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派」被出賣了


吳羚芳譯,吳主光重新編寫

本文原著取錄自由 DAVE HUNT 主編的
「庇里亞人之呼聲」雜誌(THE BEREAN CALL)
P.O. BOX 7019 BEND, OREGON 97708 USA
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教會歷史上五百年來最觸目的一件大事發生了。福音派的巨頭與天主教簽處了一份「宣言」,名為「福音派與天主教於主後第三千年之共同使命」。這份文件可以說是推翻了西歐歷史上的宗教改革,對基督的教會造成難以估計的傷害。

據消息謂:

「這一次天主教與基督教福音派聯合起來本來是為反隋胎及色情刊物運動而努力,但現今他們卻進一步要求他們的會眾作一次信仰的「大躍進」:互相接納對方為基督徒....福音派的巨頭,包括了PAT ROBERTSON, CHARLES COLSON 與天主教的保守派領袖今天一同合力,將那捆綁他們在一起的繩索拉得緊緊....他們鼓勵雙方的信徒,從今以後不要彼此針對,更不要拉對方的羊加入自己的教會。前美國全國福音派協會的主席,現任 GENEVA 學院校長的 JOHN WHITE 說:這次的宣言正標誌著美國宗教歷史上的『全面勝利』。其他福音派的支持者,包括了美國最大的宗派、美南聖約浸信會(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 )本土差傳部的巨頭們;學園傳道會的創辦人 BILL BRIGHT,惠頓大學的 MARKNOLL ,神召會的 OS GUINNESS, JESSE MIRANDA,FULLER 神學院的院長 RICHARD MOUW,及著名的 J.I. PACKER 和 HERBERT SCHLOSSBERG等。」

對於這個「宣言」,美國全國福音派協會南加洲的主席 ROBERT SIMONDS 加以稱讚說、他個人希望這「宣言」在將來可以「促進天主教與基督教福音派之間的合作....」。以前福音派,天主教,摩門教,統一教等,也曾為推動社會關懷和同共的政治目標而合作過,只是不算成功而已。不過、那一次的合作卻奠定了這一次聯合「宣言」的根基。以上這些福音派著名領袖,讀者可能不太認識他們,但在那些認識的傳道人和基督徒來說,這實在是太駭人聽聞的事,聞者莫不感歎地說:「死啦!死啦!他也在名單之內!」因為這些人,一向都是許多愛主的基督徒所異象敬佩的,他們簡直就是代表了整個福音派,他們曾經作出的供獻,可以說是歷史上轟轟烈烈的。但是、今天他們都一同出賣福音派教會了。

這「宣言」的影響

這些代表福音派在「宣言」上簽署的人是否重生得救的基督,因為這一次的行動,實在叫人懷疑,可能一時軟弱,被撒但利用了吧。但是我個人卻相信、他們所簽處的這份「宣言」文件對整個福音派所有教會確實造成最少一千年以來未曾有過這樣大的傷害。因為此份「宣言」已經被譯成西班牙文,波蘭文,萄葡牙文,及俄羅斯文.有關方面這樣做,分明是要使之流通天主教的拉丁美洲及東歐,我們有理由相信很快便會對全世界基督教做成革命性的影響。

事實上、近年來在基督教圈子內,最熱門的問題,不再是靈恩運動,而是基督教廣泛地接納天主教。眾所週知的,香港屬靈書室年來銷售天主教的靈修書籍達到最高峰,是因為被譽為「基督教四大天王」的幾位年青神學家,尤其是溫偉耀所影響;幾年前、以王永信牧師為大會主席在新加坡舉行的「主後二千福音會議」,就請了五位天主教神父在大會中講述天主教的福音工作,大會結束時還報告說「非常成功」,但卻故意隱藏了拉丁美洲全體代表憤怒地另發表宣言,抗議大會接納天主教;香港信義會神學院也公然請來天主教神父任教神學;香港不少教會成群結隊的到天主教的靈修院、實習天主教的靈修方法;筆者在北美洲也親眼看見,不少神學院以研究天主教的靈修神學為主要教授題材;最近筆者溫哥華遇見海外神學院一位校友曾憲裕弟兄,因為其事奉的教會總會接受天主教的緣故,憤然離開教會,溫哥華一些屬信義宗的教會也表態接納天主教徒為弟兄……。這些現象、都是筆者年輕時所絕對想象不到的,那時、我們所認識的任何神僕,都反對天主教,都反對靈恩運動,對新神學派和大合一運動劃分非常清楚的界線,但現在、形勢大大不同了,連一反最反對天主教的福音派都與天主教拉上關係了。

