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偉強弟兄的回信 

偉強弟兄:

 

從你信中的說話及你網頁中的資料,知道你接受的改革宗的神學教義。若是這樣,那麼你所提問的問題必定早有定案了。我不必以學術性形式回覆你了。但若你是想知道我的立場,我可以坦白的告訴你,我也是信加爾文主義的。我也曾寫過一些支持加爾文五點的文章,可能你在基要書室的網頁已經看過。雖然現今較少人接受這教義,並且有不少人對它有很深的誤解及反感,但我也不以此教義為恥,因為我的良心的確認為它是聖經中出的真理。這點我和你的想法一致的。但我與你不同的是,我沒有將某一個神學信條或神學系統當作金律玉律,全套接受過來。當然,我認為這些神學信條(如多特及威斯敏斯特信條)及神學系統(如改革宗神學)絕大部份(尤其是基要部份)都有聖經根據。但也有一些我不太接受,如嬰兒受洗(不是信而受洗?)、滴水禮(baptize原文的意思不是全身浸入之意麼?)、聖品制度(聖職人員與平信徒之區分:只有牧師才能施行聖餐?)你大可問問黃牧師,這些道理出自聖經中的何章何節。我認為這些都是出自人的解釋,聖經本身沒有說的。我的意思是,最好的信條及神學系統都有不足之處。但最重要的是,這些缺失是否足以令我們完全否定它們的價值。我認為這個問題正是你的問題。

 

弟兄你接受了加爾文主義,本來也是一件好事,但看到你否定不接受這主義的教會為假教會及傳假福音,我心堳o感到有點難過。預定論固然重要,但神卻沒有將信預定論作為得救的一個條件。若你認為有,請你在聖經中指給我看神要求人信預定論才得救的經文。反而,林前5:1-5所說的福音內容隻字沒有提及預定論:「弟兄們,我如今把先前所傳給你們的福音,告訴你們知道。這福音你們也領受了,又靠著站立得住,並且你們若不是徒然相信,能以持守我所傳給你們的,就必因這福音得救。我當日所領受又傳給你們的,第一,就是基督照聖經所說,為我們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了,並且顯給磯法看,然後顯給十二使徒看。」我認為若有人對基督的神性有正確的觀念,對基督代贖的工作完全的認同,帶著悔改的心離開罪惡,懷著真誠的信心接受基督為救主,我看不見還有甚麼攔阻他得救。你要說他只因為不接受預定論而不得救,你是根據甚麼聖經經文這樣說?難道你比神還要嚴格?眾所周知,司布真也是相信加爾文主義的,而且也曾為這教義極力的辯護,但他也公開承認神沒有以此教義作為人得救的條件。懂得分辯甚麼是基要,甚麼是次要,甚麼是必須的,甚麼不是必須的,以及只說聖經有說的,不說聖經沒說的,這才是真正的屬靈智慧。

 

第二點我與你有不同的,就是我會盡量站在不同意見者的立場來看事情。舉例說,我固然不同意亞米念主義,但我也嘗試用他們的角度來看,發覺他們也不是完全錯的。如他們也承認人是敗壞的,不過他們認為人的敗壞程度不包括他揀選神的意志,即是他們沒有全盤否定人的敗壞。另外,他們也不是完全反對神的揀選及預定,只是接受程度不及加爾文主義所說的吧了。就算是在聖徒的堅忍這點上,也有不少亞米念主義者相信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因為是他們從聖經直接地看出來的,過於從他們的神學系統得出來的結論。我認為大部份信徒都是這一類型: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神學觀是何系何派,但他們也能直接從聖經中出領悟及接受許多真理。不過有時為了方便討論,我們會簡單地將相信預定論的人為加爾文派,不信的就當為亞米念派。但其實事情並不是這麼簡單:有相信人能用自由意志揀選神的人接受加爾文派主張的聖徒之堅忍(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亦有信加爾主義的人接受時代論(例如本人)。可能你會認為這樣做法並不一致,但我們只能接受我們良心認為是合乎聖經的道理,不是固執地死守某派某系的整套信念。再以司布真為例,他的神學觀主要是改革宗的,但他卻是信千禧年前派。然而,我未見有改革宗人士否定司布真。其實最重要的是,我們在信仰上相同的地方遠比不同的地方多。而且相同的部份是基要的部份,而不同的只是不影響救恩的道理。既是這樣,我們可以因著這些不同而稱對方為假信徒及假福音嗎?斷乎不可!你可以繼續為你認為是真理爭辯,事實現在也有很多不合聖經的道理充斥教會,但你卻不應隨便指責其他教會為假教會傳假福音,聖經沒有給我們權柄這樣做。

