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黃聿侯先生

 

收到黃聿候先生在七月五日早上被主接去的消息,心裡實在很難過。在世上又失去了一位忠心的神僕,以及一位關心我及為我禱告的長輩。雖然我深知道,對於他來說,他能去地上的勞苦,並與他最愛的主永遠同在,這是好得無比的。但對於我們這些從他身上得著這麼大幫助的人來說,他的離去實在是很沉痛的損失。

 

我非常感謝我的神,使我有機會認識到黃伯伯(我們是這様稱呼他)這位屬靈長者。其實我們的年紀相差很遠,成長背景各異,而且在不同的地域生活及工作,本是很難有機會相遇的。但因著神奇妙的安排,使我們能彼此認識,甚至有頗深入的交通。我是在二零零二年認識黃伯伯的。那一年他來香港某教會講道。我想拜託他將一些東西帶給新加坡的基督漁人團契,就特地去到那裡找他。聚會後我向他介紹自己,以及表明來意。奇妙的是,他說他一直也想認識我,因為我曾在基督漁人團契的刊物《看哪》投稿。他看過那些文章,一早知道我的名字,但一直沒有機會見面。那次是我與黃伯伯第一次正式會面。

 

翌年我與太太去新加坡探望黃聿源先生及到新加坡基督漁人團契聚會,也順道去吉隆坡探望黃伯伯。我們與黃伯伯一同吃飯,又到他辦公室有頗長時間的交通。在那幾天我們談到許多屬靈的事情。自此之後,我和太太幾乎每年都會去新加坡及吉隆坡望兩位黃生。因為黃聿源先生身體不好,所以我們沒有多打擾他,只在主日聚會完結後相會片時而已,反而每次在吉隆坡時與黃伯伯可以有較長時間及較深入的交通。

 

黃伯伯知道我和太太有事奉神的心志,所以就與我們談論許多有關追求、事奉及教會的問題。主要內容可以歸納為以下幾點:

 

1.殷勤讀經

 

黃伯伯是一位很勤力及用心讀經的人。鼓勵弟兄姊妹讀經是他交通及講道其中一個很大的主題。他編寫了一份每日殷勤讀經表,聽說他已派發了過萬張:

 

舊約聖經共929

新約聖經共260

新舊約全書只有1189

每天平均讀 5章,則7個月又25天就可讀完一次。

每天平均讀 6章,則6個月又16天就可讀完一次。

每天平均讀 7章,則5個月又18天就可讀完一次。

每天平均讀 8章,則4個月又27天就可讀完一次。

每天平均讀 9章,則4個月又10天就可讀完一次。

每天平均讀10章,則3個月又28天就可讀完一次。

 

有一次他問我每日讀多少章聖經,我說我每天讀八至十章。他就很嚴厲地對我說:「甚麼?你準備作主的工人,每日只讀八章,讀八十章就差不多!」後來他不時為此事向我道歉,因為要求我讀八十章並不合理,但他也補充一句:「主的工人每天讀八章也實在太少了!」黃伯伯認為屬靈能力是從讀經而來的。今天神的工人如此缺乏能力,原因可能就是不勤力讀經。黃伯伯是一個帶職事奉的人,他仍有一些業務要處理,但他稍有空閒時間就會讀經。他說他試過兩天讀一百章。在他離世前數個月,他在他弟弟的安息聚會中說:「在21 日那一天,我與三弟(黃聿源生生)談話時,他向我提及我個人的讀經,我答曰,至該日,我只讀了舊約50遍而已,而新約只讀了122遍而已。之後他向我很認真地說:『大哥,今後我們要認真地一卷一卷來讀。』」現今兩位黃先生已經返回天家,今日有誰願意效法他們這樣用心讀聖經呢?

 

雖然黃伯伯讀這麼多聖經,但他絕不是習慣性或機械式地讀。他是從心底裡愛慕讀神的話。黃伯伯對我說:有人問,我們怎能有這麼大的屬靈胃口每天讀這麼多聖經呢?答案就是,只要你有愛慕神話語的心,只要讀經能成為你的快樂及享受,你就會很樂意的多讀。他常常引用詩篇119篇的話:「我要在你的律例中自樂;我不忘記你的話。」(119:16);「我要在你的命令中自樂;這命令素來是我所愛的。(119:47)。當一個人讀經時能自樂,他很自然地想多讀,不需人催促的。各位弟兄姊妹,我們有沒有黃 先生這種愛慕神話語的心?我們有否在神的話語中自樂呢?

