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防輔導學的泥淖

 

近年來,心理學及輔導學在社會上大行其道,特別在學校堙A我們發覺越來越多學校都採用現代心理學及輔導學的教育法來教授學生。這些輔導學的基本理念是甚麼呢?就是以人的自尊心為人性最重要的一部分,人的自尊心若受損便會自暴自棄,甚麼都不能作,所以要盡力維護甚至提升它。責備及處罰是最要不得的行為,因為會傷了對方的自尊心,應該凡事鼓勵及讚賞,他自然會改變的。有一次我在報紙中看到一篇文章,主題是「讚賞是最好教育法」。文章中記載一個故事,大概內容如下:有一個學生打另一個學生,校長看到便制止了他。事後,校長約見那打人的同學。校長一看見他便賞他一粒糖,讚他準時到達校長室。接著又送他另一粒糖,說剛才叫他停手時,他立即就停手。之後,校長又送他第三粒糖,說他一定是為了正義感才打同學。那同學哭著承認是他欺負同學,校長便再給一粒糖,說他坦白承認己錯,應獲獎勵。接著該文章作者認為那校長是偉大的教育家。我看完這個故事後,真是覺得啼笑皆非,打人還有人讚賞和請吃糖,簡直是黑白不分,是非顛倒。我們辜且暫時不用聖經的原則來判斷這件事,但這樣的處理手法會為現今的社會所接受及採用嗎?難道一間公司的職員營私舞弊,被上司揭發後會獲得讚揚及獎賞?難道搶劫的人被捕後會得著法官的讚賞及赦免?現今大多數人都推崇甚麼高官問責制,即是官員犯了錯便要為那錯誤負責甚至下台。那麼這些反對這些官員的人為甚麼不顧他們的自尊心,當他們犯錯時為何不讚揚他們,支持他們,反而口口聲聲要他們下台?你們不顧及他們的自尊心嗎?究道你們要維護人的自尊心還是要堅持問責制度?真是自相矛盾。(我不是贊成無時無刻的批評官員,我只是想指出現代的輔導學根本不符合現在社會的情況。根本沒有人會對做錯事的官員讚揚及獎勵。)其實,聖經中多處提及責備的道理:「杖打和責備、能加增智慧.放縱的兒子、使母親羞愧」(29:15);「因為耶和華所愛的、他必責備.正如父親責備所喜愛的兒子。」(3:12)。神又多次藉著先如責備祂叛逆的百姓,並且曾非常嚴厲的管教他們。新約時期施洗約翰及主耶穌也曾嚴嚴的責備假冒為善的文士及法利賽人,宣布他們的災禍。難道連神自己也不顧及人的自尊心?簡直荒謬到極。

 

可嘆這種以人為中心的輔導學也逐步滲入進教會及基督教的神學院。最近我參加了一個基督教學校辦的兒童多元智能講座,講員是一位很出名的基督徒輔導專家。她說了一個故事,主角是一個資質不好的學生,在一次小學家長會派發成績表時,班主任對她的母親說她的孩子成績很不濟,全班五十人考四十,建議替他作一些智力的檢查。回到家中孩子問媽媽班主任今天對她說甚麼。她說班主任對他充滿信心,若再努力一點就能考進一間好中學。幾年後,那孩子真的考進一間不錯的中學。然而他的成績始終是平平。又到了一次家長會派發成績時,班主任對學生的母親說,他現在成績未如理想,想要考進大學實在很難,必須要加倍努力。他們回家後,學生又問母親班主任對他說甚麼。她說班主任對他非常滿意,只要再努力一點必定可以考一間重點大學。結果這個孩子真的考進了重點大學,而他也將一切的功勞歸於不斷鼓勵他的母親。這個故事聽起來好像是很感動,但卻顯出了基督徒輔導專家為了維護人所謂的「自尊心」,真是不擇手段,連聖經中「不可說謊」,「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等命令都可以置之不理。我不是想抹煞了鼓勵的作用,但鼓勵也得合乎神的標準,若說出虛構失實的話,就絕對不可接受。難道我們能能討人的喜悅,過於討神的喜悅,顧及人的感受,又忽略神的感受嗎?

