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恩典主義

 

幾個世紀前,加爾文的預定論還廣為教會所接受。坦白說,預定論雖然有些地方頗具爭議性及難以解明,但它不少的主張著實有聖經的根據,如人的敗壞、神的主權、神的揀選、神賜信心及永遠救恩等道理,都為大部份信徒所贊同。可惜不久之後,有一派人士將這主義極端化,將神的主權與人的責任對立起來,主張既然神已經定了誰得救誰不得救,我們就不需要普遍性去傳福音。又說神預定人得救,即是說預定人滅亡。這些人稱為極端加爾文主義者,他們令福音大受阻撓,令加爾文主義大受毀謗及厭棄,禍害留存在今時今日。現今還有人認為信預定論的人是不會熱心傳福音。可見一些本來純正的道理,若有人按己意將它們極端化,它們不再是真理,反成了與真理相對的歪理,絆倒了好些信徒。

 

現今也有一些信徒將一些本來很榮耀的真理極端化,使這些真理蒙上陰影。其中一個例子是極端恩典主義。甚麼是極端恩典主義呢?極端恩典主義就是將恩典高舉到一個地步,越過了聖經的界線,甚至將聖經其他的真理也抹煞了。首先我要說明,我不是反對神的恩典,也不是反對高舉恩典,因為這的的確確是聖經的真理,而且是非常寶貴的真理。我相信每一個真正得救的基督徒會反對我們需要神的恩典這回事。但若有人將這道理極端化了,使它與其他真理相立起來,這就很危險了。極端恩典主義是論點是甚麼呢?他們說一切都是神的恩典,基督徒的生活、工作、事奉都要依靠神的恩典。這話實在沒有錯。但他們接著說,神的恩典是白白的,是無條件的,我們得著這些恩典的途徑只是簡單的信靠及仰望,其他一切的行為為要得著神的恩典的,就是律法主義。他們又認為新約信徒根本不需要再遵守律法,因為律法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是恩典時代,我們現今的地位只是享受恩典。他們引用一些經文說及人是因信稱義,不是靠律法稱義,基督已經替我們完全了律法,我們不在律法之下,及恩典之下等等來支持他們的理論。現在讓我們細心分析他們的論點是否合乎聖經。

 

錯誤一:對恩典意義的誤解

甚麼是恩典呢?照一般神學字典的解釋,恩典為神將祂的恩惠給予那些不配得的人。重點是在「不配」這個字。神可以無條件地將恩惠給予「不配」的人,也可以有條件地給予「不配」的人。舉例說,有一位慈善家答允給某人數十萬元作為他讀大學的學費,條件是他能完成中學課程。若他真的完成了中學課程而得著那筆款項讀大學,難道這是他配得的報酬?這豈不也是恩典嗎?極端恩典主義者堅持沒有條件的恩典才是恩典,這實在誤解了恩典的意義,也越過了聖經的教訓。聖經中滿佈了神要求人作出某些表現才會賜福的教導,例如因信稱義、認罪得赦、謙卑得高升、虛心得天國、憐恤人的被憐恤、清心得見神、自潔作貴重器皿、向標竿奔跑得獎賞等等,這樣的經文實在數之不盡。有些人企圖強解這些經文,說甚麼得著這些恩典之前的要求不是條件,而是結果。拿登山八福的第一福為例,他們解說是神首先賜人天國的福氣,所以他們就虛心了。但這樣解釋合乎理嗎?若然,那麼第二福豈不是說因為神安慰了你,所以你就哀慟了?或者是,因為神赦免了你,所以你就當認罪?因為你稱義了,所以才要信?這樣解釋豈不是 超乎常理?當然許多時候我們是先有了恩典才有能力作出某些行為及表現,正如有些經文也說到神也會無條件賜給我們恩典,不論我們的境況如何。我們承認在這個真理。但這也不構成任何矛盾及衝突,因為如我以上說過,有條件及無條件的恩典也是恩典。重點是,無論是有條件或無條件,這些恩典都不是我們賺來及配得的。其實,所謂得恩典的條件,豈不也是靠神的幫助才能達成?所以他們根本不需要去曲解聖經來遷就他們的想法,甚至說要達成條件才得恩典的就是律法主義云云,根本沒有人否定恩典的地位,要達成條件的能力一樣是神 所賜的恩典!