改革歷史的回憶

報導這福音派與天主教簽處「宣言」件事的 DAVE HUNT,曾細心閱讀那份長達二十五頁、上面蓋有「未可公開傳閱」字句的「宣言」文件,他發現內文還有一點好,就是「宣言」文件堶掘埴茼茤Z白地列明天主教,福音派,兩者在主要信仰上的分歧,並沒有半點避諉,但對於「怎樣清楚得救」這個最重要的問題、卻是隻字不題。反之、叫人感到驚訝的,就是這份文件宣稱所有天主教徒都是基督徒,與福音派的基督徒完全一樣,所以都是「主內的弟兄姊妹」。倘若這份文件所宣稱的是對的話,五百年前西歐的宗教改革事件就是一個極其錯誤的悲劇,是我們應該加以排斥的。可是、我們還記得那兩位著名的宗教改革殉道者 HUGH LATIMER 和 ICHOLAS RIDLEY,前者原是英國有名的佈道家,他與後者背對背的被綁在火柱上,在快要被燒死前,HUGH LATIMER 大聲說:「安心吧,RIDLEY 大人,人生不過如演戲吧了。今天我們靠著神的恩典,要燃點這兩枝臘燭,照亮整個英國,我要求神使之永不熄滅。」可惜、這兩位忠心耿耿的殉道者,和其他數以萬計的宗教改革家,想也想不到,後來吹熄他們所燃點的臘燭的人,竟然是承繼他們所保全的福音的福音派領袖。

我們知道、在宗教改革前一千年、已經有許多基督徒離開天主教,其中有上萬的信徒因為信從聖經、背叛天主教而被屠殺。單單是教皇 PIUS 三世、就在一天之內殺了六萬名基督徒。他的軍隊攻陷了法國的 BEZIER 城,然後進行屠城,之後他還自豪地宣稱這是他出任教皇以來「最光榮的成就」。馬丁路德卻為這些殉道者感到虧欠.他指出:「我們並不是第一批人指摘教皇就是敵基督,因為早許多年以前已經有極多的偉大神僕(他們的數目無數,他們的事蹟將永被記念),起來坦誠地,清楚地,作出同樣的宣告了。」

神藉著馬丁路德所說的這些 VAUDOIS人, ALBIGENSES人,WALDENSES 人所帶出的好見證,又使用了不少早期福音派的弟兄,成功地說服了一些天主教的祭司和僧侶相信聖經真理,揭發了天主教所傳的不是福音,不能叫人得救,只能叫人失落。其中有著名的 JOHNWYCLIFF(1329-84),JAN HUS(1373-1415),JOHNNES GEILER VON KAYSERSBERG(1445-1510)等人,他們起來傳純正的福音。當時他們希望他們的教會會接受改革,可是、教會的反應竟是將他們燒死。馬丁路德和其他宗教改革家都因為相信聖經的緣故,明白自己和其他天主教徒都是未得救的,於是他們都起來傳揚因信稱義的福音,指出天主教藉聖禮和功德的方法來自救、是錯誤的。為此、他們都被天主教趕出教會,並且無數基督徒因而被屠殺。

今天福音派的領袖們承繼了宗教改革家們所遺留下來給他們的福音,他們才能成為「福音派」,但時至今天、他們竟然與天主教簽處了合一的「宣言」,出賣了福音派教會。他們好像要我們相信:那些宗教改革家都是歷史上的騙子;天主教的教徒其實都是得救的;歷史上千萬天主教徒因為相信了因信稱義的真理而離開天主教、都是大逆不道;在基督徒的定義上,整個福音派都一直被錯誤了;COLSON, ROBERTSON, BRIGHT 這些人、現在正要為天主教被宗教改革運動所傷害、及教義被改變而平反。

