謹防「學術派」

 

以前的神學院,的確是培育靈性,增進聖經知識、操練恩賜的地方。這些神學院大都是由敬虔愛主的神僕帶領及管理。他們的聖經知識當然是非常豐富,但一般信徒對他們最深刻的印象往往是他們敬虔的見證與生命,而不是他們的知識。所以他們栽培出來的學生很多都是著重生命見證及靈性操練的工人。可惜今日的神學院,很多都已經大大的變質,不看重神學生的靈性操練,用屬世的學問代替聖經知識,用學術成果代替屬靈恩賜,甚至與異端交流及合作,失去真理立場。神學院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最主要的原因是當上一輩帶領神學院那些敬虔謹守的院長及導師漸漸退下去的時候,神學院被一些高舉知識,輕看敬虔的操練及不理會真理立場的「學術派」學者們進佔了。這些神學院,以前的確是被神大大使用過,曾訓練不少很好很敬虔的工人,以往每當提到這些神學院的名字總是令人欣賞及嚮往的。可惜現在一聽到這些神學院的名字卻是令人拍腳嘆息。若有弟兄姊妹有心事奉主,想著要裝備自己而報讀這些神學院,我們都會非常擔心,不是害怕他們讀完過丟了信仰(我們也不是這麼極端),而是十個有八個讀完出來後都會失了以往謹守真理及分別為聖的立場,漸漸變得「開明」起來,對於以前認為是錯誤,不能容忍的道理改看為「不同」而已;對於傳錯謬道理的教授們開始「愛心包容」、「互相欣賞」,並且進行「學術交流」,從而「互相學習」;但對於保傳統守,與世分別的教會開始「指指點點」,認為他們是偏激狹窄,破壞合一的主謀。學術派實在嚴重破壞神學院的敬虔的屬靈氣質及與分別為聖的見證。現在讓我們細心看看學術派怎樣令到神學院變質:

 

1. 著重屬世知識

 

任何人拿起他們一本神學院課程簡介及神學期刊都可以本人所言非虛。什麼聖經文學、心理學、輔導學、社會學、教會管理及行政學等等,精研聖經的科目卻越來越少。曾經有某間神學院在院訊中提及他們有四項工作計劃加強大陸與海外中國學者的學術交流,內容是這樣:「第一,學術研討計劃……開展中國文化學者、西方文化學者和基督教神學文化學者之間的對話,藉此把福音和靈性貫通中國人的心靈,也藉此把中國的文化及心態介紹給西方,……。第二,訪問交流計劃;資助國內外有影響的文化學者和宗教學者來中國事工部短期訪問,同時中國事工部派人員前往大陸舉辦基督教與中國文化關係研究的講座。通過雙方交流的方式,為文化對話提供模式、範疇、方法及規律。第三,文字出版計劃:……出版『基督與中國文化叢書』……出版『文化中國季刊』……第四,專題講座計劃:為海外的華人基督徒和關心中國文化的人士舉辦各項專題講座,增進中國與世界的溝通,也發展當地的多元文化。」略看該院以上的工作計劃,真不知道神學院是世界的文化機構還是聖經學院?再看那些所謂有名的神學院的期刊內容是什麼:「由人的超越到神的存在-約翰.麥奎利的人類論證」、「基督教的『內在與超越』神觀-對劉述先「純粹超越神觀」的回應」、「唯名論與中道實相-比較奧康與智顗的思想」、「孔、孟、荀與潘霍華的群己觀-從成人之道著眼」、「巴特的迦克墩基督論模式及其對整合神學與教牧輔導之含義」、「莫特曼的聖靈基督論與《易經》生生不息的道」、「後現代與靈修神學」、「當代亞他拿修歷史研究之反思」……各位弟兄姊妹可以自行定斷,究竟神學院是否走歪了路?請問這些所謂神學論文對我們一般的基督徒的靈性有什麼用?未信主的人會因為這麼「神學論文」信主嗎?莫說不信主的看不懂,就是連信主很久的人都看不懂,就算看懂也不明白有什麼用。我不禁要問,這些論文是寫給誰看的?是中國大陸家庭教會的信徒嗎?我發覺現今香港神學院訓練神學生的內容與方向與國內信徒所需要的嚴重地脫節。最近我看過一套關於中國家庭教會的紀錄片。看到他們單純熱切的跟隨主,每天讀經、祈禱、交通、唱詩、作見證,心堳D常感動。奇妙的是,帶領教會的人絕大多數都是沒有受過正規神學訓練的工人。可以這樣說,他們沒有今日香港神學院所標榜的那些所謂「神學知識」,但他們心堳o滿了神的道。神用這些人來復興中國教會(有統計說現在中國大陸有七千萬人信主),這事實足以令這些學術派人士汗顏。若有一天一位家庭教會的信徒在街上偶然撿到一本這些神學院出版的所謂「神學期刊」,看到其中的題目及內容,看到這一大堆高深莫測的神學名詞及述語,這人一定大惑不解,不知香港的基督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懷疑香港信徒所信的與他們國內信徒所信的是否同一個信仰!現在我再請那些神學教授們回答我這個問題:究竟這些神學期刊是寫給誰看的?是寫給讀過神學的人看的嗎?因為只有讀過神學的人才看得懂。那麼他們為什麼要看呢?神學院的教授們明知這些文章不是用來傳福音,也不能用來培育信徒靈性,只好自其說這些論文是用來提高基督教在社會上的地位,讓人知道基督教其實是博大精深,學術超群, 從此對基督教另眼相看,最後願意歸服基督。各位弟兄姊妹,你們會接受這個解釋嗎?這理論出於聖經何章何節?學術派終日批評以往傳統保守的傳道人靈意解經,幾乎說到是離經背道的地步,但靈意解經總有聖經明文的根據,而帶出的屬靈教導往往都是正確的,但學術派發明的理論卻更「自由」及「私意」,可以完全不根據任何聖經經文而更大膽地假設。這些假設根本完全沒有經過科學性的考究,但這些假設卻蒙騙著大批神學生入讀他們的神學院,日以繼夜地學習閱讀、分柝及寫作這些所謂的「神學論文」 以完成他們的神學學位,以為拿不到神學院所發的碩士甚至博士學位就不能作神的工人,真是何等可悲!