 

錯誤二:對律法之功用的誤解

除了對恩典的意思有誤解外,他們對律法的功用也有所誤解。他們以為律法主要是為舊約時代以色列人而設的,因為以色列人是靠守律法得救的。但在新約時期律法的功用已經停止了,因為基督已經成就了律法。我們新約的信徒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所以我們根本無需要守律法。乍聽之下好像很有道理,其實是對律法的功用有誤解。神從來沒有意思叫人守律法得救,聖經清楚地說,律法是叫人知罪,不是叫稱義。倪柝聲先生甚至說,神設立律法的目的是叫人去犯,不是叫人去守。這種說法似乎很危險,也遭到一些人的批評,但仔細思想下,他的意思應該是,神設立律法的目的是叫人知道自己不能不犯律法及達到神的標準,覺悟得救是不能靠自己,而是單單靠神。雖然舊約中似乎是有些經文說到人要遵守律法才得生命,但神的意思明顯不是要人完全遵守律法不犯罪而得救,因為神在律法中已指示祂的子民犯罪後如何獻祭來贖罪。神一早知道沒有人能完全遵守律法,所以神不是叫人靠他們的行為來得著救恩,反而是要人因信從神而盡力遵行律法,又按律法中記載的獻祭來贖去其罪。說來說去,無論是舊約時代或新約時代,人都是靠信心得救,不是靠行為得救。希伯來書清楚說明了這一點。那些舊約的聖徒全都是憑信心得著神的悅納的。這樣看來,那些提倡新約時代再不需要遵守律法,因為現在已經不需要守律法而得救的主張是錯誤的,因為從頭到尾人是不是靠律法得救,而是憑信心得救。律法的功用是顯出神至高完美屬性及標準,正因如此,就叫人因無法達到而知罪及感到無助,以致人能謙卑地去信靠這位神而得救。新約時代我們信靠的對象當然是主耶穌基督,在基督降生前以色列人則要信靠律法上所要求的那些祭物來贖罪得生,而那祭物其實是預表耶穌基督。人從來不是靠行律法的義來得救,但神定規要我們遵守的律法卻是領我們去信靠基督的唯一途徑。不知那堥茩蚢D理,說新約時代信徒不需要遵守律法。舊約時代關於以色列民族日常生活的律例及獻祭守節的規條的確不需要去守,因為那些部份是有時間性(主來之前)及地方性(以色列國)的,但律法中道德的律(主要是十誡)我們卻要繼續遵守,當然是遵守律法的精義,不是外表的儀文。有人竟然說在新約中找不是神叫人守律法的道理,但看看以下的經文便知道事實並不是如此了:「惟有詳細察看那全備使人自由之律法的、並且時常如此、這人既不是聽了就忘,實在行出來,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雅1:25;「你們既然要按使人自由的律法受審判,照這律法說話行事」雅2:12;「凡犯罪的,違背律法,違背律法就是罪」約壹3:4。神所有的命令都是祂的律法,若你不聽神的命令,你就犯了罪,犯了罪即就是犯了律法。誰說神廢掉了律法?誰說信徒不用遵守律法?事實是,違背律法的就是罪!

