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的問題

 

  言

 讀經:(林前12:10,28:30,13:1,8,14:1,28,39-40).

 現在全世界有許多基督徒傾向“靈恩運動”,大力提倡“說方言”。他們說:“說方言是得救的證據”、“說方言是聖靈充滿的證據”。他們說“方言”,別人聽不懂,又沒有人翻,這都不是聖經所說的“方言”。

 方言,原文是glossa,英文聖經譯作“舌頭”tongues. 這不是一般人所說的“舌音”。有些譯本譯作“靈語”,這是不對的。這不是什麼“靈語”,而實在是世上的語言languages,是人可以聽懂的。

 在書信堙A方言是聖靈恩賜之一(恩賜就是禮物)。聖靈的恩賜有9種,以“智慧的言語”排第一,第二是“知識的言語”,而“方言”與“翻方言”排最後(林前12:8-10),所以方言是最小的恩賜。

 方言的來源有三:從聖靈來的、自造的、從邪靈來的。我們不要以為說方言都是從聖靈來的,我們必須根據聖經的教導來對待方言。

 

第一章 新約聖經幾次提到方言

 聖經第一次提方言是在基督復活之後;“信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就是奉我的名趕鬼,說新方言。”(可16:17)有人根據這一節說,我們都要說方言。

 請注意,最好的古卷沒有馬可16:9-20這段。這段經文不像是馬可的結語,與馬可的手筆不同。聖經的原稿已遺失,只有手抄本(古卷),也許是在抄傳中有損毀。可能在馬可去世後,由其他人補加的。全本聖經,只有這一段是這樣。許多解經家都承認這一點。但我們也當相信這段是神的話語。

新方言”,就是別國的話語。“信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下文提出六件,但不是說,信的人都有這六件,有人有這樣,有人有那樣的。這不是條件性,而是需要性,有需要時就“必有”。

 到書信,方言就成了聖靈的恩賜之一。

 使徒行傳只有三處提方言:

 第一次是在五旬節聖靈降臨的時候:“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徒2:4)這是教會(猶太人教會)的成立,全教會“說起別國的話”,向外邦人顯明教會的成立,為著把福音傳到各國,所以他們說起別國的話來。這是聖經第一次提到說方言的事實。

 使徒行傳第二次提到說方言是在哥尼流家堙]徒10:44-46),這是距離五旬節7-8年了。這一次,是外邦人得救,立即說起方言。他們說的方言,也像當初,是別人能聽懂的。

 使徒行傳第三次提到說方言,是在以弗所(徒19:1-7),這是距離哥尼流家說方言13年了。這班人是舊約餘下來的聖徒,是施浸約翰的十二個門徒(3-4節)。保羅叫他們要“奉主耶穌的名受浸”(5節)。當他們受了浸之後,“他們就說方言”(6節)。這是特殊的情況。

 自從聖靈在五旬節降臨後,信的猶太人與外邦人因基督耶穌而成為一體——教會,都歸入一個羊圈堣F。

 使徒行傳三次提到說方言,都沒有重複,各人都只說了一次。三次都是榜樣,不是命令。我們不能單憑“榜樣”,就叫人一定照做。

 書信提方言,只有哥林多前書(12:,14:):這是聖靈的恩賜。當然,徒11:17也是恩賜,但與聖靈的各種恩賜是有分別的,這是為不信的人作證據的(林前14:22)。

 哥林多教會有許多屬靈的恩賜,但哥林多教會不是屬靈,而是屬肉體的。保羅在林前14章不是鼓吹說方言,而是責備他們因誤用方言的恩賜而使教會混亂了(32-33)。

第二章 五旬節的方言

(徒2:1-11)

 有人根據五旬節聖靈降臨後有方言,就要我們都說方言。現在讓我們好好地讀一讀這段經文,看看他們說方言是怎麼一回事。

 五旬節是舊約七個節期的第四個,預表聖靈降臨設立教會。基督復活後50天,正是五旬節,聖靈就降臨,教會出來了,但當時只是猶太人,所以教會是猶太教會。那一天,全教會都說方言。後來聖靈把方言賜給個別信徒,成為“方言的恩賜”。 

“說起別國的話來”(徒2:4)。

“別國的話”,原文是glossa, 這個字,有23次譯“方言”,15次譯“舌頭”tongues,兩次譯“口”(羅14:11,腓2:11),一次譯“靈”(徒2:26),一次譯“鄉談”(徒2:11)。

 使徒行傳2:6,8的“鄉談”,原文是dialektos,英譯dialect.