「宣言」的內容又指出, 因為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都接受了「使徒信經」, 就是承認基督「在本丟彼拉多手下受苦, 死了、並且埋葬了....」因此都是基督徒。但是、我們知道,這信經並沒有將羅馬書一章十六節所說因信稱義的真理,和叫人得救的福音清楚地表達出來。事實上、使徒信經寫成的時候,天主教還未形成,使徒信經無從叫人防避天主教的異端思想。我們也知道、摩門教也接受使徒信經,但他們不是基督徒。試問、天主教徒只接納使徒信經,怎可能因此就稱他們為基督徒﹖

天主教一直沒有改變

筆者曾經聽見不少熱心的基督徒說:「天主教豈不是改變了許多嗎﹖為甚麼還要針對他們呢﹖」筆者反問他們說:「你們有讀過天主教公報的文件,說他們已經改變了嗎﹖他們將那幾樣使他們成為異端的神學思想拋棄呢﹖」不!天主教不但沒有改變,反而變本加厲,比以前任何時代都更遠離聖經的真理。

今天天主教的教義並沒有改變。它像以前一樣反對福音派對主釘字架和罪惡得赦免的觀點。根據梵帝崗第二次會議(VATICAN II, FLANNERY'S EDITION, VOL.1 ),和梵帝崗最新出版的「普世天主教要理問答」,今天的天主教相信:「基督的死使基督得到許多『滿足和功德』(SATISFACTIONS AND MERITS),貯藏在教會的『功德庫』堶情A這『功德庫』還藏有『聖母馬利亞和許多聖人的祈禱告和善行所帶來的功德(他們得到過多的功德、不但可以拯救自己,還有很多用剩的功德捐給教會的功德庫)。在教會最早的時期,用獻上好行為來救贖罪人的做法已經開始了....就是藉著聖人的祈禱和好行為....使不至於死的罪得以洗淨、塗抹和救贖...這是為照基督的榜樣,跟隨祂的人都要背起他們自己的十字架,贖去自己的罪,又可以贖別人的罪。他們確信他們可以(靠著好行為和受苦犧牲)去幫助別人從神那堭o到拯救。」

天主教的神父藉著「七個聖禮」來支取「功德庫」堛漸\德,然後分期一點一點地分配給天主教徒,好分期贖去他們的罪。他們從來沒有一個人經歷過「出死入生」的(約5:24),只能藉著教會的幫助得到救恩。如果有人敢說自己已經靠著耶穌基督一次過完成的救贖工作而得到完全的救恩的話,他就要被趕出教會。天主教的信條、信經、要理問答等,都否定了福音這最重要的部份,任何人若確定和相信這部份真理,就要被咒詛。梵帝崗第二次會議的記錄第一頁開始就這樣說:「藉著聖禮,尤其是是聖餐時、主耶穌被殺獻為祭,我們的救贖工作才得以完成。」

從這一點看來,我們可以清楚地認識到、天主教相信救贖工作是由教會的聖禮促成的。但保羅明明的說:「我們藉這愛子的血、得蒙救贖(是現在式的,指現在立即靠基督得到救贖),過犯得以赦免,乃是照祂豐富的恩典。」希伯來書 9:12又說:「並且不用山羊和牛犢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進入聖所, 成了永遠贖罪的事。」這是說,救贖的工作已經完成了,用不著人用聖禮和功德協助完成。但可惜、這個真理一直被天主教所否認。

天主教認為基督的死是繼續進行著的,所以他們的彌撒不是為了記念主完成了救贖大工,而是為了將基督再一次在祭壇上犧牲,成為祭,使人可以藉彌撒得到赦罪,而且人也可以分期一點一點地得到功德和恩典。天主教的袖珍字典這樣解釋說:「彌撒是一個真實叫人與神和好的祭,人的罪過得到赦免……彌撒又是一種由神定規的神聖方法, 好將各各他山上的功德應用到人的身上。基督在各各他山上為世人贏取了得救所需要的功德,但這些功德是逐漸的,不斷的,藉著彌撒分賜給人的……。祭司是不可缺少的,因為只有祭司才有權柄和能力將餅和杯中的萄葡汁轉變為基督的身體和血....彌撒中的祭越舉行得多,帶給人的福氣就越多(這是說、主在各各他山上的成就是不夠的)。」