 

錯誤三:對遵守律法的誤解

如以上所說,律法是表現出神完美無暇的屬性及神對人至高完美的要求。每一個想靠守律法而得救的人注定是失敗,聖經說我們沒有一個能靠()律法稱義,上一段我們已經解釋得很清楚了。但極端恩典主義者竟然從這點跳到一個結論,說既然我們絕無可能百分百遵守律法而得恩典,我們就無須遵守律法。他們的觀念是,人沒有責任去作一些他們沒有能力作的事,神不會這樣叫人作。這是人的邏輯,人的想法。神的邏輯卻是:無論你作到或作不到,只要是神的命令,你都須要去作!但有些人必定會喊叫說:但我真是作不到呀,怎樣能得神的恩典呢?其實這個問題,幾百年 前的清教徒已經解釋過了:

 

「但你會說:「若只有那些聽了神的道又去遵守的人才有福氣,那麼這些有福的人如何找得著呢?因為世上活著的人有誰能夠完全遵守及活出他們所聽見的?我聽過很多被斥責而我卻無法仰制的罪惡。我聽過很多催促我們履行而我卻履行不來的責任。我聽過很多勸勉我們去運用而我卻運用不到的恩典。既然沒有一個人能遵守他所聽見的,那麼人怎能得著神的賜福?」

 

回答:若然你是活在行為之約(covenant of works)下,你永遠也不會蒙神賜福,因為你永不能完全地遵守你所聽見的,而這正是行為之約所要求的,它要求每一個人個別地及完全地遵守所有律法。但有一件令你安慰的事你該知道,就是你現在是在恩典之約(covenant of grace)下,這約不需要你完全地遵守神的律法,它只需要你誠懇地遵守;這約接受人願作的心。噢!請你記著,你不是在行為之約下,乃是在恩典之約下,它接受基督為你受苦及所作的(若你是基督徒)當如你個人作的一樣。

 

簡言之,你該盡力叫你的良心遵從你所聽到的,為你無法滿足神的律法而悲傷,為你不能作得更好一點而哀慟;接著神就會說:「雖然你不能完全遵守我的律法,但我的兒子已經為你遵守了。我接受祂的順服作為你的順服,祂的義作為你的義。」噢!這是何等的恩典及憐憫呢!無論有多少令人灰心沮喪的事壓著你,這話也足以使你心靈歡呼鼓舞!為著你的安慰,讓我再一次告訴你,若你用誠懇的心竭力遵行你所聽到的,神會接受你所作的如同你已經完全遵行你所聽的一樣。若你心堹u的渴望聽從神的旨意及遵守祂的誡命,神會視這心意如同你真實地作了一樣。」

 

我們不是靠守律法稱義及得恩典,因為我們永遠沒法完全遵守它,但這並不表示我們就不去理會它,相反我們還要盡力遵守它,因為神願意看見我們願作的心。若你帶著願作的心去作,神就會看你所作的如基督親自去作的一樣。讓極端恩典主義者揣摩這個寶貴的真理。

 

錯誤四:對成聖之經歷的誤解

極端恩典主義者把成聖看為每一個信徒已經因信得著的恩典,信徒根本不需要努去追求成聖,我們該作只是被動的「仰望耶穌」及「住在主堙v。他們列舉一連串說及我們已經因信成聖的經文來支持他們的論點。其實這又是對成聖的一個錯誤觀念。不錯,信徒因著信已經得成聖的地位,但成聖與稱義不同,稱義是一次過得著的恩典,就是神宣判一個罪人無罪,但成聖卻是一個過程,是神用祂的恩典不斷地更新我們,改變我們,使我們人更加聖潔,更加像祂,直到見祂面的日子。成聖的地位是神因著我們的信而賜給我們的,但成聖的經歷卻是只我們努力付出而得著的。說得清楚一點,成聖的經歷是我們靠著神的恩典竭力追求得著的。我們對於成聖絕對不是被動的,消極的,而是積極進取的。鍾馬田在《成聖神與我們的工作》一文中清楚指出極端恩典主義的錯謬:

 