 

究竟聖經怎樣看自尊心這回事?其實聖經根本沒有提及甚麼自尊心,只提到人的價值。聖經從沒有吩咐我們要維護及提升自己或別人的自尊心,而是叫我們對自己有一個正確的價值觀。現代的心理學家認為人的自尊心是人生活作事最大的動力,人沒有了自尊心就甚麼都作不來。這對於不信主的人可能是事實。但聖經卻告訴我們,一個真正認識自己價值的人才是一個真正有用的人。人的價值是甚麼呢?聖經說我們人的本質不過的塵土。就是全世界人集體來說,也只不過是「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塵」。有甚麼好自尊?有人說人有神的形象,所以人本身是尊貴的。這句說話實在有商確的餘地。神的形象只是說明神將自己的一些屬性及能力賦予世人。這當然是很寶貴的事。但這特質始終是神賜予的,不是人本身的價值。再者,人竟然利用神賜予的特質能力來犯罪,大大的得罪神,這在神眼光中又是甚麼的價值?聖經告訴我們,我們一生來便是一個與神分離的罪人,所作的全都不合神的標準:「我們都像不潔淨的人、所有的義都像污穢的衣服。」賽64:6。試問這樣的人又有甚麼價值?若有,就是負數的價值!然而,最奇妙的事情是,神竟然愛我們這等犯罪卑微的人,甚至愛我們到一個地步,願意為我們釘十字受死!不是主為我們本身很有價值的人死,而是主為我們這些沒有價值的人死,藉著信將我們帶到一個地步,成為神的兒子,與神合一,與我們同享祂的榮耀:「他從灰塵堜嬼|貧寒人、從糞堆中提拔窮乏人。使他們與王子同坐、就是與本國的王子同坐。」詩117:7-8;「我們從前也都在他們中間、放縱肉體的私慾,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為可怒之子,和別人一樣。然而 神既有豐富的憐憫,因他愛我們的大愛,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他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一同坐在天上。」弗2:3-6。只有一個真正認識自己價值的人,才會真正明白神無條件愛罪人的大愛。一個真正體會神大愛的人,才會願意捨已,才會真正的為主而活:「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因我們想一人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並且他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林後5:14-15。「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太16:24。神要我們跟隨祂的人要捨己,意思即是要我們離開以自我為中心的生活,過一個以主為中心的生活。這與人要維護及提昇自己的自尊心的道理完全相對。

 

有人以為心理學及輔導學對我們學習待人處世有有幫助,其實我們不根本不需要從心理學及輔導學中學習待人處事的道理。聖經本身已經非常足夠。聖經教導人要愛人如己;教導我們金律「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路6:31;教導我們要「愛仇敵,為逼迫你的人禱告」;教導我們「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互相寬容、用和平彼此聯絡」弗4:2;教導我們要「寬恕人七十個七次」;教導我們「要彼此同心,不要志氣高大,倒要俯就卑微的人,不要自以為聰明」羅12:16;教導我們「污穢的言語、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隨事說造就人的好話、叫聽見的人得益處。」弗4:29;教導我們「你們的言語要常常帶著和氣、好像用鹽調和、就可知道該怎樣回答各人。」西4:6;教導我們「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林前13:4-5);教導作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教導作丈夫的要「愛妻子,不可苦待他們」;教導作兒女的要「凡事聽從父母」;教導作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恐怕他們失了志氣」西3:18-21。請問若有人照著以上教導去作還不足夠麼?難道我們要效法輔導學的方法不擇手段地討人喜悅,一味以人為中心的去維護及提昇所謂的「自尊心」,而將聖經中的要道如責備、管教、誠實、罪惡感、自卑、捨己等置之不理?

 

自尊心對於一個未信主的人可能真是很重要,人若沒有了自尊心,可能真的在許多事上灰心喪志,甚麼都作不來。但對於信主的人自尊心真是不值一屑的。保羅是一個大有學問才幹的人。他怎樣看自我形像或自尊心呢?「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堶惇△菕v加2:20;「罪人中我是個罪魁」提前1:5;「我本來比眾聖徒中最小的還小」弗3:8;「我在你們那堙B又軟弱、又懼怕、又甚戰兢。」林前2:3;「這事誰能當得起呢?」林後2:16。保羅在現今的心理學家及輔導專家的眼光中,可能是屬於自我形象很低及極度缺乏自尊心的一類。但我們認為保羅是一個真正認識自己及認識神的人,他在神面前是最有用的,因他最能抓著神的能力,在神面前最顯剛強:「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堙B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 神、不是出於我們。」林4:7;「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了。」林後129-10。這真是「剛強的軟弱」,「大能的無能」!

 

若我們學習保羅向神自卑,捨己,承認自己軟弱和無能,棄掉甚麼提升自尊心的錯謬輔導學理論,返回聖經中寶貴的教導,真正認識自己價值及神無條件的愛,使我們在神面前作一個真正有用,真正為神而活的人。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