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對憂悶

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我幾時得朝見神呢?我晝夜以眼淚當飲食;人不住地對我說:你的神在哪裡呢?我從前與眾人同往,用歡呼稱讚的聲音領他們到神的殿裡,大家守節。我追想這些事,我的心極其悲傷。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他笑臉幫助我;我還要稱讚他。我的神啊,我的心在我裡面憂悶,所以我從約但地,從黑門嶺,從米薩山記念你。你的瀑布發聲,深淵就與深淵響應;你的波浪洪濤漫過我身。白晝,耶和華必向我施慈愛;黑夜,我要歌頌禱告賜我生命的神。我要對神我的磐石說:你為何忘記我呢?我為何因仇敵的欺壓時常哀痛呢?我的敵人辱罵我,好像打碎我的骨頭,不住地對我說:你的神在哪裡呢?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我還要稱讚他。他是我臉上的光榮(原文是幫助),是我的神。(詩篇42)

 

基督徒活在這個黑暗及邪惡的世代中,苦難及試探是不能避免的。雖然我們是已經清楚得救,脫離了罪惡及撒但的轄制,但仇敵不會甘心讓我們無風無浪、安安然然的進天國。當我們仍在世上的時候,牠會用盡一切的方法來打擊我們的信心,叫我們失腳跌倒,虧缺神的榮耀。根據聖經,撒但攻擊人主要的方法,是在人的思想中,放進許多不合神心意的觀念,誘騙我們接受。若我們稍為不慎,接受了牠的主意,就立即跌倒了。鍾馬田解釋以弗所書6:16那些「惡者的火箭」,就是魔鬼向人頭腦發射的錯繆思想。我們曉得魔鬼主要的工作,不是用牠的武力傷害我們,而是用牠的詭計來迷惑人:「免得撒但趁著機會勝過我們,因我們並非不曉得他的詭計。」(林後2:11);「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6:11)。聖經說仇敵是用詭計來勝過我們,而我們的責任是抵擋牠的詭計

 

魔鬼從一開始就是用牠的計謀打擊人及破壞神的工作。牠沒有用超自然的能力攻擊我們的始祖,而是把一個錯誤的觀念帶到他們面前,他們接受了,就跌倒了。猶大也一樣,撒但將一個出賣主的念頭放進來,猶大同意了,也跌倒了。魔鬼攻擊耶穌,也不是用刀用槍,而是向祂提出一些「好意」,若主接受了,魔鬼便勝利了。但感謝神,末後的亞當沒有上當,魔鬼就無功而退。

 

有一件事我們要特別注意,就是魔鬼會用各種的「火箭」,在不同的時候,對付不同種類的人。當你得勝時,牠就給你驕傲自誇的思想;當你軟弱失敗時,牠就給你灰心絕望的心思;對於信心較小的人,牠就將許多毫無根據的憂慮來壓抑你;對於良心敏感的人,牠就給你許多不聖潔的念頭,使你良心因過份自責而失去平安;對於著重感覺的人,牠又會叫你以為神會無故不理你,或在黑暗中撇下你,使你的心靈抑鬱難忍。若不懂處理仇敵的火箭,靈命必受影響,常常軟弱跌到。有些人的思想長期受到困擾,嚴重的可能導致精神病。所以我們一定要小心牠的詭計!

 

雖然我們不能阻止惡者向我們發箭,但我們絕對不是無助的。我們有神所賜的全副軍裝(6:11),也有聖靈的寶劍聖經作我們的教訓、安慰及盼望(15:4)。從以上的經文(詩篇42),我們看見詩人也是經歷很深的火煉,心靈忍受極大痛苦。他說:「我晝夜以眼淚當飲食」、「我的心極其悲傷」、「我的心在我裡面憂悶煩躁」、「因仇敵的欺壓時常哀痛」、「敵人辱罵我好像打碎我的骨頭」。但感謝神,我們看見他最後也能從痛苦及困難中走出來。現在就讓我們從詩人的經歷,學習如何勝過仇敵的攻擊及走出靈裡的憂悶。

 

一,要知道敬虔人也會感覺被神離棄

 

「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我幾時得朝見神呢?」

 