 

2. 背棄敬虔的操練

 

學術派雖然口口聲聲表示他們也重視教導聖經,但事實卻證明他們是口不對心。不信可以拿以前神學院與現今的神學的課程簡介作來對照。研讀聖經科明顯是越來越少,而與聖經無關的科目卻越來越多。重視教導聖經?被他們批評的倪柝聲先生,每天看十九章聖經,風雨不改。被他們譏諷「靈意解經」的宋尚節,在一百九十三天內,把聖經讀了四十遍。現今的神學教授們每天看多少章聖經?總共看過聖經多少遍?當然,看得多不一定能證明什麼好的來,但看得少就確實可以表明到一些事實!然而,最嚴重的問題還不是神學院不著重教導聖經,而是他們也不行聖經。他們不斷批評以前的屬靈偉人什麼靈意解經、還原主義,但他們謹守聖經及敬虔生活的態度,他們實在學不到一成。以前的聖徒生活簡樸,輕愛享樂,有受苦心志。現今的神學教授高薪厚職,物質豐富,生活寫意。以前的聖徒生活及事奉單單仰望神的供應,不向人問捐求款,有屬靈的氣節。現今的神學院向人又求又借,用盡全有屬世的方法來勉強維持工作,賣旗籌款、賣物籌款、步行籌款、信心認捐、銀行借貸,雖然如此,但還是弄到入不敷出,欠債纍纍。到最後關頭還是要硬著頭皮向信乞憐求救。這叫作信心倚靠?這叫作榮耀父神?他們不斷地批評屬靈前輩的「靈意解經」、「信心生活」,但他們的信心操練卻是一團糟,完全沒有信心可言。再看看操練敬虔這一方面,任何用心讀聖經的人都必定看到,主耶穌要我們屬祂的人分別為聖。但我們看到,現今的信徒是如何世俗化及與世為友,大部份信徒都沒有與世界分別的意識。何解?因為傳道人沒有教導。為何不教導?因為他們在神學院受訓時他們的神學教授也沒有如此教導。神學院本身也是用著各種屬世的方法來教授神學及經營神學院。神學院儼如一所屬世的大學一樣。他們出盡辦法去籌款、爭取學生、提高學院的學術地位、增加工作機會等等,什麼分別為聖的立場根本沒有多少人理會。多年前已經有神學院著書立說批評以前來華的西教士不懂中國人的傳統表達孝道的文化,說他們禁止中國信徒祭祖是錯誤的,甚至指他們這樣作是「阻礙國人信主」。這說法簡直是離經背道及歪曲事實。聖經文明禁止信徒拜祭死人,這些西教士只是忠於主及聖經吧了,怎麼抹黑他們為「阻礙國人信主」? 他們將寶貴的青春甚至生命都獻給我們中國人了。中國的傳統文化?難道不合聖經的文化傳統也要接受嗎?不可以為主摒棄或改變嗎?企圖將聖經標準降低來遷就這個世界的文化及風氣,這就是近年來神學院帶給現今教會的其中之一個果子。