「是的,然而有些人為了避免這個極端,竟直走至另一個極端,就是有一派的人說我們不需要作任何事,除了被動地「仰望耶穌」及「住在主堙v,所有的事便會替我們作並作在我們身上了。回應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引用腓立比書2:12-13的說話:「作成你們得救的工夫,因為你們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們心媢B行。

 

但這些朋友有時會告訴我們主在約翰福音15章肯定是教導這個道理,就是我們不需要做任何事,是要我們仰望祂。約翰福音15章給我們一個比喻,一幅圖畫,描述葡萄樹與枝子的關係:「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15:5),這節經文被解為枝子本身不能作甚麼,所有工作完全是由樹去作,枝子只是用來顯露果子而已。但這肯定是對主這個比喻有非常嚴重的誤解。樹上的枝子不是不活動的。它不是一個無活力及無生命的空心管子。枝子是充滿生命的。當然,枝子若不靠樹所供應的汁液,它本身就不能作甚麼;是的,那是必需的。但枝子得到了那些汁液後,它是滿有生命及活力的。它從空氣中吸取所需的元素,將不需的放回大氣中。枝子上每一片樹葉都是活躍的。

 

因此你看見比喻的危險,它們很容易就被人誤解。但聖經在這方面是非常清楚的:「作成你們得救的工夫」。若不是神首先在你身上動工你就不能作甚麼,但祂作工在你身上就是叫你可以作成。神在我的意志上作工,祂使我願意去作,又加力量給我去作。「你們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們心媢B行,為要成就祂的美意」,但我們必須去立志,必須去行事。

 

但有時我想最重要的經文則是在哥林多後書7:1:「親愛的弟兄啊,我們既有這等應許,就當潔淨自己,除去身體、靈魂一切的污穢,敬畏神,得以成聖。」對於這節文還可有別的解釋嗎?以上所有的經節,都是指著一個方向。事實上,如我以前說過,若我所說的是不對的,那麼新約中大部份書信根本就無需要寫下來。若我們成聖只需要「放手,讓神」(let go and let God)、自我降服及仰望耶穌,那麼使徒就浪費了大量的墨水、時間及精力用教義與我們理論,說:「因著這個緣故,現在讓我們去應用它(教義);作這個,不可作這個,要潔淨自己。」為何他們要長篇大論,若我們需要的只是降服、等候、仰望及住在主堙H」

 

讓極端恩典主義者細心思想鍾馬田醫生以上的一席話。我們是靠著神給的恩典去成聖,但得了這恩典後實際去作的是我們。成聖是神的恩典,也是我們的責任,兩者毫無矛盾,真不知為何要製造這這麼多的矛盾來?

 

