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看顧

 「耶穌隨即催門徒上船,先渡到那邊去,等他叫眾人散開。散了眾人以後,他就獨自上山去禱告。到了晚上,只有他一人在那裡。那時船在海中,因風不順,被浪搖撼。夜裡四更天,耶穌在海面上走,往門徒那裡去。門徒看見他在海面上走,就驚慌了,說:是個鬼怪!便害怕,喊叫起來。耶穌連忙對他們說:你們放心!是我,不要怕!彼得說:主,如果是你,請叫我從水面上走到你那裡去。耶穌說:你來吧。彼得就從船上下去,在水面上走,要到耶穌那裡去;只因見風甚大,就害怕,將要沉下去,便喊著說:主啊,救我!耶穌趕緊伸手拉住他,說:你這小信的人哪,為什麼疑惑呢?他們上了船,風就住了。在船上的人都拜他,說:你真是神的兒子了。」(14:22-33)

 

「耶穌隨即催門徒上船,先渡到那邊伯賽大去,等他叫眾人散開。他既辭別了他們,就往山上去禱告。到了晚上,船在海中,耶穌獨自在岸上;看見門徒因風不順,搖櫓甚苦。夜裡約有四更天,就在海面上走,往他們那裡去,意思要走過他們去。但門徒看見他在海面上走,以為是鬼怪,就喊叫起來;因為他們都看見了他,且甚驚慌。耶穌連忙對他們說:你們放心!是我,不要怕!於是到他們那裡,上了船,風就住了;他們心裡十分驚奇。」(6:45-51)

 

「到了晚上,他的門徒下海邊去,上了船,要過海往迦百農去。天已經黑了,耶穌還沒有來到他們那裡。忽然狂風大作,海就翻騰起來。門徒搖櫓,約行了十里多路,看見耶穌在海面上走,漸漸近了船,他們就害怕。耶穌對他們說:是我,不要怕!門徒就喜歡接他上船,船立時到了他們所要去的地方。」(6:16-21)

 

這件神蹟是發生在五餅二魚的神蹟之後。經文記載主用五餅二魚餵飽群眾後(男丁約有五千,若把婦女及孩童計算在內,可能有二萬人),祂就吩咐門徒上船,先渡過加利利海到革尼撒勒那邊。主叫眾人散開,祂就獨自上山禱告。

 

為甚麼主要這樣作呢?第一,祂要逃避群眾強逼祂作王。約翰福音6:15說:「眾人要來強逼他作王,就獨自又退到山上去了。」主知道群眾想望他作王,不是想罪得赦免,而是為了肉體的需要或政治上的自由。這並不是主第一次來世界的使命。主不想給以色列人有錯誤的期望,所以就打發他們走,然後獨自上山。第二,主不讓門徒打發群眾,可能是因為及不想門徒遇見過大的試探。門徒面對試探的能力遠比主低。主能拒絕群眾要祂作王,不代表門徒不會心動。我們知道,復興以色列國是絕大部分猶太人的心願,門徒當然不會例外。就是主死而復活之後,門徒同樣地希望主實現他們的夢想(1:6)。但偏偏主來的目的,不是復興以色列國,而是「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10:10-11)。主不但自己離開群眾,還叫門徒離開,主實在體恤門徒的軟弱,不讓他們偏離了父神給他們的使命。

 

第三,主經過一天的辛勞,也想獨自在父神面前安息及支取力量。當然作工了一整天,主身體也會疲倦,但主認為禱告親近神及向祂支取靈力更為重要。這給我們信徒一個很好的教導。身體好好休息固然重要,但不可忽略心靈在神面前的安息及得力。馬丁路德說他每天工作這麼繁忙,每天非禱告三小時不能支撐。馬丁路德明白心力比體力更重要,而心力只能從神那裡得著;「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30:15)

 

主還一個更重要的目的,就是要門徒經歷更深的試煉,學習更深的信心功課。門徒不是首次在海裡遇到艱難。馬太福音8章記載主曾用大能平靜風浪。換句話說,門徒已經歷過風浪的試煉。然而這一次的試煉誠然比上一次大。表面上,這次的風浪沒有上一次那麼大:「忽然起了暴風,波浪打入船內,甚至船要滿了水。」(4:37)。上一次的試煉來得急,但去得也快。這次的試煉,雖然也是「狂風大作,海就翻騰」(6:18),但門徒沒有說要喪命,只是「因風不順,搖櫓甚苦」。然而他們搖櫓時間是很長的。經文說那時正是夜裡的四更天,即是早上三時至六時。若他們是在傍晚上船,他們已經在海裡掙扎了起碼9個小時了!有時試煉雖大,但時間較短,也可以咬緊牙關捱過去。但若試煉時間太長,又不知何時完結,那我們的心就很難忍受了。

 

然而,我認為這次的試煉比上次更深的原因,是因為這次主不在船上!上一次主雖然睡著了,但祂始終在船上,只要門徒叫醒祂就可以得救了。這次主並不在船上,而且遠在山上,按一般的想法,根本沒有可能出現在他們面前並解救他們。主會一人划船過來嗎?湖這麼大,天這麼黑,主如何知道他們的位置?種種原因都告訴他們一件事:主不可能忽然出現幫助他們!

