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余創豪《打開門戶面向世界》一文

 

余:

「評文」說:「余君偏見地採用反對派的資料,卻對支持派的資料不屑一顧……希望余君下次評論時,不要只用反對派的資料,同時也是看看支持派的論點,這樣才能作出客觀的分析。」那麼,我們就檢視一下「評文」所舉出支持派的論點吧!

 

「評文」認為:「事實是,加里略發明的才是名符其實的『望遠鏡』。」作者舉出賴斯大學 Rice University 的「加里略計劃」(Galileo Project)網站的其中一句話作為支持,但是,同一網站(Van Helden, 1995)亦這樣說:「加里略聽聞過荷蘭一種新發明儀器(望遠鏡),可以看見遠方的物件,就好像很接近的樣子…加里略複製了這個發明,造出一個三倍效能的望遠鏡。」(Galileo hears about the invention of devices for seeing faraway things as though nearby (telescope) in the Netherlands…Galileo duplicates the invention and makes a three-powered telescope.)若按照上文下理來看,賴斯大學的「加里略計劃」並沒有認為加里略在原創意義上發明望遠鏡,它提過的「發明」是指改良。在加里略之前,荷蘭人 Hans Lippershey 嘗試申請望遠鏡原理的專利,但未被當局接受,理由之一是設計原理太簡單,由於其原理並不複雜,故此望遠鏡很快在荷蘭流傳起來。有多少原創性才算是「發明」?怎樣才算是「改良」,這是值得討論的問題。

 

回應:

既是值得討論的問題,為什麼閣下一早判定加里略一定不是發明望遠鏡的人?一個合理的解釋是,當初在荷蘭流行的是一樣簡單看得不太遠的望遠鏡,當時的人普遍稱它為 “spyglass”,但後來加里略改良到一個地步,甚至可以看到天上的星體,所以人們都認為他是正式發明望遠鏡(telescope)的人。要決定加里略是否發明望遠鏡完全看你對telescope一字的解釋。若你認為telescope是單指spyglass,那麼加里略就不是發明望遠鏡。若你認為telescope應該指能看到星體的天文望遠鏡,則加里略就是發明它的人。但一般人的共識的確認為加里略就是望遠鏡的人,難道拿這個共識去傳福音都有錯?

 

:

「評文」又指出:「(余創豪)列出一位科學家的言論,說牛頓不信三位一體。我想問問余君,以你這樣嚴謹處事的態度,不覺得你的論證太薄弱嗎?大多數說及牛頓生平的書,都說他是一個基督徒,這似乎是共識。就是連批評他信仰有偏差的人,都沒有認為牛頓不是基督徒。」

 

「評文」徵引的反駁出自麻省理工 R. W. Picard(1998)的文章, Picard並不是牛頓專家,Picard在文章媕Y開宗明義就說:「開始時我要聲明,我並不是科學歷史學家,關於將要討論的題目,我只是作了相對地小量的門外漢研究…在此我懇求歷史專家忍耐我這外行人講述牛頓。」(I begin with a disclaimer: I am not a historian of science, and I am about to talk on a topic for which I have done only a relatively small amount of layman's research…I therefore beg the patience of the expert historians with my layman's presentation of Sir Isaac Newton.) 以上並非謙虛之詞,Picard 所說屬實,他是電腦通訊教授,他在文章中只是引用第二手資料,再加上自己的評論。但即使是這樣,Picard亦同意牛頓並不相信三位一體,他說牛頓是基督徒,是指廣義的基督徒。

 

我在「馬文」所引出的 Richard Westfall 並不是科學家,而是被公認為最權威研究牛頓的科學史家,Westfall(1993)檢閱過原始資料後指出:牛頓曾經用心研究被大公會議肯定的亞他拿修派和定為異端的亞留派,他的結論是:在公元第四和第五世紀,支持三位一體的亞他拿修派扭曲聖經,從而排斥亞留派。牛頓不相信三位一體,他認為基督祇是受造物,他甚至說崇拜基督為神是「拜偶像」。