 還有譯作“方”字(啟5:9,7:9,10:11,11:9,13:7,14:6,17:15)。

 在希臘思想文學堙A這是指某種廢棄的、不能理解的字句、描寫一種出於極大的狂喜而產生的語言形式,是由心理方面而來,再帶進夢幻智慧的領域堙C

 聖經多次用這字,都是指常用的語言language,並不像許多人所說“不是世上任何的語言”。近來有些英文聖經把“方言”翻作“靈語”,實在是不合原意的。

 有人說,方言可指人的話語,也可以指天使的話語:“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林前13:1)所以別人是聽不懂的。

 這是奇怪的解釋。其實保羅也沒有講天使的話語。他的意思是,縱使我能講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他只說“我若能”,並不是他講了天使的話語。所以我們說,方言是各國的語言,是世上的人能聽得懂的,別人聽不懂,連自已也聽不懂,所以就需要人翻。若沒有人能翻,這就不是聖經所指的方言。

 使徒們在五旬節說方言,計15種(徒2:6,8-11)。他們怎樣說的呢?有兩種解釋:約120人同一個時候說出共15種方言來(包括鄉談)(徒1:15,2:1),從各國來的猶太人都聽出他們自己的口音。

 另有人解釋,約120人同時說出一種方言;說完又一同說第二種、第三種,直到說完15種為止。說的人覺得很希奇、聽的人覺得更奇。無論是那一種,都是神蹟。

 他們說完方言之後就有講道:“彼得和十一個使徒站起,高聲說”(徒2:14)。他們在前面是說方言,用外國的語言“講說神的大作為”。(2:11)之後就用外國語講耶穌復活,使多人明白(14-40)。

 說方言只叫人知道神的大作為,但不能取代講道。說方言之後還要講道。單說方言,他們“就甚納悶”(2:6),又“眾人都驚訝猜疑”(2:12),“還有人譏誚,說:‘他們無非是新酒灌滿了’。”(13節)

 方言不是為講道,而是為讚美。講道後,眾人才“覺得紮心”(37節)。結果,“那一天,門徒約添了三千人。”(41節)所以,講道比說方言重要得多!

第三章 說方言的恩賜

(林前12:8,10,28,30)

    哥林多教會處在拜偶像與充滿罪惡的環境堙A哥林多教會也是個屬肉體的教會,但這個教會有許多恩賜。

一、哥林多的方言(林前12:-14:)

    主後53年保羅在以弗所聽到哥林多教會發生問題。關於說方言,聚會的人被方言打斷,而且說的是別人不懂的,連說的人也不懂,又沒有人翻。

    在使徒行傳堙A我們看見20年間只有三次講方言的事,但在哥林多,他們每次聚會都說方言;使徒行傳是眾人都講,而哥林多教會是一人講一人翻(林前12:10)。

    無論是使徒行傳或哥林多教會,所說的方言,都是glossa,而哥林多前12:10又用gene(普通表示語言學中家族的分類)。林前14:21引用以賽亞28:11-12時,論及亞述語,是當時猶太人不懂的。

    哥林多教會聚會,許多人講別人不懂的“方言”,既不是語言,也不是恩賜,引起教會聚會的混亂。這是神不喜歡的:“因為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林前14:33)