 

3. 失去了聖經的立場

 

現今的學術派嚴重的忽略了聖經立場。今天許多神的工人,終日只顧工作,輕視真理的立場。撇開那些明顯是異端邪說的不說,現今許多工人及信徒對許多重要真理的立場採取「中立」態度,就算有人肯定自己所信的是真理,但也不敢指出其他與自己所信有衝突的道理為錯誤。今年四月非典型肺炎爆發期間,有基督教人士聯同異端及其他宗教人士同心向神祈福,神學界人士及有名望的牧師們有誰站出來批評這悖逆的事?極端靈恩派所提倡種種光怪陸離的所謂神蹟奇事,什麼積極思想、視覺幻術、神醫奇事等等異端邪說,神學教授們又有誰出來抵擋它們?世俗佈道家任意將榮耀的福音內容變成逗人喜歡的搞笑材料,他們為什麼不起來阻止?天主教的拜聖母及聖人、不信因信稱義、靠行聖禮得救、煉獄、教皇無誤等異端道理,又是如何促使神學界人士與他們稱兄道弟及共同合作?究竟他們的真理立場去了哪堙H 不但如此,學術派還不斷攻擊傳統保守的教會路線,抹黑以前為主走窄路的屬靈偉人,為他們所主張的那套神學思想鋪路。他們反對屬靈教訓完全正確的靈意解經(就是連用靈意解雅歌也不許用靈意解試問不用靈意看雅歌會有甚麼屬靈教訓可言?),將主張人有靈、魂、體三部分的三元論說成類似諾斯底派的異端,將嚴守聖經教導及緊照早期教會模式的傳道人說成為偏激自大的「復 原主義者」,然而他們毫不理會神大大賜福給他們的事實。反觀現今許多的所謂神學,才是真真正正的異端邪說。現在有神學院公開教授新派神學(反對基督的神性及神蹟)、新正統神學(不信聖經無誤)、靈修神學(中世紀天主教修道院的神秘主義)、同志神學(倡導同性戀)、婦女神學(倡導婦解運動、容讓女人帶領教會)、靈恩神學(極端地高舉說方言及神醫恩賜)、心理輔導學(高舉人的自尊心,以人為出發點的輔導學)、毀滅主義(不信地獄刑罰是永遠的)、俗世主義(撤銷聖經中「不要愛世界」的教導)、進化論(世界及所有生物(包括人)是進化來的)等等。有些神學院雖然不接受這些,但仍會與信這些教義的神學院交流及合作,絕少出書指證他們的異端錯謬叫弟兄姊妹提防(神學院本該是護教的大本營),終日只顧什麼「文化研究」、「社會研究」、「文學研究」等。有一句聖經正切合說明這些神學院的今日的光景:「你們這瞎眼領路的,蠓蟲你們就濾出來,駱駝你們倒吞下去。」(2324)。真是可悲。

 

總括而言,學術派的所作所為正在破壞教會以往屬靈的傳統及路線,我們不能不提防。他們攻擊我國傳統保守的傳道人及其所持守的道,企圖為推行他們那套神學思想而鋪路。當然這些可敬的傳道人不是完全沒有錯誤,因為他們也是人。但我認為學術派根本是沒有資格批評他們,因為學術派比這些屬靈前人實在相差太多倍了:學術派注重屬世學問,輕看聖經;學術派背棄虔操的操練,領導神學院及教會走屬世的道路;學術派沒有持守聖經的立場,為真理爭辯,反而處處與異端及錯謬道理妥協。試問這樣的人如何能公正地作出合理的批判呢?「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當然,我不是抹煞有的神學院及神學教授或導師。感謝主,現在仍然一些神學院及神學導師注重教導聖經、不被世界同化、持保守敬虔的屬靈路線、為竭力為真道爭辯。願主賜福給這些與主同心的工人。我也願神賜智慧給凡有心志作神僕人的信徒,叫他們小心提防在這末世在基督教圈子中一些似是而非的事,免受學術派的蒙蔽。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