問題是:不相信基督的神聖,是否仍算是虔誠的基督徒呢?我相信基要派已有答案,試問有那一本福音書籍,會引用不相信基督神聖的耶和華見証人呢?長久以來,牛頓被許多福音書籍引用為見証,平心而論,牛頓的確深受基督教傳統影響,例如他認為機械唯物觀不應該是一切終極解釋,上帝仍在科學法則之背後掌權,所以,我也不會將牛頓一筆抹殺。比較保險的做法,是描述牛頓為「有神論者」。

 

回應:

事實是,研究牛頓的所謂專家,沒有一個說牛頓不是基督徒,只說他對三位一體的看法不是正統的看法。牛頓是聖公會的會友,而聖公會是信三位一體的。當然,我們沒有一個肯定牛頓是否真正得救(他錯的程度去到那堙H他離世前有沒有悔改?),但吳主光先生絕對有權引用一個人所公認的事件來作傳福音的例子。牛頓自稱為基督徒、教會承認他是基督徒、英國人認為他是基督徒,反對他的人也認為他是基督徒,只是在某教義上不持正統看法。在神的眼光中他是不是一個得救的基督徒則是另一回事,我們無從稽考。有時,神也會容讓一些具爭議性的事來作成祂的工。正如十二月二十五日慶祝聖誕,明顯是不對的事,因為主耶穌肯定不是在十二月二十五日出生的。但難道我們在聖誕節當日向人傳講耶穌降生的故事及叫人信耶穌都不可?

 

余:

「評文」在註釋中指出:「的的確確有佛教人士的拜「月光菩薩」,這是事實。以上資料再一次證明批評吳先生的人資料實在有誤。自己的資料有誤,還稱其他人的資料為過時,這實在有點說不過去。」吳主光先生提到「月宮娘娘」時,他說太空登月探險顯示出月球並沒有月宮娘娘,看來吳主光所指的「月宮娘娘」,是中國民間傳說居於廣寒宮的嫦娥,那麼這「月宮娘娘」,是否就是佛教的「月光菩薩」呢?

 

到底佛教的「月神」、「月光菩薩」是什麼?最好由佛教人士說明,聖嚴法師(1999)在駁斥天主教神父杜而末的「月神說」時指出:「誠然,佛經中用到月字的地方,不是沒有,但那均係一種譬喻,一種形容,而不即是月神話,例如佛說佛陀是蘇摩,蘇摩原是一種草名,蘇摩可做酒,所以本是酒神及草神,後因蘇摩之液 Indu 有月字的含義,到了後期的阿達婆吠陀中蘇摩就成了月神,佛意是以月表清涼明淨。」(頁五九)將佛教「月神」和中國民間傳說的「月宮娘娘」扯上關係,恐怕需要更多資料和論証。

 

筆者並不是第一個人指出佛教說有「月宮娘娘」是誤解,二十年前張佳音女士曾經到中華基督教會灣仔道主講一個講座,在會後張佳音女士對筆者說「月宮娘娘」是中國民間傳說,而不是佛教教義。其實,比較佛教與基督教的題材和方法有很多,那又何苦要舉出有巨大漏洞的「月宮娘娘」呢?

 

回應:

前文我已經指出現今的佛教摻雜著許多民間傳說在內,亦舉出了證據証明的的確有佛教人士拜「月光菩薩」:

 

「由於大乘系統中的佛像異化不同,連帶具有主尊脅侍關係的菩薩像,也出現了無量菩薩的異名,例如釋迦佛與文殊、普賢二菩薩搭配,阿彌陀佛與觀世音、大勢至菩薩搭配,以及藥師佛搭配日光、『月光菩薩』等。」

http://foundation.aurora.com.tw/icon3/icon3_5.htm

  

「藥師佛小辭典:「《覺禪鈔》中之“七佛藥師”章。 “日光菩薩” 梵語surya prabha﹐漢譯有日光、日光遍照、日曜等名。藥師佛的左脅侍。與右脅侍『月光菩薩』在東方淨琉璃國土中﹐並為藥師佛的兩大輔佐﹐也是該佛國中無量菩薩眾的上首菩薩。」

http://amchina.com/cjcls/gb2312/xfyd/in04/yuj/ysrlfk/yu009.htm

  

現在有另外的佛教人士提出另類的意見,只證明佛教教義的不一致及自相矛盾。如何證明吳生生的資料有錯?請問萬佛寺的「萬佛」出自那一本佛經?這些佛的名字記載在何經何典?那麼去萬佛寺的善信都不是佛教徒嗎?佛寺中的和尚及尼姑都不算佛教徒嗎?