    保羅定出八條說方言的原則(林前14:26-40):第一、“凡事都當造就人”(26節)。第二、“只好兩個人,至多三個人......”(27節)。第三、“且要輪流著說”(27節)。第四、“也要一個人翻出來......”(27-28)。第五、“當慎思明辨”(29節)。第六、“婦女在會中要閉口不言”(34節,包括說方言)。第七、雖不禁止,但比作先知講道低(39節)。第八、“凡事都要規規矩矩按著次序行(40節)。

    其他書信沒有提方言,可能這是哥林多教會獨有的情況,可能亦因哥林多教會有許多猶太人(徒18:1-17)。

二、哥林多教會的方言與五旬節的方言同是glossa

 哥林多用單數(林前14:2,4,13-14,19,29),指不易理解的話語,這是哥林多信徒用的,指單個人講的。

 真方言的恩賜就用複數(林前12:14),所說的應該是世上各國的話語(12:10),是正常人的語音。

三、方言不是證明人得救了

 有人說,說方言才證明是得救的,但聖經沒有這樣說。因為不是眾信徒都說方言。即使在使徒時代,除了使徒行傳與哥林多教會,都沒有說方言,特別是約翰福音與羅馬書詳論因信得救,都沒有提說方言。

 有人根據使徒行傳三段說方言的經文,說,“他們得救後就都說起方言來”,所以凡得救的人都要說方言。

 但三段提說方言的經文,都沒有說這是得救的憑據。

 五旬節聖靈降臨後,只門徒說方言(徒2:1,4),後來3000人得救受浸,都沒有說方言(2:41)。

 哥尼流家堛漱H得救後說方言(徒10:45-46),這是證明神悅納外邦人,所以他們說起方言,但絕不是因為說方言才能得救。

 以弗所十二個約翰的門徒,他們得救後說方言(徒19:6-7),這是證明聖靈不是奉約翰的名而來,而是奉主耶穌的名而來的(3-5)。

 請記住,我們千萬不要單根據使徒行傳的榜樣來作原則,認為使徒行傳有得救的人說方言,就說凡得救的人都必須說方言。這不是解經的原則。

四、恩賜不是人人都是一樣的

……又叫一人能說方言,又叫一人能翻方言。”(林前12:10)“……豈都是說方言的麼;豈都是翻方言的麼?”(12:30)恩賜是聖靈“隨己意分給各人的”(12:11)。

 但使徒行傳的方言是人人都說的(徒2:1,4,10:46,19:6-7),不是恩賜。“見聖靈的恩賜也澆在外邦人身上”,(徒10:45)指聖靈本身是個恩賜,因為是“澆在”,而不是和哥林多教會所得的(聖靈的恩賜)相同。他們“因聽見他們說方言”就知道聖靈澆下來了。使徒行傳的方言,是為不信的人作證據(林前14:22),而哥林多教會的方言是“功用”,但也有證據。

五、方言是最小的恩賜

 所有的恩賜,以說方言和翻方言的恩賜為最小,排列最後(林前12:10,30)。我們不知道靈恩運動的人為什麼拼命追求那最小的恩賜而不羡慕作先知講道的恩賜呢(14:1)!

六、受聖靈的浸與說方言

 許多人說,基督徒不一定都受了聖靈的浸;他們又說,受聖靈的浸都說方言;他們還說,第一次被聖靈充滿就是受聖靈的浸,以後的充滿是聖靈充滿。

 這都是人的解釋,聖經沒有這樣說。

 受聖靈的浸就是把我們浸入基督的身體堙C原來凡得救的人都受了聖靈的浸,連屬肉體的哥林多信徒也都受了聖靈的浸:“我們不拘是猶太人、是希利尼人、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從一位聖靈受浸(過去式),成了一個身體,飲於一位聖靈。”(林前12:13)但不是每人都說方言。除了使徒行傳三處特殊情況之外,其他接受救恩的人都是受了聖靈的浸,但他們沒有說方言:三千人(徒2:41)、埃提阿伯的太監(8:37)、掃羅(9:1-9)、很多“信而歸主的人”(11:21)、呂底亞、(16:14-15)、腓立比獄卒和家人(16:30-34)。