 

第三點我與你不同的,就是我會嘗試欣賞神在不同教會不同派系信徒身上的恩典及作為。神沒有只用加爾文主義者及改革宗的教會,這是駁不到的事實。約翰衛斯理是著名的亞米念主義者,但神也有曾被主大大使用,他傳福音的熱心令許多加爾文主義者汗顏。懷特腓爾特是他的早期同工,他大大反對約翰衛斯理的亞米念主義,但他從來沒有說約翰衛斯理不得救。兩人始終是好朋友。有人在懷特腓爾特晚年時問他將來在天堂內會否看到約翰衛斯理,他說不會,因為他認為約翰衛斯理在天堂的位置將會遠遠在自己之上。這是真正的謙卑!你認為弟兄會所主張的時代論是異端的道理麼?那我想問問你,他們認為神給亞伯拉罕的應該必然會照字面應驗有甚麼不妥?他們認為神對待以色列人與教會有所不同有甚麼不可接受?他們相信有末世有大災難,信主的人要被神救起來有甚麼不合聖經?他們認為千禧年國度真真正正有一千年有甚麼不可行?再者,他們熱切盼望主隨時會再來的儆醒態度我們有麼?早期教會的聖徒豈不是每日期待主即將再臨?他們按照早期教會榜樣簡純地敬拜,每週擘餅記念主,他們愛慕主之情又是何等令我們汗顏?摩利維亞弟兄會幾百年前已經攀山越嶺、 越洋過海的往各地宣教,愛人靈魂的心何等迫切,我們有他們十分一之心志麼?喬治穆勒也是弟兄會的,他以信心來供養成千上萬的孤兒,這樣的見證何等榮神益人,難有人及能上,司布真也極為敬配這位敬虔的聖徒,我們是否要因為他信時代論而否定他,甚至指責他參加一間假教會及傳假福音?

 

預定論的確是極榮耀神的真理,因為它能最透徹地說明人完全敗壞無助及不配的光景及神有絕對至高無上的主權。但預定論最終的目的也不過是使人對神產生真誠的敬畏及敬拜。奇妙的是,神按著祂的智慧及能力,也能使那些不能完全領悟這道理的人對祂有真正敬愛敬拜之心。當然在我們看來,他們如能接受預定論或許會更好,但若不能,神也能悅納他們的敬拜及事奉。屬靈偉人的傳記清楚告訴我們這個事實。難道我們敢否定神親自在這些人身上的恩典及作為,稱這些是假恩典假工作?事實是,不少接受預定論的人,他們生活的聖潔、對神的信心、事奉的火熱、捨己為人的愛心(這些是都是神最著重的),比我們還優勝。我們可以繼續本著愛心與他們理論教義,我們甚至可以用愛心指出他們的盲點及錯謬,但我們更需要虛心學習他們那些討神喜悅的優點。預定論不是真理的全部。我們必須謙卑地承認他們在其他神認為重要的真理上也有行得很好的,也是神看重的。

 

我與你表達真理立場的方法也有不同。我只會按著神給我的地位及機會,以及按著對方能接受的能力及願聽之心謹慎地說的。不是我沒有勇氣直說,而是預定論是一個很硬的真理(a hard truth),以硬碰硬有時並不是最好的方法,更何況神沒有給我的身份地位去這樣做。說實在,寫公開信不是最好的表達方法。第一,通常公開信是在處理很嚴重的事件才會用,但你的問題並不算是嚴重的問題,起碼別人不覺得是這樣。第二,你的問題大都不是求教的問題,而是質疑的問題,別人並不容易回答。第三,人家不太清楚你的背景及寫信的動機,他們也不敢貿然回覆。第四,因著與你的神學立場迥異不同,他們明知他們的答案必不能令你滿意,你也不會罷休,結果可能引起更多的爭議而己。那他們又何必回覆?第五,這些牧者是大忙人,教會內外有這麼多的事奉,又要牧會,又是傳福音,又是講道,還要個人讀經祈禱親近神,實在分身不下,何必 強求他們花額外時間回覆你的問題?(我這封短短的回信也用了多個小時才寫成)我們必須站在別人的立場來替人家設想,不能老是一廂情願地作事,令人感覺我們是強硬,缺乏體恤的心。我認為信加爾文主義的信徒更應該加倍的溫柔謙卑,看別人比自己好比自己強,因為我們該比別人更承認人是絕對敗壞,我們根本沒有甚麼可誇的事實。