 

余:

「評文」指出:當吳先生說及進化論及其他學科的發展趨勢時,余君說「『我不知道』在七十至八十年代以上那些現象,有沒有在學術界發生,可是『以我個人見聞來說』,現在大多數大學並沒有放棄研究進化論。」既然余君直認不知道,為什麼還要振振有詞的批評人?而這句『以我個人見聞來說』也說不通,評論事情不是基於客觀的證據嗎?怎麼來個『以我個人見聞來說』呢?

 

「我說「不知道」,意思是我從未沒有聽聞過大學放棄研究進化論,而我的「個人見聞」,是基於過去十多年來跟學者討論、出席學術會議、瀏覽學術期刊書籍的見聞。」

 

回應:

以上說話其實是大有問題。首先閣下說「我不知道在一九七零至八零年代以上那些現像,有沒有在學術界發生」的意思是「我從未沒有聽聞過大學放棄研究進化論」,明顯想將前句意思更改。第二,你說你「從未沒有聽聞過大學放棄研究進化論」並不表代沒有發生過。只是你沒有聽聞而已。難道大學放棄研究某些學術是打鑼打鼓嗎?另外,吳先生說許多大學放棄研究進化論,不是放棄相信進化論。所以仍有學術期刊刊登進化論文章也不出奇。吳先生是強調一窩蜂研究進化論的熱潮已過而已。另外,閣下似乎是教育心理學博士,請問你如何「基於過去十多年來跟學者討論、出席學術會議」得知有關進化論發展的事?就是你真的有「瀏覽學術期刊書籍」,但現今的大學何只千百間,學術期刊也是五花百門,多不勝數,閣下又是如何肯定「以個人見聞來說,現在大多數大學並沒有放棄研究進化論」呢?

 

余:

「評文」說:「時至今日,雖然還有不少人信進化論,但無可否認,進化論熱潮已過,都是因著近數十年來一群鍥而不捨的創造論科學家不斷地提出對支持創造論而對進化論不利的證據。」我恐怕這是一廂情願的講法,雖然近年內美國數學家 William Dembski 和生物學家 Michael Behe 等學者提倡創造論,但奧地利生物學家兼科學史學家 Manfred Laubichler(2003)指出 Dembski 和 Behe 對生物學界並無重大影響。有關我對 Dembski 和 Behe 的評論,請參考Yu(2003a)及Yu(2001)。

 

在「馬文」中我引述了 Sober 及 Kitcher 對熱力學第二定律的見解,「評文」回應:「最大問題是他認為進化論者對熱力學第二定律解釋為真理,而其他支持創造論科學家的資料則為錯誤及過時。稱不同意見者的資料為錯謬及過時,這是客觀嗎?」我在什麼地方說過進化論者對熱力學第二定律解釋是「真理」呢?

 

回應:

但閣下的確曾引用Sober 及Kitcher來反對吳主光及不贊成進化論的科學引用熱力學第二定律來反駁進化論。若你不是你一早認定Sober 及Kitcher是對,幹嘛你還要引用他們來批評吳主光及創造論科學家的資料為錯誤及過時?我所引用的資料也是來自一位筆名為里程的人,也是一位科學家(生物學博士)。他在書中指出進化者對熱力學第二定律概念的混淆:「進化論者認為,地球是開放系統,可以不斷從太陽吸收能量以彌補在熵增高的過程中所消耗的能量,因而進化與熱力學第二定律並不矛盾。但是,他們把能量的多寡與能量的轉化相混淆了。問題不是太陽是否有足夠的能量維持進化過程,而在於太陽的能量怎樣用來維持進化過程。如果把一頭野牛放進一家瓷器店,野牛用它巨大的能量在店內作功的結果只能是一場破壞。同樣,如果蓋一座樓房沒有設計圖紙,沒有建築師統一指揮,乃是讓各種機器自由運作,讓人們把水泥、磚頭隨意堆砌,樓房也無法按藍圖蓋成。如果進化是宇宙的普遍現象,那麼在宇宙中一定有宏大的能量轉化系統和指令系統,使萬物能逆熱力學第二定律,由無序到有序、由低級到高級不斷地進化。但是,人們在宇宙中找不到這樣的系統,故進化的模式是與熱力學第二定律直接相衝突的。」可惜閣下還是不接受。自己引用Sober 及Kitcher批評創造論學者就大有道理,創造論學者批評進化則就被批判為「誤用熱力學第二定律」,這是什麼道理呢?