詩人第一樣提到的苦,就是心靈的乾渴。無論詩篇42篇的作者是大衛,還是作詩班長的可拉後裔,他們都是很敬畏神的人。但為甚麼這樣的人還會遇到乾渴之苦呢?他們不是應該一直穩定地享受神的同在嗎?事實是,世上許多偉大的聖徒,也曾遇到這樣的經歷。約伯是一個明顯的例子。他受試煉的時候,神好像沒有理睬他,差不多到了試煉的最後向他說話。施洗約翰在監牢中,也遇到靈裡昏暗的時候,以致他吩咐門徒去問耶穌,祂是否那位要來彌賽亞。本仁約翰也曾經歷這樣黑暗的痛苦(以為自己犯了不能赦免的罪,神已經棄絕他)達一年之久。眾所周知,司布真一生也與抑鬱症爭戰。就是我們的主耶穌,當祂在十字架上,遍地都黑暗之時,也曾被父神離棄,以致祂呼叫:「我的神,我的神,為甚麼離棄我?」所以正受試練的弟兄姊妹,不要以為自己感覺不到神同在,一定犯了甚麼大罪,或靈性患了甚麼重病,才會經歷這樣的事情。不是的,許多屬靈人也如此經歷。

 

二,不要以主觀的感受否定真理

 

「我晝夜以眼淚當飲食;人不住地對我說:你的神在哪裡呢?」

 

為甚麼詩人形容自己好像決堤一般地痛哭不止呢?就是因為他感覺神離開了他,不知去了那裡。但這是事實嗎?聖經清楚地告訴我們,神從來不會離棄屬祂的人。神一直是與他們同在,只是因為神對那些人有特別的工作,要在他們身上成就祂的旨意,所以神容讓他們感覺祂似乎不聽他們的呼求,似乎離他們很遠,其實神一直是與他們同在的。這給我們一個極大的安慰,就是儘管個人感覺是如何深刻及實在,也不能否定聖經的應許及那些不變的事實。若神真的撇棄我們,這無疑是世上最痛苦最可憐的事,甚麼也彌補不了。但這是一件已證實的事實,還是你的個人感覺?讓我重申,我無意抹煞個人的感受,你的感覺可能真是刻骨銘心,但你也不可用你的感覺來推翻不變的真理。你能說因為看不到烏雲內的太陽,就斷然說太陽不存在嗎?你感覺神離棄你,但聖經說「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13:5)、「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8:38-39)。究竟你信你的感覺,還是信神的話?

 

三,不要過份追念從前的光景

 

「我從前與眾人同往,用歡呼稱讚的聲音領他們到神的殿裡,大家守節。我追想這些事,我的心極其悲傷。」

 

詩人似乎是被人趕逐離開耶和華的會幕,所以不能像以前一樣到神的殿(原文是神的家)敬拜親近神。詩人一想到此處,不禁悲從中來,以眼淚當飲食。但這樣的悲哀是合神的心意呢?我認為不是。當我們經歷一些非常的試煉及靈裡的黑夜,我們的出路不是終日懷緬過去光明美好的日子,而是盼望試煉後神賜更大的福氣。許多人將以前享受與神甜美交通的蒙福日子與現在「密雲黑暗的日子」比較,就終日怨歎,像約伯一樣訴說:「惟願我的景況如從前的月份,如神保守我的日子。那時他的燈照在我頭上;我藉他的光行過黑暗。我願如壯年的時候:那時我在帳棚中,神待我有密友之情。」(29:2-4)。但這種想法是不準確的。神絕不會撇棄祂的密友,神從來沒有間斷地保守屬祂的人,只是要我們經歷試煉之後,靈性更加成熟,對祂的認識更加真實,像約伯最後說:「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42:5)。所以傳道者提醒我們,「不要說:先前的日子強過如今的日子,是什麼緣故呢?你這樣問,不是出於智慧。」(7:10) 我們不應有一個觀念,就是最好的日子已經過去了,那肥壯的母牛已經被現在的醜陋又乾瘦母牛吃掉,以前的豐年已被現今的荒年掩蓋,現在黑暗掌權了,靈性不會再復興了不是的!黑夜雖然已深,但白晝也將近了;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以往教會的大復興,都是在屬靈光景最黑暗最無望的時候發生。神有主權及能力這樣作。最有福最榮耀的日子還在後頭!