七、不是被聖靈充滿的證據

 有人說,“聖靈充滿的人必說方言”(徒2:4)。

 但這是聖靈降臨時所發生的幾件事之一:聖靈充滿、“又”說方言(2:4原文有“又”字)。在這之前還有響聲如大風、舌頭如火焰(2:2-3)。

 施浸約翰與耶穌都被聖靈充滿,但沒有說過方言。使徒只在五旬節講了一次。 

 能說方言並不表明靈性高;哥尼流一家和以弗所12個人在得救的時候就說方言。

 哥林多教會混亂的事很多,他們沒有被聖靈充滿,但他們有許多恩賜,恩賜比其他教會多,特別是說方言的恩賜。

 聖靈充滿的表現不是說方言,而是為主作見證有能力和滿結聖靈的果子。

 使徒行傳有許多人被聖靈充滿,他們都沒有說方言(4:8,31,6:3,5,7:55,9:17,11:24,13:9,52)。

 說方言不是屬靈、聖潔的記號。聖靈的果子(加5:23)才是屬靈、聖潔的記號。哥林多教會高舉恩賜,但他們並不屬靈:“弟兄們,我從前對你們說話,不能把你們當作屬靈的,只得把你們當作屬肉體,在基督堿偯托蘆滿C”(林前3:1)

八、方言的恩賜不是求得的

 五旬節那一天,門徒沒有求方言,他們預先也不知道會有方言賜下。哥尼流一家沒有求方言,以弗所的12個人也沒有求方言(徒19:7)。由此可見,使徒行傳三次方言都不是求得來的。

 哥林多教會有許多恩賜,方言的恩賜也不是求得來的,而是聖靈“隨己意分給各人的”(林前12:11)。我們可以“求多得造就教會的恩賜”(14:12)。至於方言,充其量是“切慕”,但“更要羡慕的,是作先知講道。”(14:1)現在有許多人叫人求方言,實在是沒有根據的。

九、方言沒有什麼造就的功效

 請記住這是最小的恩賜,造就性很小:“說方言的,是造就自己。”(林前14:4)所謂“造就自己”,不是指靈命長進或更為聖潔。而是我有了說方言的恩賜,所以我們更當相信,更當愛神,因為神是與我同在。講方言的人曾說過,沒有什麼造就,至於造就別人就不是說方言,“你感謝的固然是好,無奈不能造就別人。”(14:17)造就別人需要“悟性”(14-16)。

 林前12:-14:是限制方言,不是鼓勵方言。禱告與歌唱,不止用靈(方言),更要用悟性(14:15)。“悟性”,英文譯作understanding,意思是使人能明白、能理解。

 說方言是為了給不信的猶太人作“證據”。說方言不是對不信者講福音,而是對不悔改的將亡者作“證據”(太10:14)。以色列復國,不用方言作證據。

 說方言也不是為造就信徒:“律法上記著:‘主說,我要用外邦人的舌頭,和外邦人的咀唇,向這百姓說話;雖然如此,他們還是不聽從我。’這樣看來,說方言,不是為信的人作證據,乃是為不信的人。”(林前14:21-22)保羅是引用以賽亞28:11-12的話,可知方言是指外國人的話語。當亞述人侵犯耶路撒冷時,以賽亞責備猶太領袖醉酒。他們就譏誚以賽亞,所以以賽亞向他們宣告審判。神對他們說話,他們不聽。神是用外邦人來對他們說話,所以方言是對不信的猶太人,說明福氣移去了。後來,尼布甲尼撒王受神懲罰說出稱頌神的話,波斯王古列下令猶太人回國,說出勉勵他們重建聖殿的話(拉1:1-4)。神用外邦人指出猶太人不信的罪,可知方言是審判的記號,不是祝福的表記。現在教會堣ㄓ@定有不信的猶太人存在。