錯誤五:對屬地及屬天恩典的誤解

恩典大致可分兩類,屬地的恩典及屬靈的恩典。屬地的恩典主要包括這個物質世界及當中一切的人與事。屬靈的恩典主要是指神賜給祂兒女各樣靈性上的福氣。兩者都是出於神,所以它們都是寶貴的,但不都是一樣的寶貴。聖經清楚指出屬靈的恩典比屬地的恩典更有價值:「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林後4:18);「你們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西3:2);「不要為那必壞的食物勞力,要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勞力,就是人子要賜給你們的」(6:27)。若我們仔細地看聖經,必能清楚看見神要我們追求屬天永遠的福氣過於屬地暫時的福氣,這是非常明顯的。但一些極端恩典主義者,受了近代一些屬世神學家的影響,提倡一切都是神的恩典,根本沒有屬地與屬靈之區別,都是神賜我們享用的主張。他們又列舉了一些經文,說神造百物給我們享用,「這是天父世界」,我們是「大地的祭司」等等。我們在這堶n問,是否神所造的一切都有著相同的價值?我們可以用同一的態度去追求它們?若然,為甚麼保羅說:「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3:8)?不錯,神賜許多屬地的恩典給我們享受,但祂沒有吩咐我們竭力追求這些恩典。相反地,主對門徒說:「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6:33)。從以上經文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就是雖然地上的恩典也是神給我們享用的,但它們的價值始終是暫時的,是會過去的,最重要還是屬靈的福氣。舉例說,誰說親情不寶貴呢?但主耶穌竟然對一位願意跟隨祂的人說:「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跟從我吧。」(8:22)。明顯地,若屬地的恩典和屬靈的恩典不能兩者兼得時,神的旨意是要我們放棄屬地的事。屬地的恩典的確是寶貴的,但它好像舊約律法中的預表,是「將來美事的影兒、不是本物的真像」。聖經形容我們的一生為「虛幻」、「虛空」、「捕風」、「影兒」、「歎息」、「睡覺」、「雲霧」等等,好像是不實在及抓不著似的。真正的福氣是在將來,是在天上。屬地的恩典只是引我們到神那堭o著屬天恩典的途徑,是神給我們稍為預嚐一下將來天上真正的福氣及美事,以使我們的心生發對這些事的嚮往及愛慕,繼而追求得著。主耶穌用比喻說:「主人就誇獎這不義的管家作事聰明,因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較比光明之子更加聰明。我又告訴你們要藉著那不義的錢財結交朋友,到了錢財無用的時候,他們可以接你們到永存的帳幕堨h。」(16:8-9)。主所指的聰明人就是能利用屬地之恩典來得著屬天之福氣的人。另外,聖經也記載好些聖徒輕看屬地祝福而追求屬天福氣的美好見證:「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11:13-15)。這又說明了一個道理,就是當屬地恩典及屬靈恩典不能兩者兼得的時候,甚至是前者妨礙後者時,我們應該放棄前者,竭力追求後者。極端恩典主義者不時批評一些定意放棄屬世娛樂享受而追求更多屬靈恩典的人為規條主義者,說屬地恩典一樣是神的恩典,根本無需要分別甚麼是屬靈或屬世,這說法是妄顧真理及現實的。第一,不少屬世的娛樂及享受根本不合神的心意,乃有犯罪及敵擋神的意識在當中。第二,就算那些娛樂享受是中性的,現實是,我們每日時間有限,每時每刻我們都要對做或不做某些事情作出決擇。舉例說,若有人下班回家,決定晚上多讀聖經,少看(甚至不看)電視;或者有人決意放棄一些睡眠時間,每天早起半小時靈修親近主;又或者有人願意放下一些自由時間,每星期多參與教會一些聚會,這些本是神喜悅的選擇,但這些做法卻可能成為極端恩典主義者批評的材料,說這是規條主義。若真的是這樣,我真不知歷史上有哪個屬靈偉人不是規條主義!順帶一提,極端恩典主義者經常引用屬靈偉人的傳記來支持他們的說法。他們舉出一些屬靈偉人不作工而得著恩典及安息的事例,並結論說我們根本不需要竭力操練及作工來得神的恩典,只要信便有了。但這是嚴重誤解了他們的經歷。他們不是不作工而得著神所賜的恩典,而是不靠「己力」作工而得著祂的恩典。兩者是天壤之別。最明顯的反證是,有哪些屬靈偉人是因為放棄或減少了靈修、讀經、禱告、禁食、聚會、事奉、克己,分別為聖等操練,反容讓自己對物質及娛樂更多的追求及享受,以致他們得著更多的恩典及安息?我沒有讀過一本傳記是這些說的。事實是,這些屬靈偉人有著極其嚴謹的屬靈操練及敬虔生活,比我們現今任何一位信徒還要嚴,他們作工的能力及果效有目共睹。試問現今 有誰願意效法他們?信心不錯是首要,但光說自己有信心而沒有任何屬靈的追求及操練,這是矛盾的現象。難道神會賜大福給那些「閒懶不結果子」的人,像給那些「殷勤、火熱、常常服事主」的人一樣?信心與行為是並行的,而神也會按著我們的行為報應(賞賜)我們。