 

四,要在絕路困境中記念神

 

「我的神啊,我的心在我裡面憂悶,所以我從約但地,從黑門嶺,從米薩山記念你。」

 

約但地,就是迦南地的邊界。詩人提到他在約但地,似乎是他被仇敵追逼,無處可逃,就走到以色列的邊境,甚至逃至黑門嶺、米薩山上(黑門山是在迦南地的東北部,米薩山的準確位置不詳,可能是黑門嶺附近的一座小山)避難。但世事往往是這樣,當人到了盡頭,當人完全沒計可施,無法自救時,人就開始想起神了。大衛被掃羅追殺,到了走頭無路時,他便向神禱告:「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向我的神呼求。他從殿中聽了我的聲音;我在他面前的呼求入了他的耳中。」(詩篇18:6)。約拿因逃避耶和華,在海中遭遇大難,三日三夜在魚腹中。就是在這絕境中,約拿再次向神呼求:「我遭遇患難求告耶和華,你就應允我;從陰間的深處呼求,你就俯聽我的聲音。」(2:2);保羅傳道的生涯中四面受敵,天天冒死,但神容許這些凶險的環境,不是叫他膽怯或精神崩潰,而是叫他更加倚靠祂:「弟兄們,我們不要你們不曉得,我們從前在亞西亞遭遇苦難,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自己心裡也斷定是必死的,叫我們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復活的神。」(林後1:8-9)。人的盡頭,就是神作工的開始。有多時候,我們在順利的環境裡,不知不覺倚靠了自己的能力及智慧,禱告的心也不免有點鬆懈。但難處一來,自己又解決不來,就逼得我們再返到神那裡向祂切求,這就是為何神容讓苦難臨到祂兒女的主要原因之一。這是神的苦心。其實祂不甘心叫我們受苦,但祂更不甘心我們因為祂所賜的福而忽略祂!所以,若神讓你遇到苦難,落到黑夜,甚至走上絕路,都是祂的美意,都是祂愛的提醒!

 

五,承認波浪洪濤是出於神

 

「你的瀑布發聲,深淵就與深淵響應;你的波浪洪濤漫過我身。」

 

若你認為所遭遇的痛苦都是出於仇敵的攻擊,而神又好像冷眼旁觀,不把你救出來,那種感覺的確很難忍受。在火煉的試驗中已經很難過了,但在烈火中感覺不到神同在,這真是苦上加苦,痛中之痛了!我們如何在這個困苦出來呢?方法就是,我們要用信心去承認一切的試煉及苦難都是出於神的手,是神特意的安排。我認為這是詩人能在靈裡憂悶走出來的重要關鍵承認神的主權。他承認那些「波浪洪濤」是從神而來的:「你的波浪洪濤」。從人的角度看,詩人的那些苦難的確是人加給他,是仇敵要對付他,但他最終也知道那些攻擊,也是神容許才能發生,他就能安然地接受神的旨意:「因我所遭遇的是出於你,我就默然不語。」(39:9)。就是本來是魔鬼惡意的攻擊,若不是經過神主權的容讓,那些事都不能臨到你身上。神是所有事的第一因。而我們堅信,出於神的手的每一件事,都是好的,都是善的,因為神本為善,祂的慈愛永遠長存(代上16:34)。而且祂是全能全智的,祂不永不會有錯,且能叫萬事(包括苦難及試煉)都互相效力,叫我們得益處(8:28)。我們看約瑟的事蹟。他年少時被兄長賣去埃及作奴隸,這明明是他們的罪惡,也給約瑟極大的傷害。但後來他們向約瑟相認的時候,他不單沒有恨他們,他還承認這是神的意思,是神差他來的:「這是神差我在你們以先來,為要保全生命。」(45:5);「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50:20)。這就給我們看見約瑟忍受及勝過這麼大的試煉的秘訣他承認一切事都是出於神,一切苦難都有神的美意,「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若你知道你今日所遇到的「波浪洪濤」,是出於神主權的手,你就能欣然地面對試煉了。

 

六,要在黑夜中歌頌禱告神

 

「白晝,耶和華必向我施慈愛;黑夜,我要歌頌禱告賜我生命的神。」

 