 方言只造就自己,可是“悟性沒有果效”(林前14:14),因為自己也不瞭解,所以造就,只是感情的,認為這是神與我同在了、是聖靈在自己身上動了工的表示。就算沒有人翻,也認為有神的同在就是了。

 講道才是造就教會(林前14:17-20)。方言遠不及講道能造就人:

1.方言只造就自己,但對教會作用不大(14:1-6)。

2.方言使人惶惑,先知講道,別人明白(7-12)。

3.說方言,自己的悟性沒有果效(13-15)。

4.用方言禱告,聽的人得不到造就(16-17)。

5.單說方言,表示靈性未成熟(20節)。

6.聽不到的言語,是神用來懲罰以色列的,因為他們不信以賽亞用能懂的話說預言(21-22)。

7.在聚會中,方言太多,可能使不信的人受惑,妨礙他們的得救(23-25)。

 講道是造就教會的:“說方言的,是造就自己;作先知講道的,乃是造就教會。”(林前 14:4)“但在教會中,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19節)“五句”“萬句”原文作“五字”“萬字”,或者說一句勝二千句,也就是說,一句教導人的話,等於二千或二千五百句方言。既是這樣,我們何必追求說方言呢?“造就”,原文是“建造”,有訓誨增長之意(14:3)。

 說方言,也只有在愛堙A否則無用〈林前13:1,8)。

十、用方言禱告

 “我若用方言禱告,是我的靈禱告;但我的悟性沒有果效。”(林前14:14)“不然,你用靈祝謝,那在座不通方言的人,既然不明白你的話,怎能在你感謝的時候說阿們呢?”(16節)一般來說,用方言禱告,是在私禱堙A因為用方言禱告,是靈的禱告,指人的靈被聖靈所感,使自己說話;與神交通,使自己得益,有極大的喜樂。

 說方言是對神說,不是對人說(林前14:2),但說方言是為自己,不是為神,因為恩賜從來不是為神的好處的(彼前4:10)。保羅說方言是在私禱堙A而不是在教會中(林前14:18-19)。

 說方言,是“說”,不是“喊叫”(14:2),是對神說的。是說話,不是舌音,就算是聲音,也該有分別:“就是那有聲無氣的物,或簫、或琴,若發出來的聲音沒有分別,怎能知道所吹所彈的是什麼呢?若吹無定的號聲,誰能預備打仗呢?”(14:7-8)

 彭柯麗,《密室》的作者,他有方言禱告的恩賜,但他不提。保羅也有方言的恩賜,但他要在14年之後才提起來(林後12:2-4)。

 用方言禱告,是“靈禱告”(林前14:15),與以弗所6:18所說“靠著聖靈的禱告”是不同的。

十一、要在悟性媔i行(林前14:14-20)

 聖靈不輕看個人的才能和天賦。一個信徒是否成為合用的器皿,是在於他的學習、專心、殷勤、操練、琱……。(提前4:13-16,提後2:15)

 五旬節的“等候”,有聚會與講道(徒1:15)、禱告(24-25)、補選猶大的空缺(26節),如果成了真空,就很危險!真空的生命將導至心理失常、迷惑與鬼附(太12:45,約壹4:1-3,提前4:1,王上22:21,啟16:13-16)。

十二、可以自動停止的

“若沒有人翻,就當在會中閉口,只對自己和神說就是了。”(林前14:28)有人說,我的方言是從聖靈來的,不能停止。但聖經明說,就算是從聖靈來的方言,若沒有人能翻,就當停止。如果停不了的,就不是出於聖靈的,因為“先知的靈,原是順服先知的。”(14:32)

十三、絕不是學來的

 有人懂英文、俄文等,他們祈禱時說起英文、俄文等,這不是方言禱告。不懂英文能說英文才是方言禱告。

    有人祈禱,怎麼祈也說不出方言來,於是有人叫他跟著說。這不是方言,因為是跟人學的,這是假方言,這是“謊言”。我們必須誠實,不要冒講。

 