 

余:

「在批評 Sober 之前,我先細心閱讀他討論進化論的所有著作,經過長時間推敲研究之後才下筆,我希望基要派的弟兄姐妹首先看看到底 Sober 和 Kitcher 說過什麼。」

 

回應:

閣下憑什麼認為吳主光及創造論學者評論進化論不也是經過長時間推敲研究之才下筆呢?另外,什麼算是「經過長時間推敲研究」呢?這純粹是見人見智。再者,「經過長時間推敲研究」就一定是對的?有人「經過長時間推敲研究」佛經,認為是真理;有人聽了半小時佈道會而決志信主。那麼前者一定優勝過後者嗎?我不是說長時間推敲研究是錯,但也是看你用甚麼方法及態度去研究。為什麼閣下總是假自己的研究時間比人長比人細心,自己的見解比人客觀比人好?

 

余:

「也許,在基督教圈子堶情A這些辯論並沒有多大意義,縱使基要派駁倒了余創豪又怎樣呢?當基督教打開門戶面向世界時,那是另一回事了!倘若我們跟人家討論,只是瀏覽幾個網頁,徵引幾本福音性刊物,而沒有細心考証和推論,那麼就正如我在「馬文」所說,基督教真是以馬隊挑戰鐳射砲!」

 

回應:

其實閣下從頭到尾到帶著一個假設,就是吳主光引用的資料是錯的,只是有人不服氣,所以便寫文夾硬反駁一番,為了爭一口氣。閣下可能懷著一個崇高的理念,就是要啟發一些思想守舊,故步自封的基要派人士「打開門戶面向世界」。我承認閣下的動也是好。可惜閣下卻用錯了方法,因為閣下未能證明吳主光的資料是錯誤的,起碼不能說服我。如我前文所說過的:「余君批評吳先生的小冊子的資料為過時及錯誤,本人認為非常不合理。我認為他只是不同意吳先生的見解而己,並沒有足夠證據証明吳先生的資料有問題。余君偏見地採用反對派(進化論)的資料,卻對支持派(創造論)的資料不屑一顧。」若閣下只一廂情願地認為自己的資料比別人優越,自己的理解比別人高超,帶著專家權威的口吻來「指教」別人,這只會令人感到閣下驕傲及自恃,也令基要派及學術派距離越來越遠。

 

余:

我在「馬文」堶悸眯w吳主光先生傳福音的熱誠,到現在我仍然讚賞基要派弟兄姐妹衛道之心,不過,保衛聖經真理並不等同保衛吳主光、加里略、牛頓。筆者經常投稿給學術期刊,通常編輯會將文章交給兩至三個專家評鑑,往往那些評鑑十分苛刻,任何微小錯漏混淆的地方,他們都不會放過,我自己也經常以此為鑑去修正文稿。同樣道理,改正資料會增加福音書籍的可信性,只是有利無害。

 

回應:

 

保衛不保衛只是見人見智罷了,你說我寫文章保衛吳先生,難道我不可以說你現在也是為你前篇文章的錯謬而保衛自己嗎?其實我寫文的真正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將錯謬失實的事指出來(可能你也是一樣)。你覺得吳先生的資料有問題,我則認為沒有問題,我認為閣下的指控才有問題。事實上,閣下所引用的資料,在下已經逐一的反駁了,至於你接不接受,或是其他讀者接不接受,認同你的還是認同我的,則是另一回事了。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