 

2.模範教會

 

黃伯伯心中一直有一個模範的教會模式,就是使徒行傳中初期教會的模式那種單純、不著重形式、強調生命流露及謹遵聖經教導的模式。他特别著重擘餅聚會。他有一個很特別的想法。他認為擘餅聚會可以讓未信主的人參加,但他們不可以吃餅及喝杯,只可以坐在旁邊觀看。黃伯伯認為當他們看見信主的人這樣投入敬拜記念主,這樣享受主的同在,他們就會被吸引而相信。可見黃伯伯是多麼看重擘餅聚會!他何等渴慕在聚會中讓主得著真正的敬拜及尊崇。若黃伯伯看見今天許多擘餅聚會的情況,我想他會很失望。恐怕未信的人不但不能被我們對主的愛所吸引,反而希奇為何基督徒會對這位為他們死的主的敬拜這樣冷淡因循

 

黃伯伯心裡有一完美的教會模式,但他也知道世上沒有完美的教會。他對教會的確有很高的期望,然而他也知道各地教會都有不少難處及問題。但他沒有對教會失去信心及盼望,他認為神仍是透過教會來顯出祂的作為及見證。他不同意有人因為教會有問題而停止聚會。他認為基督徒及教會一日在地上,一日也不會完美的,因為人都有罪性。那麼我們為何要追求完全呢?他說我們是追求達到相對的完全,不是追求達到絕對的完全。絕對的完全只有在天上能實現,但相對的完全,我們卻能追求得到,只要我們按著自己的程度及能力,盡力作好主要你作的事,在那件事上你已經是完全了。將來你靈程進步了,神或吩咐你作另一件較難的事,而你又盡你的力去完成,你在這件事上又已經完全。不是絕對 的完全,是相對的完全,而這種完全是可以進步的。所以他經常對我和太太說,我們這分鐘要比前一分鐘進步。黃伯伯是一個有屬靈實際的人,不會因為理念太高,就對自己及教會灰心 而冷眼旁觀。他在晚年仍能不斷追求進步,追求完全,積極關心教會的事務。今天有多少年青的信徒肯起來承擔建造教會的使命呢?

 

3.火熱事奉

 

「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因我們想,一人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並且他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林後5:14-15)。這是黃伯伯最喜愛的經文之一,亦是他一生事奉主的寫照。他被主的 愛大大的激勵,以致他能有這麼大的能力及熱誠去為主作工到底。他的秘書告訴我們,他為主作工到生命最後一刻。去世前幾天還計劃在他辦公室附近購地,準備興建培訓中心及宿舍,招待各地作主工的人來退修及交通。他也計劃出版屬靈刊物,在各地免費派送,目的是要引起信徒讀經的興趣。黃伯伯也向我提及過想到香港找海天書樓 的余也魯教授請教排版的意見。他也答應了一些海外肢體的邀請,準備到他們當中向作主工的人給予一點屬靈的指導,待他身體好些便會起行(他上年曾跌傷腳部,需接受跌打及物理治療,行路需靠拐杖,行動非常不便)。但現在他的計劃都不能實現了。可能有人會覺得是遺憾。按人來看誠然是這樣。但懷著異象及託付離世,為主作戰到最後一刻,雖壯志未酬,總好過某些基督徒一生沒有任何屬靈理想,不知道作基督徒有甚麼使命及託付,白白讓其榮耀的基督徒生命生袘G蝕,虛渡一生。表面上,黃伯伯的工作雖沒有完成,但他為主所 作的一切已蒙悅納,存到永遠,因為:

 

神注重我們所是的,過於我們所作的

將自己獻給神,不是為神工作

乃是讓神作工

 