第四章 聚會時講方言

 現在很多人在聚會時大講方言,但是,人人聽不懂。這不是聖經中的方言。

一、方言並不是公禱、敬拜或讚美的語言

 “那說方言的,原不是對人說,乃是對神說,因為沒有人聽出來;然而在他心靈堙A卻是講說各樣的奧秘。”(林前14:2)這不是對人說的,神明白我們的話,本不用方言。方言原是對不信的猶太人說的(林前14:21-22)。我們讚美,必須用會眾能明白的話來讚美:“……我要用靈歌唱,也要用悟性歌唱。不然,你用靈祝謝,那在座不通方言的人,既然不明白你的話,怎能在你感謝的時候說阿們呢?”(林前14:14-16)。

二、聚會時不用方言,除非有人翻譯

 “所以那說方言的,就當求著能翻出來。”(林前14:13)“……或有翻出來的話,凡事都當造就人。若有說方言的,只好兩個人,至多三個人,且要輪流著說,也要一個人翻出來。若沒有人翻,就當在會中閉口。”(26-28)下面詳細討論這一點。

 

第五章 翻方言的恩賜

 聽不懂的方言就要有人翻,若沒有人能翻,就該停止。當時不只猶太人說方言,許多回教徒等異教徒亦說方言。

 當時外邦信徒在不信的日子堻Q邪靈引誘,而當時希臘的女祭司說出不明來歷的語言,所以神就要賜下辨別諸靈和翻方言的恩賜:“又叫一人能行異能;又叫一人能作先知;又叫一人能辨別諸靈;又叫一人能說方言;又叫一人能翻方言。”(林前12:10)“……若不翻出來,使教會被造就,那作先知講道的,就比他強了。”(14:5)“若有說方言的,只好兩個人,至多三個人,且要輪流著說,也要一個人翻出來。若沒有人能翻,就當在會中閉口,只對自己和神說就是了”(27-28)。

“翻”字,原文diermeneut(林前12:30,14:5,27):有“解釋”的意思,是翻出別人所不明白的(徒9:36,林前14:9-13)。

 能翻方言的只有少數人,所以與受聖靈的浸無關。沒有一個人可以靠自己得到這翻方言的恩賜。

 五旬節的方言,人人能聽得懂,不用翻。但方言的恩賜,別人聽不懂就需要有人翻。

 如果有人講道用方言,必須要有人翻出來。若沒有人翻就當閉口不言,免得有不信的人認為我們是“癲狂”了(14:23)。

 所翻出來的語言,不是模糊的話。有一位埃塞俄比亞的牧師,參加一個方言聚會,他誤以為那是一個“非正式的多種語言的讚美聚會,”於是他站起來用茲話Geez來背誦詩篇23篇。當時有人給他翻譯,但完全翻錯了。同一方言錄音經兩個不同的人翻譯,其中一個翻為“為一份新工作尋求引導的禱告,”另一個則翻成“為一次嚴重大病,最近康復而獻上感恩。”他們還說,神給予一個翻一樣,另一個又翻一樣。

   不是學來的:有人用英文禱告,另一個懂英文的替他翻。這不是聖經所說“翻方言的恩賜”,而是他們懂得或模仿別人,跟人學來的,這不是恩賜。許多人學講方言,學翻方言,都是不對的。

 

第六章 靈恩運動與方言

 使徒去世以後,總的來說,是沒有方言了,但歷史上曾有過一些人說方言。主後400-500年間,只有跟隨Montanus Ann Lee李蒙丹尼士者說方言。1731年,天主教更正者曾發生“方言”。1736-1784年,色卡Shakers, 她是李蒙丹的跟從者。Ann被認為是與耶穌平行的女人,她是以跳舞來克慾的。

 1830年,阿榮Edward Irving在倫敦有一個小組稱Irvinyites. 他們說得了預言,但與聖經有矛盾。他們的預言沒有應驗。他醫病又死了人。但他們講起“方言”來。