天主教又相信,人死了,彌撒還可以繼續將恩典帶給他,只要他的親人替他購買「彌撒卡」,在為死人進行的彌撒中,將這些卡放在壇前,這樣就可以減短死者在煉獄中受苦的時間。單單靠基督的死是不足夠使我們升到天上的,還要藉著彌撒,歌頌聖母,善行,「為別人背十字架」等才能夠。從神父那裡獲得贖罪券(INDULGENCE)也可以縮短煉獄的時間。 CHARLES COLSON在他所著的「這身體」(THE BODY)一書第 271頁中指出:天主教不再有贖罪券這回事了。但事實上、梵帝崗第二次會議頒下了長達十七頁的諭旨、論及贖罪券的教義,而且還宣告任何不接受這教義的人都要受咒詛。

天主教徒得救嗎﹖

我們經常聽見有人會這樣說:「你不會否認、有一部份天主教徒是得救的吧。」我們也承認、很可能有一少部份沒有跟隨教皇指定的信仰的天主教徒是得救的,但要和這份宣言一樣說「所有」天主教徒都是得救的,這實在是距離太遠了。按上文所指出的天主教信仰,有誰可以說他們是得救的呢﹖倘若有天主教徒照聖經的真理信主得救,我們認為他們必須先肯定天主教的信仰是錯謬的。一個人不可能同時相信兩個互相反對的教義:他不能相信因信稱義、又同時相信可以靠著天主教的聖禮和功德得救。在此筆者忠告那些自認照聖經信主得救的天主教徒,你們若不離開天主教,你們會絆跌許多人,他們為你們的緣故以為做個天主教徒是可是得救的;再者、你們若肯誠實在眾人面前表示自己因信得救,你你遲早都會被天主教趕出來的。

DAVE HUNT 弟兄曾經接觸過數千個清楚得救,但卻是離開了天主教教會的天主教徒。可以肯定、沒有人可以藉著做一個天主教徒得救,只有藉著相信福音才能得救。據統計、有人最近在西班牙訪問過二千個家庭,只有兩個抗羅宗的基督徒知道福音是甚麼,其他一千九百九十八個天主教徒都以為善行、去禮拜堂等,可以使他們上天堂。我曾經在西班牙遇過一些宣教士,他們指出,他們在那堣u作了十五年,他們從未遇見過一個清楚得救的天主教徒。他們因為知道數以百萬計的天主教徒仍未得救,所以他們才到西班牙去日以繼夜傳福音給他們。

現在福音派與天主教的聯合宣言竟然呼籲我們不要傳福音給對方的教徒。福音派的領袖們這樣做,實在是限制了佔全世界百分之二十五人口的天主教國家有機會得到福音,這實在是一種暴行。他們的宣言豈不是表示,現在仍然在拉丁美洲,在意大利,在西班牙工作的宣教士,必須立即離開這些天主教的國家﹖

可是、COLSON等人並不為這些真正得著救恩的天主教徒高興,反而說、他和其他人都「感到十分難過,因為最近在傳統的天主教拉丁美洲興起了抗羅宗運動,而且、在傳統天主教或東正教的東歐、中歐和俄國境內興起了抗羅宗。」請 COLSON 自己親自到拉丁美洲去走一躺,看看那裡的天主教怎樣與異教和通靈術混合起來!看看數以千萬計的失喪靈魂因為受了天主教的欺騙而落到永恆的審判中!你們看了之後,你們還認為可以簽處那份可恥的「宣言」,要我們停止不再拯救天主教徒脫離地獄的永火嗎﹖我個人相信、許多自稱為「福音派」的人,不一定是真的基督徒。在福音派的教會中,要得到一個會籍是相當容易的事,這些人可能是滲進去的「稗子」,有可能是未經歷過聖靈重生和主寶血潔淨的。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