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神學院與神學

 

近代的基督教發生了一件很可悲的事,就是基督教越來越著重學術追求,輕視屬靈操練。許多神學院的教師都不是有豐富牧會及傳福音經驗的長者,大部分都是缺乏屬靈經歷,一味講求學術及客觀的博士及教授。這些人最愛作高談闊論的學術研究。神學院不斷地出版一些叫平信徒難以明白及消化的學術期刊。這些期刊的銷量如何,他們很清楚,但他們仍然樂此不疲地發表他們的所謂神學論文。論文越學術,越深奧,就越有價值,越能提高神學院的名聲。可惜的是,這些論大都是討論一些無關痛癢的問題,一些關於聖經要道、靈命長進、分別異端的題目就寥寥無幾。他們時常標榜客觀研究,然而,他們究竟有沒有研究目前香港教會最需要的是什麼東西?信徒在日常生活最需要得著什麼屬靈上的供應?是否信徒太缺乏神學知識,沒有能力與不信者對話,甚至因為缺乏神學知識而走向異端?目前教會及信徒最需要甚麼,神學院竟然不知道,只顧終日閉門造車,發表一些不切實際的神學論文。究竟神喜不喜悅他們的工作?看看他們的收支報告便知道了:入不敷出,欠債纍纍。再看他們找錢的方法,我們就知道他們是如何倚靠神,又募捐又借貸。上一個世紀慕勒先生開孤兒院,養活成千上萬孤兒,歷數十年之久,完全倚靠神的供應,不募捐不借貸。戴德生先生創辦內地會,差派不知多少宣教士到中國傳道,完全倚靠神的供應,也是不募捐不借貸。香港靈實醫院的司務道教士也是採取完全倚靠神的態度來事奉神,不會向人借錢。現在的神學院在這個屬靈的操練上完全跟不上,可歎今日教會不少牧師及傳道人就是這些神學院出來的。

 

以往的神學院注重讀經、靈修、禱告、分別為聖、實習事奉及信心生活。現今的神學院注重學術知識。心理學、輔導學、哲學等等世上的小學在神學院大行其道。神學院儼如一所屬世的大學。修學分,得學位。其實,學士、碩士、博士等等名銜究竟有什麼屬靈意義?以前神學院只是給予一張証書證明讀畢神學而己。真正引證他們是神所揀選為作祂作工的,不是什麼學位,而是他們事奉的果效。為什麼有心事奉的人個個都想要拿博士學位?是否牧師及傳道這稱謂沒有這麼「威水」?現在的神學生終日埋頭苦幹地去趕paper,寫論文。寫得好就代表靈性好及事奉能力高?究竟他們的靈性是否有被重視?神學院出版的學術期刊對信徒有什麼屬靈的幫助?本人也是大專程度,但總是不明白這些深奧的所謂神學論文,亦不知其寫作目的。況且刊內許多主題根本是與聖經無關,只是談談文化,文學,歷史,及一些讚牛角尖的神學問題。神學是用來認識神的。有沒有需要將它變成少數學術高超的學者及信徒才明白的專利學問?神學可不可以反樸歸真?舉例說,用文學角度研究路加福音有什麼屬靈的用處?在教會講道需要這些東西嗎?為免引起誤會,我在這堭j調,我不反對神學,也不反學術,但我反對神學太學術,反對神學院太注重學術研究,忽略對聖經深入的鑽研及神學生靈性的培育。

 

我不反對神學,但我反對神學太學術,更加反對神學太著重在聖經以外的學問。神學是用來認識神,但是否所有神學研究都能幫助信徒更認識祂?我們時常說神學要普及化,但偏偏神學院所 出版的刊物論文根本不是討論普及的神學題目,如有人要讀神學碩士或博士,其論文你想還會是寫「因信稱義」、「一次得救永遠得救」這些「平平無奇」的題目嗎?豈不是越少人寫過,越冷門的題目,就越要揀選它們嗎?但這些論文對在教會事奉有什麼用?有誰識看?如何造就一般的信徒?教會內個個是大學生?就算個個都是大學生,他們最要得幫助的也不是神學和學術的問題,而是靈性的問題。只有神學博士才能幫到他們嗎?我認為一位熟讀聖經,能智慧地運用真理教導會眾,能用神的愛去關懷他們,這人就是神所揀選出色的牧者。為什麼花這麼多時間來研究一些曲高和寡、不切實際、鑽牛角尖的神學課題,不用多些時間研讀聖經、傳福音及關顧別人呢?以前的神學院,沒有像現在追求學術,但他們專心研究聖經,當中出來的人個個聖經根底深厚,所結的果子有目共睹。但現今神學院訓練出來的神學生,那個能用學術解決教會內外的種種問題?我們可以做個訪問,問問教會的會眾最常遇到的什麼是什麼問題。是基督教的學術問題嗎?豈不是靈性的問題嗎?我們到那時才明白,我們信徒所遇到的問題,教會所遇到的困難,根本不是學術知識問題,而是屬靈生命的問題。我們基督教已經比其他宗教學術多很多倍。但為何世上仍然有這麼多人是佛教徒及回教徒?學術是他們信宗教的主要原因嗎?為什麼沒有道教博士回教博士,基督教又要這麼多神學博士?我們基督教已經夠學術了,不需要畫蛇添足了。太學術只會令到其他人認為神學是高深莫測的東西,使神學成為某些高知識的人的專利品,令一般人以至信徒敬而遠之。我再重申,我不反對神學,也不反對學術,但我反對神學太學術。我主張要平衡。但現在的神學院失了這個平衡,太著重學術,忽略了學生靈性的培育,終日要他們寫不著實際的神學論文。這個我認為是本末例置。我主張神學要反樸歸真,著重聖經研讀、敬虔生活及實習事奉。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