 以上所說的都不是基督教,而是異端。

一、舊靈恩運動

 又叫五旬節運動Pentecostalism. 1901年在美國肯撒斯州伯特利聖經學院,阿茲曼Agnes Ozman說,他受了聖靈的浸而說起方言來。這就成了美國的聖潔運動,也就是他們所說的“春雨”。

 1906年,在洛杉磯Los Angeles的阿書撒街Azusa,許多人講起“方言”來。

    以上兩件事,就成了靈恩運動的先鋒。

 他們把方言分為兩種:一是普世性,用以印證聖靈的浸;另一種是持續的,不是忘形而且是受控制的恩賜。

 這是“舊靈恩運動”。

二、新靈恩運動(靈恩更新運動)

 在加州Van Nuys, Ca.的主教團教會Episcopalian Church,開始了新靈恩運動。這包括了路德會、長老會、浸信會與天主教。

    他們認為李蒙丹尼士(靈恩運動之前)等是先鋒。這就成了異端者的後繼。

 他們多半認為現在是末時,神再把聖靈澆灌下來(珥2:28)。但這段經文不是在主再來之前應驗的,而是在主再來後的七年災難期間。在五旬節時,彼得認為:如果當時以色列全部悔改,耶穌升天後七年,祂就要再來了。但以色列人並沒有悔改,所以這段經文要在主再來之後才應驗。就算在五旬節,這段經文還有一大半是沒有應驗的:“在天上我要顯出奇事,在地下我要顯出神跡,有血、有火、有煙霧。日頭要變為黑暗,月亮要變為血。”(徒2:19-20)當時沒有這種情況。什麼時候才有呢?“這都在主大而明顯的日子未到以前”(20節下),就是七年災難。教會被提,聖靈也被提(帖後2:7),然後再澆灌下來,這才有約珥書2:28的事。

1.新靈恩運動主張

 藉著領受方言的恩賜而獲得“第二次祝福”。他們認為說方言是第二次的祝福,這就使救恩得到完成;這就成為聖潔、滿有能力與喜樂,有力為主作證。但是聖經沒有任何恩賜是稱為“第二次的祝福”。

    20世紀70年代,五旬節會與使徒會兩大宗派所管轄的各分支紛紛起來。現在席捲聖公會和天主教等。

2.發展很快

 目前全世界有65%的基督徒傾向靈恩運動。他們強調方言是聖靈充滿的證據,也有人認為方言是得救的證據。

 但是,也有許多靈恩派、新五旬節派,他們也沒有說方言,而他們都被接納為真信徒。

3.聚會混亂

 舊靈恩運動認為只有他們才得救、才是被聖靈充滿。他們主張一切說方言的基督徒都應當脫離本教會,加入他們的聚會堙C他們用1-3小時來集體說方言、集體抽筋、昏迷、輥地、尖叫、大哭、大笑、亂跑。他們有人說,“說方言時,有熱力從腳上升上去,又有熱力從上面降下來,也有熱力從左到右、從右到左等。”如果把他們的方言抽出,整個聚會就枯燥無味,也沒有真理的教導。請注意保羅責備哥林多教會的混亂:“因為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林前14:33)“凡事都要規規矩矩的按著次序行”(40節)。

 新靈恩運動比較安靜有秩序,他們廣泛滲入各大宗派堙C他們只在外表上稍為改良,但也無濟於事。

4.不成方言的方言

 哥林多教會亂做方言(林前14:11)。方言,原文是glossa,新約33次,都是真正的語言,是別人聽得懂的(徒2:8)。啟示錄7:9“各方”,原文是“各種方言”,這是從各種方言來的人。

 靈恩運動的人所說的方言多半是單音的:Da Da Da Da ,有時是一種“舌音”,有時把一句重複幾十次dog dog  Siguartsi. 耶穌說,“你們禱告,不可像外邦人,用許多重複話……。”(太6:7)如果是許多的奧秘,但為什麼翻出來的總是那一句呢?他們所說的所翻的,有時好像野獸的吼叫。請記得,聖經只限于“萬人的方言”,這都是世上已有的“別國”的話語(徒2:4)。這是語言發音清楚,是別人可以聽得懂的(徒10:46)。別人聽不懂的就需要翻,使別人能聽得懂。可惜許多人所說的,都沒有文法和詞藻,不像外國語。

