動彈不得,彷彿被罩上金鐘罩般,也就是一般人所謂的“鬼壓身”的現象。

 

“猝倒型猝睡症”的患者,最常發生“鬼壓身”的狀況,此型患者隨時可以入睡,隨時呈現半醒半睡情境,經常產生“入睡幻覺”,夢見怪異的人、事、物。患者清醒的時候,每當興奮、大笑,或憤怒時,會突然感覺全身無力而有倒下的現象。

  

我們的睡眠週期依序是由入睡期、淺睡期、熟睡期、深睡期,最後進入“快速動眼期”(做夢期)。睡眠癱瘓主要是提早出現快速動眼期的關係,導致在快速動眼期的階段協調不一致。事實上快速動眼期的階段,身體本質上是呈現出休息狀態,而且和大腦的連結信號也暫時中斷,這是一種防禦措施,這樣人體就不會將夢境實現在真實的生活裡,例如夢見打人時,就不會真的付諸行動而對枕邊人拳打腳踢。

 

當睡眠神經癱瘓時,大腦卻從睡眠休息中復蘇過來,來不及和身體重新連結,使人發生半睡半醒狀態,夢境與實現互相交錯,導致身體與大腦發生不協調情況。此時全身肌肉張力最低,所以會造成自己想要起來,卻起不來;想用力,卻使不出力的狀況,這是“鬼壓身”最常有的狀況。

 

一般而言,壓力過大、太過焦慮、緊張、極度疲累、失眠、睡眠不足,或有時差問題的情況下,睡眠會提早進入快速動眼期(做夢期),而發生“鬼壓身” -睡眠癱瘓的情況。此情況任何年紀的人都會發生,大多數發生在青少年時期,很少有人連續發生。除非經常發生,須向睡眠醫師尋求協助外,只要對此症狀有所認識,倒不必過於憂慮。

 

據美國研究報告,有40%至50%的人,在一生當中至少會經歷一次睡眠神經癱瘓(鬼壓身),人數比例不算低,所以,當你遇到「鬼壓身」後,大可不必焦慮不安,去找所謂的“高人”解厄運。明白了睡眠的真相,自可心安理得,高枕無憂。

 

例:有一位中年婦女,常發生“鬼壓身”的情況,睡眠品質不好,以為上班時間工作壓力大,下班後家務太繁重,後來辭去工作,減少家務,結果睡眠並未改善。經筆者為她做24小時多功能睡眠生理檢查,在午夜睡眠時,患者突然感覺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直逼全身,夢境怪異恐怖,想叫又叫不出來;想起身,或張開眼睛,卻無法動作;心中一直吶喊,卻無法開口說話,發不出聲音;全身肌肉張力癱瘓,耳邊一陣陣嗡嗡作響,一陣陣的力量壓在胸腔,自己無論如何使力,都使不上力,一直掙扎數分後,最後才能緩緩使力,直到驚醒,醒來發現滿身大汗。筆者又為她做五次“多次潛睡試驗”,在睡眠結束前數分鐘,發生兩次睡眠癱瘓,突然全身不停地輕微抖動,無法出聲,她又發生鬼壓身的現象了,此時旁人,立即用手碰她,她立即清醒恢復正常。此婦女在未就醫的時候,就常告訴枕邊人發現她有上述情況時,立即叫她一聲或拍她一下,讓她清醒就沒事了。

 

以上是科學分析,簡單地說,就是“精神很活躍,身體很疲倦”。

 

現代醫學的解釋

 