 

然而,我與你最大的不同是我們對教會的看法。弟兄你認為信預定論的教會才是真正的教會或最理想的教會,例如你所提及的那間基督教華人改革宗台北教會。然而,香港並沒有他們的分會,所以你就選擇不去任何教會。我認為這個想法實在過份簡單了。我敢說,當你有機會到台灣的那間你認為最純正最理想的教會,你一定會大為失望,因為世上最理想的教會並沒有出現。我無意貶低別人,我不認識那間教會,或許它也是挺不錯,但它必然有其問題及缺欠。持守預定論並不是「好教會」的保證。你且去看看教會歷史,便可知道多少持守多特或威斯敏斯特信條的教會一樣有許多問題及軟弱。為甚麼呢?難道堅持純正的道理有錯嗎?沒有,不過許多時真理及教義只抽象地存留在頭腦中,在生活上,卻因為人敗壞的天性表達不出來。然而,將信仰實際地表達出來,這是最重的事情。表達出來的信仰才能夠榮耀神。有些人雖然不能完全接受預定論(我不相信重生得救的人會完全否定神的主權,他們只是頭腦上不能完全接受神絕對的主權與人的責任確能共存及互相配合的觀念),但他們在生活上處處表達出謙卑捨己,尊主為大的態度。這豈不比只在頭腦接受神的主權,卻不時表現出自我中心,為己而活的人好得多麼?評論教會,不要只是看那間教會的教義是否純正(當然信仰純正是極為重要),也要看當中的人能否將真理表達出來。表達不出來的真理有甚麼用?如何榮耀神?以本人的教會為例,我教會本身也不是改革宗的教會,弟兄姊妹雖也有人信預定論,但不是主流。但我們從來沒有因這些爭議性的教義爭執。我的教會當然會問題及難處,絕不是完美的,但我仍非常感神帶領我到這教會聚會,因為神籍過教會叫我得著許多恩典。我享受與弟兄姊妹一同上主日學,一同聽道,一同唱詩,一同敬拜,一同交通,一同祈禱及一同事奉。信不信預定論完全沒有令我們分裂及分化,因為我們都有同一心志,就是努力追求認識主及討祂的喜悅。其實教會只是由一班蒙恩的罪人組成,有罪人的地方就一定有問題。但奇妙的是,神在這個不完全的教會也能賜恩典給祂的兒女,只要我們肯去學習。若你因為某教會不信預定論,就定性他們為假教會,並且決意不參予他們任何聚會,只顧獨自追求,你將會失去了很多在教會中才能得著的恩典,如弟兄姊妹的互相代求,互膽軟弱,彼此激勵,團契相交,恩賜配搭,同心事奉等等,這些屬靈福氣都不是一個人可以學習到及享受到的。所以聖經說不可停止聚會,不無道理。這固然是神命令,更是神的智慧,祂定意要人在教會中得著祂的恩典,是在別處得不到的。所以在教會縱然有問題,縱然有難處,甚至有眼淚,我也不會質疑神的智慧,不會逃避神要我學的功課,無論如何的艱難。我深信神的旨意要在地上不完全的教會中成就。

 

最後我懇求弟兄你重新考慮參加教會聚會。至於選擇教會的條件,純正教義固然重要,也是看那教會整體上表現上能否見證基督,造就信徒。要緊記,沒有一間地上的教會是完美的,因為教會中的人都是罪人。自己也知道自己絕不完美,為何勉強要求神給你一間完美無瑕的教會呢?就是有,自己也不配加入了!在教會學習屬靈功課少不免會遇到難處,但你不要灰心,因為這正是神要我們學習的功課,叫我們學習謙卑、順服、愛心及包容。我深信在一個完美無罪的境界,要學習以上功課的動力反而減少。請你想想,基督包容我們這些可惡的罪人,豈不比我們包容軟弱的弟兄姊妹更難嗎?但基督有撇下我們不顧嗎?沒有。照樣,我們也不應因為這些難處而灰心放棄。

 

願神給你智慧的心,明白神在教會中的旨意,能有神的愛包容不同看法的弟兄姊妹。這是神自己的榜樣,我們應該竭力學習跟從。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