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也是為了信仰第三版序

 

感謝神,讓這本小書可以再次出版。第三版更正了前兩版的一些錯字,修改了一些內容(主要是第五章),也加進了一篇新的文章(見本書的第九章〈聖經有錯嗎?〉)。這篇文章特別是針對現今神學院對聖經無誤的立場而寫的。現今世代越來越多神學界人士及傳道人不信聖經無誤,變相貶低聖經的權威。「根基若毀壞,義人還能作甚麼呢﹖」(詩篇11:3)。否定聖經無誤是仇敵在末世企圖毀壞我們信仰根基的一個極兇險的陰謀,弟兄姊妹要小心提防。

 

立場這件事越來越被基督徒忽視。有人認為只要我們熱心為主及作工,就必蒙神悅納,立場充其量只是次要的問題。我們卻認為不是。神是有立場的神,也要求我們有立場。當然不是個人的立場,也不是宗派的立場,而是聖經的立場。事實上,立場比工作果效更為重要,因為一切的果效都是出於神,但堅守神的立場卻我們的責任,是神考驗我們順服及忠心的標準。有人越過聖經的立場去作工,無論他們如何熱心,恐怕只是人一廂情願所獻的凡火,神未必算數,甚至要向他們追究,因為

 

 

耶和華喜悅燔祭和平安祭,豈如喜悅人聽從他的話呢﹖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於公羊的脂油。悖逆的罪與行邪術的罪相等;頑梗的罪與拜虛神和偶像的罪相同。(撒上15:22-23)

 

願弟兄姊妹都做一個有立場的人,凡符合聖經立場的事我們都該努力去作,凡違反聖經立場的事我們一概不作。神只要求我們忠心。願馬丁路德當年面對天主教審判的時候所說話,再一次提醒我們:

 

這是我的立場,此外我不能作甚麼。願神幫助我,阿們!

 

 

第九章   聖經有錯嗎?

 

根據加拉太書的記載,他曾在那裡與主張基督徒必須嚴守猶太律法的人,發生嚴重的爭辯,甚至要與他們劃清界線。保羅在加拉太書說:「弟兄們,我告訴你們,我素來所傳的福音,不是出於人的意思。因為我不是從人領受的,也不是人教導我的,乃是從耶穌基督啟示來的。」(一11-12)這句話明顯是他在情緒激動時說出來的,故有相當的意氣成分。事實上,保羅所寫的每一句話,不可能均是由耶穌基督親授給他的;他主要是從使徒那裡領受福音的內容,因為使徒是認識耶穌基督的啟示的唯一途徑。不過,我們可以為以上一段經文作如此的解說:保羅強調他從上帝所直接領受的,只是『惟獨恩典』這個道理,而非所有關從基督的道理。正是這個獨到之見,使他與耶路撒冷的使徒產生分歧,也使他敢於對抗來自耶路撒冷的壓力。(梁家麟:《基督教會史略》(香港:更新資源(香港)有限公司,1999),頁26)

 

梁博士指出保羅在加拉太書的某些話是他「情緒激動時說出來的,故有相當的意氣成分」,並且說「保羅所寫的每一句話,不可能均是由耶穌基督親授給他的。」我認為這說法是一個非常嚴重的錯謬,是對聖經無誤的一個否定。我們知道保羅本身並不是無誤的,他所說的話的確不可能每一句都是神親授給他。但他所寫的聖經卻不然,因為「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後3:16)。若保羅書信當中有些內容是神的默示,有些是他「情緒激動時說出來意氣話」,那麼他說那一句是神的默示?那一句不是神的默示?那一句是從基督而來,那一句只是他個人的意思?我們如何分辨呢?梁博士的聖經觀是出於新正統派的神學思想。新正統派不接受整本聖經都是神的默示,他們相信部分是神的默示,部分是出於人。

 

究竟保羅那段說話是不是神的默示?保羅在加拉太書第一章第一節清楚表明自己的身分:「作使徒的保羅(不是由於人,也不是藉著人,乃是藉著耶穌基督,與叫他從死裡復活的父神)和一切與我同在的眾弟兄,寫信給加拉太的各教會。」保羅以使徒的身份及權柄寫這書信的。彼得也承認保羅寫的書信是神給他智慧寫的(彼後3:15)。若保羅在加拉太書的那段話是出於意氣,那麼約翰在約翰二書說:「若有人到你們那裡,不是傳這教訓,不要接他到家裡,也不要問他的安;因為問他安的,就在他的惡行上有分」(約二10-11),這是否意氣?彼得在彼得後書說:「但這些人好像沒有靈性,生來就是畜類,以備捉拿宰殺的。他們毀謗所不曉得的事,正在敗壞人的時候,自己必遭遇敗壞」(彼後2:12),這是否意氣?猶大說:「但這些人毀謗他們所不知道的。他們本性所知道的事與那沒有靈性的畜類一樣,在這事上竟敗壞了自己。他們有禍了!因為走了該隱的道路,又為利往巴蘭的錯謬裡直奔,並在可拉的背叛中滅亡了」(10-11),又是否意氣?用梁博士的觀點來看聖經,必然看到不少疑似意氣的話,那麼這些話都可能不是神的默示?

 

新神學派(不信派)及新正統派不信聖經無誤,這個我們一點不覺希奇。但現在福音派的信徒甚至神學院教授竟然也接受了這個觀念。不少神學界人士認為仍然相信聖經無誤是很過時及落伍,甚至是迷信及反智。有些神學院雖然沒有公開表明反對聖經無誤,但也沒有作甚麼去維護這個真理及遏止新正統派神學的毒素蔓延。他們聘請不信聖經無誤的人來作講師,也不介意與不相信聖經無誤的神學院交流及合作。可嘆大部分教會的牧師及傳道人就是由這些神學院訓練出來,教會的將來會怎樣呢?

 

聖經無誤這個道理,自聖經寫成之後一直到十九世紀中葉,沒有任何正統的神學家及教會領袖會有絲毫的質疑。威克理夫、丁道爾、馬丁路德、加爾文、清教徒、愛德華滋、衛斯理、司布真從來沒有質疑聖經有錯。現在這些新福音派人士不接受聖經無誤,這是不是改變了當初的立場?這些人一直掛著福音派的名字,背地裡卻不斷鼓吹貶低聖經的觀念。他們用人的理由來削弱聖經的權威。他們辯稱聖經在翻譯上有錯,所以聖經不是無誤的。我們承認,人的翻譯總有些不夠準確的地方,但歷世歷代以來教會有這麼多優良的原文專家及聖經譯本,我們絕對有理由相信在互相補充的原則下,沒有一句聖經的原文正意未被翻譯出來的。再者,堅持聖經無誤的人,不是堅持譯本無誤,而是堅持原文無誤。聖經譯本有錯,這明顯是人的錯,不是神的錯。但說聖經原文有錯,卻是另一回事,因為若聖經原文有錯,即是神本身有錯,或神在默示的過程出錯。這是對神的權能一個很大的侮蔑,大大打擊人對神話語的信心及尊崇。有人認為相信原文無誤是迷信。這些人不知道自己是說甚麼。聖經即是神的話語,神的語話是神的啟示。聖經有錯,即是神的話語有錯,神的啟示有錯,基督教唯一的信仰權威有錯,還信甚麼基督教?還信甚麼耶穌?(節錄)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