記得有一年黃伯伯跟我們交通為主顛狂這件事。他是引用林後5:13:「我們若果顛狂,是為神;若果謹守,是為你們。」他說保羅為主顛狂,我們基督徒也應該是為主顛狂。這是正常的表現。但現在不是這樣,為主顛狂被視為不正常,是極端,那些半冷半熱,中中庸庸的卻被視為正常!黃伯伯的話實在發人深省!回顧黃伯伯的一生,他真是為主顛狂的人。他告訴我們,當年為準備港九培靈研經大會的信息,禁食了十多天。後來他回馬來西亞發展,他本身是新加坡籍的,但他卻甘願放棄,入了馬來西亞籍,並與妻子及大部分兒女分隔兩地居住。或許有人不明白他為何要這樣作。與深愛的人分開是很痛苦的事,但他認為神要他留在馬來西亞作祂的工,所以甘心忍受分離之苦。黃伯伯愛神,愛自己的同胞,也愛馬來西亞人,願意將自己最愛的都放下!他真是為主顛狂的。弟兄姊妹啊,我們有沒有為主顛狂呢?請緊記,為主顛狂才是基督徒正常及應有的表現!

 

除了他的教導,黃伯伯的為人更是令人欽佩。他是一個很謙卑的人。他曾是一間很大的建築公司的負責人,但對員工卻謙虛有禮,以德服眾。在屬靈圈子中,他從不輕看小子中最小的一個。他會為他認為作得不對的事,向後輩道歉。他是一個禱告的人。在我們交通的時候,他不時會稍停下來向神禱告。在電話交談時,他也常常以禱告結束。就是在處理公司事務時,他也常與秘書一同禱告,把工作交託神。他是一個很有愛心,極重情義的人。他敬愛他的長輩。每當談到他已去世的恩師胡恩德先生,他不時流淚,念念不忘恩師教誨之恩。他深愛他的家人。當他母親在數年前去世時(九十多歲),他在安息聚會中號啕大哭。今年二月,他的弟弟黃聿源先生離世,他也是這樣大哭。每當提及他的弟弟時,他就不能自己。他的秘書告訴我們,自他的弟弟離世後,每晚睡覺前都把紀念黃聿源先生的特刊放在床邊,黯然神傷。她說黃聿源先生的離世對他打擊極大。其實他何嘗不知他們有一天會在天家相會呢?但他就是一個這麼感情豐富的人。他關心教會的後輩。他能用真誠的愛來接待小子中最小的,其中一個就是我。在我事奉中最艱難的日子,黃伯伯會打電話來給我鼓勵及為我禱告。靠著他的禱告及主的恩典,我們能堅持下去,不致跌倒。有一次,我和太太陪他到新加坡。他原本安排了主日後多留一兩天去醫務所覆診,但他收到一個電話,得知一位馬來西亞弟兄的女兒(她是在中國內地傳道的),因身體不適,返回馬來西亞準備做手術。黃伯伯想到他們可能需要幫助,主日過後就匆匆 趕回吉隆坡去幫助他們,覆診也取消了。另外有一位弟兄,他是在香港認識黃伯伯的,也曾去過馬來西亞探訪他。之後數年沒有聯絡,到近來才再有接觸。該弟兄最近遇到一些屬靈的問題,不易解決,其父又患重病,不肯信主,心裡憂愁不已。但黃伯伯不會因事忙而忘記小弟兄的需要,仍會打長途電話來鼓勵及安慰,又透過電話及信件向他父親慰問及傳福音。這是真正的彼此相愛及彼此記念!真正的屬靈偉人,往往能關注到最小的肢體的需要。這才顯出他是真正的偉大,像我們的主一樣,這麼偉大榮耀的神,仍能體恤愛顧我們這些卑微不配的人。

 

原本我和太太已準備在七月十一日再到吉隆坡探望黃伯伯,再受他的教導及激勵,向他傾訴這段日子的苦與樂,以及與他分享我們經歷的種種恩典,但現在一切都成空了。我們不能再聽到他親切的聲音,再聽不到他為我們流淚禱告。我們實在捨不得他。或者神要我們學習真正的獨立(不再有長輩在身邊扶持),更加準確的,是學習真正的倚靠(單單仰望神的恩典)。然而,神是不會撇棄我們的。以利亞的神,也是我們的神。神接走了以利亞之後,神的靈還繼續與以利沙同在(王下2:9)。今天神接走了黃伯伯,但黃伯伯的神仍然與我們同在。盼望神透過黃伯伯一生的事奉及見證,激動許多年青的以利沙起來接續祂的工作。更盼望我們這些活著的人,也能像以利沙一樣向以利亞發出這個懇求:

 

「願感動你的靈加倍地感動我。」(王下2:9)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