 

筆者認為,一切的試煉中,信徒感到最的就是感覺不到主同在。再大的難處,再猛的風浪只要有主同在,我們都可以忍受都能欣然面對。但最難受及痛苦的是,當試煉來的時候,我們看不到主主好像是隱當然,主是應許永遠與我們同在,但主著祂極深的旨意,有時也會容讓屬祂的人受試煉的時候暫時感覺不到祂的同在,目的就要他們學習最深的屬靈功課在黑暗中信靠隱藏了的神。

 

試想像,門徒遇大風浪已是深夜,在海面上離岸五六公里(英譯本是3-4英里)。主遠在山上禱告,那年代又沒有強力的照明設備,主哪裡會看到他們呢?然而,希奇得很,聖經說「耶穌獨自在岸上;看見門徒因風不順,搖櫓甚苦。」(6:47-48)。主看見!主知道!原來黑暗及距離無阻主的眼目,祂一直定睛注視每一個屬祂的人,我們一切的難處及痛苦,一切暗中的眼淚,主都看見及知道的:

 

當遇黑暗遮蔽我前路,無限驚惶,莫名恐怖,

當紅日西沉,已黃昏日暮,主耶穌是否會看顧?

 

主必看顧,主必看顧,主必體恤我痛苦,

當白晝心難過,夜裡又淒楚,我知主必看顧。

 

當門徒在海上遇到風浪,搖櫓甚苦時,他們心裡是多麼希望主能立即解決他們的困境。但主沒有這樣作,祂容讓他們掙扎多時還不出現。主真的不顧他們嗎?當然不是,其實主一早已經動身了。主看見門徒的困苦後,已經下山並在海上走向他們。其實門徒疲倦,主何嘗不疲倦呢?但主真是掛念門徒的需要,一步一步的走到他們那裡。然而,主有祂的時間,祂的幫助不會來得太遲,也不會來得太早。祂要門徒經歷足夠的試煉後,祂就會出現解救。

 

當主行近他們時,他們因為天太黑,認不出是主,以為是鬼怪:「門徒看見他在海面上走,就驚慌了,說:是個鬼怪!便害怕,喊叫起來。」我想任何人遇到這個情境都會害怕,因為平常人不可能在水面上行走而不沉。或許他們都有這個觀念,就是人臨死前會看到鬼怪,所以他們就感到很驚慌。就在那時候,「耶穌連忙對他們說:你們放心!是我,不要怕!」他們就認出是主,他們就安心了!這給我們一個很重要的教導。有些時候,主單單的出現還不足夠,主的說話才能安定人心。「我的心因愁苦而消化;求你照你的話使我堅立!」(119:28);「我永不忘記你的訓詞,因你用這訓詞將我救活了。」(119:93)。現今我們活在世上,雖不是親眼看見神的顯現,但祂卻把祂的話語留給我們,這已經足夠了。

 

弟兄姊妹,可能你今天正面對大困難,心中苦惱不已;或者你正在危急關頭,感覺驚慌不定,但只要主對你說一句:「你們放心!不要怕!」你還害怕甚麼呢?「因為主曾說: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所以我們可以放膽說:主是幫助我的,我必不懼怕;人能把我怎麼樣呢?」(13:5-6)。弟兄姊妹要記著,我們今天雖不能親眼看見主的形像或親耳聽到主的聲音,但只要我們一心信靠神曾說過的話聖經,我們就可以得著,坦然無懼的面對一切的困難及試煉!

 

現在讓我們仔細想一想彼得向主的要求。彼得知道那人是主之後,就對主說「主,如果是你,請叫我從水面上走到你那裡去。」彼得提出這個要求已經很奇怪,但更奇怪的是,主竟應允彼得的要求!我相信主容許彼得這樣作,目的是要試驗他的信心,並且教導他以及日後的信徒學習信心的功課。

 

其實,彼得的信心,就像我們今天大部分基督徒的信心。首先,彼得的信心是真實的。他知道主是神的兒子,能行神蹟奇事。他也相信主的說話使他能夠走到祂那裡。若他的信心不真實,他斷不敢冒險走到站在水面上!然而,他「只因見風甚大,就害怕,將要沉下去」。這不是我們一般信徒的寫照嗎?我們的確是真心信主,但常常都信心軟弱。何解?就是因為我們環境過於看基督。我們著眼於環境的惡劣(只因見風甚大)就把目光轉離了主自己彼得的信心一動搖,就被環境所勝將要沉下去了然而,彼得在此作一件最明智的事,就是呼求主:「主阿,救我!」這是聖經中記載最短的一個禱告,卻是多麼的有效。「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10:13)

 

這就是一個真信徒與假信徒的分別了。真信徒及假信徒在風平浪靜的時候,好像看不到有很大的分別。大家都一同到教會聚會,一同聽道,一同唱詩,一同感恩。但當風浪及試煉來到的時候,假信徒便退去了,不再跟從神了:「撒在石頭地上的,就是人聽了道,當下歡喜領受,只因心裡沒有根,不過是暫時的,及至為道遭了患難,或是受了逼迫,立刻就跌倒了。」(13:20-21)。但真信徒不會如此的。他們雖有軟弱,甚至他們會跌倒,但他們的心底裡絕不會離棄主,在最重要關頭總會呼求主及抓著主。說得準確一點,是主抓著每一個屬祂的人,不會讓他們下沉到底:「耶穌趕緊伸手拉住他」。

 

主讓彼得認識自己信心的不足,因他看環境過於看主。今天主也教導我們要專一的仰望祂,不管風浪有多大,無論夜裡有多暗,主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我們。主一定在最適當的時候伸出援手,作我們及時的幫助,目的就是使我們更深的認識祂及敬拜祂。

 

「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4:15-16)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