 

現在讓我們看看極端恩典主義所帶來的影響。第一,它使人對恩典採取一個被動及抱望的態度,以為一切恩典都是自然而來的,人不需付出任何努力來配合的。好像一作起甚麼工來,便破壞了恩典的特性。第二,它使人誤以為一切克己律己的行為就是律法主義,叫人對律法見而生畏。事實是,沒有律法的規範及引導,人就開始鬆懈及放縱。第三,它使人誤以為成聖是一個已完成的事實,而不是一個不斷追求的目標,就叫人自滿及放鬆下來,不去積極在實際生活上追求聖潔。第四,它叫人對屬世及屬世的界線模糊起來,對世界上的物質及娛樂漸漸多接納及愛慕,以為一切恩典既是神所賜的,我們理所當然可以盡情享用。這種教導正乎合現代屬世基督徒的心態,所以他們多有接納這教導的,因它容許他們一方面可以盡情地享受世界,滿足物慾,一方面又可以作一個合神心意的好基督徒。一舉兩得,多麼理想!我們看見,錯誤的教訓一定會引致錯誤的行為表現。

 

最後,讓我們想想他們為何會有如此的主張。坦白說,他們的出發點可能是好的。或許他們自己以前曾經試過「苦苦地」追求聖潔及作工,心媯h苦難受,覺得這必定不是神的心意,便另外尋求一條舒適釋放的路,即是他們所謂的「恩典之路」。他們行上了這條路,感覺很不錯,便開始用自己的經歷來解釋聖經(不是用聖經來驗證自己的感覺是否對),遂建構出一套極端高舉恩典的道理,並將這道理教導其他人,叫人免蹈他們的覆轍。他們的心意誠意是好,但他們的方法卻是大錯特錯。第一,叫人不「苦苦地」行道及事奉的方法不是叫人甚麼都不作,而是教導人不靠己力去作,乃靠神的能力去作。那些人的問題可能只是不懂向神支取力量去作而已,不是他們不應該如此操練及作工。第二(我認為這是最主要是原因),這個「苦苦」的感覺根本是每一個信徒成聖的必然經歷,是神籍著這些「苦苦」的經歷將祂的兒女帶到更成熟更完全的地步。這個不是我自己發明的,乃是主耶穌及使徒保羅親身的經歷。主耶穌本身是喜樂及安息的根源,但祂在世時,乃是憂患之子,時常為不信的罪人哀痛流淚。主也曾為自己將要遭遇的事在客西馬尼園中極其憂傷,痛哭流淚。保羅時常教導人要喜樂,又說喜樂是神所定的旨意。但他時常都為教會及教會的事憂傷流淚。他在羅馬書中說及自己心堛滷瓣耤A大叫「我真是苦啊!」(請注意,保羅寫此段時是用現在式來寫的,即是他心堮伀`都有這些痛苦)。主耶穌及保羅都有這些痛苦的經歷,何況我們呢?所以,我們不是要逃避這些痛苦,以為是遭遇非常的事,而是在痛苦中活出喜樂及安息。勞苦與安息可以並存,哀傷與喜樂也可以 共處。神的恩典及大能能使它們互相效力,叫愛祂的人得益處。屬靈偉人的傳記足能引證了這一點。我從來沒有看過一個屬靈偉人的生平生只有安息而沒有勞苦;只有喜樂而沒有哀傷;只有享用勝利而沒有靈慾爭戰。沒有一個。極端恩典主義者這條只有恩典沒有責任,只有安息沒有勞苦,只有得勝而沒有爭戰之路,實在不可能是神的心意。

 

我盼望弟兄姊妹小心提防極端恩典主義的教導,免受它的影響。我更盼望主張這些教訓的人,仔細地看看我以上的分析,虛心地反思自己在解經上出現的種種問題,得以回轉。願神憐憫及幫助我們,阿們。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