夢魘是人睡眠時發生過性腦缺血引起的,人白天發生過性腦缺血時,會產生很可怕的眩暈、心悸、胸部壓迫感、眼發黑、耳鳴和各種神經功能障礙的症狀。因此,凡是容易發生腦缺血的身體虛弱、過度的恐懼、服用會引起低血壓的奎尼丁、以及睡眠時枕頭過高或睡姿不正導致頸部受屈、受壓血流不暢等的人,夜裡睡眠深時就會相應地做胸部被某種可怕的惡魔壓住或追捕,又喊不出、跑不了的醫學上稱之為夢魘的非常可怕的惡夢。睡眠淺時就造成莫名的驚恐,也就是俗稱的鬼壓身.有時人在腦缺血剛驚醒時,因持續數分鐘的視覺、運動障礙還沒有結束,還會引起人掙扎想醒,卻又醒不過來的心理錯覺。如某地農村有張會使人夜夜發生夢魘的“鬧鬼”的床,就是因枕頭過高引起的。由於人睡眠時發生的夢魘或鬼壓身大多與睡眠時枕頭過高或睡姿不正導致頸部受屈、受壓有關。因此,民間有發生夢魘或鬼壓床時努力活動一下脖頸就可解除鬼壓身的方法是有科學根據的,也是確實在效的,經常發生夢魘或鬼壓身的患者不妨一試。人白天在精神高度緊張時,會因很小的一點聲音而受到驚嚇。人夜裡在因精神緊張難以入眠而不斷變換睡姿的過程中,有時也會因突然似乎聽到某種很大的響聲而發生夢魘。這種很大的響聲顯然是人在變換睡姿的過程中因耳朵與枕頭摩擦產生的。這種在平時睡眠時早已聽而不聞的“巨響”,有時在精神緊張時卻會變得非常可怕。人白天心跳異常或心功能異常會引起腦缺血,人夜裡心跳異常或心功能異常也會引起腦缺血。具體的夢境表現為先是做被人追捕或人懸空、人下落的單純心悸感的惡夢,隨後就發生了夢魘(即腦缺血)。又如,安眠藥可以治療神經衰弱患者的惡夢,是因為這類患者的惡夢是因心動過速引起的,而安眠藥可以使心跳變慢,但心跳變慢有時會使血壓偏低的人發生腦缺血。因此,用安眠藥來治療惡夢有時不但無效,反而會加重患者的病情(遺憾的是,國內幾乎所有的醫生至今對惡夢患者的主要治療方法仍是不問具體的病因,全都用安眠藥來治療)。由於夏天人周圍血管擴張比冬天嚴重,導致夏天人的血壓偏低,比較容易發生腦缺血(如人夏天的白天在站立過久或下蹲突然起立時也很容易發生腦缺血),因此,人夏天睡眠時也比較容易發生夢魘或鬼壓身。此外,人白天會因強烈的恐懼而引發腦缺血性暈倒。人睡眠時也同樣會因單純心悸感引起的強烈恐懼的夢境而發生夢魘或鬼壓身。人白天發生一過性腦缺血時,輕的僅會產生很可怕的眩暈、心悸、胸部壓迫感、眼發黑和各種神經功能障礙的症狀。重的還會產生出汗、臉色瘡白、瞳孔散大甚至因意識喪失而暈倒的症狀。人睡眠時發生一過性腦缺血時,同樣地輕的僅會產生很可怕的眩暈、心悸、胸部壓迫感、眼發黑和各種神經功能障礙的症狀。重的還會產生出汗、臉色瘡白、瞳孔散大甚至意識喪失的症狀。

  

其實這個東西的醫學名稱是睡眠癱瘓症(sleep paralysis),它就是一般所謂的'鬼壓床'

 

睡眠癱瘓症通常發生在剛入睡或是將醒未醒時,患者覺得自己已醒過來,可以聽見周遭的聲音及看到周遭的影像,但是身體卻動彈不得,也發不出聲音來,有時還會合併有幻覺。多數人在這個時候會覺得恐慌,所幸這種情形多半在幾分鐘內會自己慢慢地或突然地恢復肢體的動作。因為在發作當時的恐慌感覺,很多人在醒來之後會覺得害怕,而直覺得認為是被什麼不明物體壓制所造成,所以才會有'鬼壓床'的說法。

 

其實,睡眠癱瘓症是發生在睡眠週期中的快速動眼期(REM stage),快速動眼期正是我們進入熟睡開始作夢的睡眠週期。在快速動眼期中我們的骨骼肌除了呼吸肌及眼肌外,都處於極低張力的狀態。這是一種保護作用,可以避免我們隨著夢境作出動作,而傷害到自己或是枕邊人。而睡眠癱瘓症則是因在快速動眼期中不知是什麼原因,意識已清醒過來,但是肢體的肌肉仍停留在低張力狀態,而造成不聽意識指揮的情形。

 

其實睡眠癱瘓症並不少見,很多人都有過這樣的經驗,尤其是青少年及二、三十歲的年輕人。睡眠癱瘓症可以算是一種正常的生理現象,和鬼怪無關,對身體健康也不會有什麼不良影響。它通常在壓力比較大、過度疲累、作息不正常、失眠、焦慮的情形下比較容易發生。試著不要讓自己太累,不要熬夜,維持正常的作息通常就會減少發生的機會。不過,如果發生的頻率過高,影響到自己的生活品質,或者合併有日間嗜睡的現象,則應該找醫師以藥物幫忙,或監別診斷是否另其他的問題。

 

http://baike.baidu.com/view/169221.htm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