當我們在神恩惠的日頭光照下,我們唱詩讚美神很容易,但當我們屬靈的黑夜時,還能唱讚美歌嗎?相信許多人都唱不出來了但詩人卻在黑暗中歌頌神,何解?第一,他想起神的慈愛。他想到神在白晝必向他施慈愛,難道黑夜就使神變得不慈愛嗎?神豈止是白晝的神,不也是黑夜的神嗎?「白晝屬你,黑夜也屬你」(詩篇74);「白晝,雲柱不離開他們,仍引導他們行路;黑夜,火柱也不離開他們,仍照亮他們當行的路。」(9:19)。第二,詩人為著神賜他最寶貴的恩典而感恩生命。說到底,我們都是有永生的人。永生比一切屬地的恩典更寶貴,是主耶穌基督用自己的寶血買贖我們,將這個永生白白賜給一切相信的人,這個永生蘊藏著聖父、聖子、聖靈無比的愛,現在我們都已經永遠得著了,還有甚麼好愁苦?還有甚麼原因阻止我們感恩?受苦的聖徒啊!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不要把那些黑夜浪費掉,就在黑暗中向神唱一首讚美歌吧!在白晝感謝神是很自然的,沒有甚麼特別,但在黑夜唱讚美歌,那就寶貴得多了,神必側耳而聽!黑夜的歌是最好聽,最有價值,及令神最快樂及最得榮耀的歌!其實,神容讓人落在苦難中,落在黑暗裡,最大的目的就是要人得造就,神自己得榮耀。但若人在苦痛中只懂哀傷、憂愁、疑惑、埋怨、神的心血就白費了!相反,若我們能像保羅一樣,在黑暗的獄中仍然可以唱詩讚美神,神在你身上的工作就完成了,神也就得榮耀了!

 

再唱信心的歌!無論夜如何黑;

你若讚美,神要工作,

使你所信能得,使你所信能得。

 

再唱信心的歌!你魂應當讚頌;

因神喜悅信心唱歌,

於漫漫長夜中,於漫漫長夜中。

 

再唱信心的歌!仇敵聽見要抖;

讚美原來會勝鬼魔,

何致被牠箝口,何致被牠箝口。

 

再唱信心的歌!不久天就要曙;

我們要唱無終的歌,

我們要去見主,我們要去見主。

 

若你是真的願意讚美神,但無奈真的唱不出來,你還有一個方法求!不是我們憑自己的能力去讚美,讚美的歌,也是神所賜的。「他使人夜間歌唱」(35:10)。不是你能使自己唱,而是神使你唱!所以當你有心無力,有口難唱時,不要灰心,你就向祂求吧,祂會賜你詩歌,使你能唱。

 

七,要常常向自己的心講道

 

「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他笑臉幫助我;我還要稱讚他。」

 

「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我還要稱讚他。他是我臉上的光榮,是我的神。

 

詩人兩次對自己的內心說話:「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屬靈操練。我們要常常向自己講道。我們要用神的話常常提醒自己,反問自己,勉勵自己。大衛是這樣,保羅也是這樣:「我因此自己勉勵,對神對人,常存無虧的良心。」(24:16)。神不會直接用聲音與我們說話,祂是用聖靈叫我們想起神的話,而我們的責任,就是引用這些話,向自己的心說話。我們要習慣使用聖經的話語(不是按自己的意思,或世界的觀念,更加不是魔鬼的主意)來說服自己、警戒自己、責備自己:「我必稱頌那指教我的耶和華;我的心腸在夜間也警戒我。」(16:7);「他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16:8)。當惡念來的時候,我們要對自己說:「我的靈啊,不要與他們同謀;我的心哪,不要與他們聯絡」(49:6);當抑鬱來的時候,要對自己說:「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當你在忍受苦難時,要對自己說:「我的心哪,你當默默無聲,專等候神,因為我的盼望是從他而來」(62:5);當你面對爭戰時,要對自己說:「我的靈啊,應當努力前行」(5:21);當你害怕時,你可以放膽說:「主是幫助我的,我必不懼怕;人能把我怎麼樣呢?」(13:6)。我們要學習將神的話語化為自己的思想,並運用這個屬天思想不斷反省及自勉,我們就不會這麼容易灰心喪志,聖靈會把我們下沉的心再如火挑旺起來。

 

詩人在最後不但可以脫離憂悶及煩躁,更能稱頌神及榮耀神。我們也可以這樣的。若我們能用神給我們的方法,去面對仇敵的攻擊試探,我們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滅盡惡者的火箭,脫離憂悶及煩躁的綑綁,甚至在黑暗中歌頌及歸榮耀與神。

 

最後請聽一聽司布真的話:

 

「我為何....時常哀痛呢?」(詩篇42:9)信徒啊,你能不能回答這個問句呢?你有沒有什麼理由叫你時常哀痛毫無喜樂呢?你為什麼容讓未來的憂鬱這樣摧殘你呢? 誰告訴你黑夜永不會變成白晝呢?誰告訴你冬日的霜雪冰雹永不會融解呢?誰告訴你今日的風雨會越下越大呢?誰告訴你你的失望會變成絕望呢?豈不知黑夜一過就是白晝麼?豈不知嚴冬一過就是春夏麼?所以你當仰望神!

 

願神的靈幫助你們。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