 有人說,方言原是“沒有人聽出來”的(林前14:2)。請不要誤會,這堿O指聚會中沒有人能聽得懂,而不是全世界沒有人能聽懂的。既然有人能翻,就證明有人明白。“乃是對神說”,這句話原是異教徒對他們的偶像(a god)所用的重複話(太6:7)。

 有人講了無意識的字音,說是“天使的話語”(林前13:1),但聖經沒有說“天使與人說話是用天使的言語”(路1:28,30-37),“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林前13:1),是假設的話。根本就沒有人能說“萬人的方言”,同樣也沒有人能說“天使的話語”。方言“終必停止”(林前13:8),但天使的話語是不會停止的。

 他們很喜歡用第一人稱講“方言”:“我是神……”。這都是假的。使徒沒有這樣用過。請記住,“方言是對神說”(林前14:2)所以我們不能用第一人稱說“我是神……。”

5.翻假方言

 他們翻出來的不是什麼奧秘,只不過是一些普通的話語。從來沒有見翻出一篇有分量的文章或書籍。

 有人在會中翻方言,所翻的是這樣“叫某某到某街某號門牌找某人”,可惜找到了那號門牌,但沒有那人。後來他再翻,叫他再往找。結果,他還是沒有找到!

6.有被鬼附的

 說方言的人總是站在第一人稱說話的,例如“我耶穌對你說”等。他們總是稱呼耶穌而不稱呼主或主耶穌。Gerald E. McGraw和他的同工們試驗的結果:90%是邪靈在說話。說方言的人多半是愛主的、熱心事主的。

 末後的日子,魔鬼活動猖獗(帖後2:9-11,彼後2:1)。魔鬼有時不是直接搞,而是在背後控制。

7.異端方言

能說方言的不一定是從神來的,連講異端的人也有說方言的。

2世紀有孟他努派,他們也說方言。

天主教亦多有說方言的,特別是臺灣天主教。

菲律賓某一教派,他們是不信四福音的,但他們也能說方言。

美國曾有一個猶太人,他用催眠術使某浸信會全會眾都說方言。

這樣看來,講異端的都能說方言。

8.異教的方言

 異端是基督教內所產生的;異教就不是基督教,而是基督教之外的其他各教。基督教內講異端的能講方言;基督教以外的各教也能講方言。

東非洲有被鬼附的,他們說了流利的Swahali或英語。

伊斯蘭教穆斯林有說方言的。

北極圈愛斯基摩人Eskimos有說方言的。

西藏的和尚也有說方言的。

摩門教教徒多年來有說方言的。

印度教打坐的人也會說方言和翻方言的。

香港一些黑社會人物在學“神打”時也說起方言來。

 由此看來,不要以為能說方言的就是出於神的,尤其在末世,魔鬼要製造混亂,說方言是其中之一。所以我們要特別小心。

9.再說學來的方言

 方言是個恩賜。恩賜是聖靈隨己意分給各人的,所以聖靈的恩賜不是學來的。凡跟人學的就不是恩賜。

 有人根據徒19:1-6的“按手”能說方言,就叫人自己按手,然後一句一句的學講方言。他們所學的缺乏語言結構,多為私人用的,又多用同音語。這是聖經所說方言的恩賜嗎?絕對不是的。還有用催眠術的手法來叫人講方言。

 請注意,五旬節時,使徒沒有按手;在哥尼流家堣]沒有按手;林前12:—14:也沒有提按手。方言只是神“賜”的,而不是“心理化”的。保羅對施浸約翰的門徒按手是一種特殊的情況,我們已經說過了。我們不能把一種特殊的“榜樣”作為“原則”去教導人,叫人都按手學說方言。

 某人在外國長大,講外國語,但他用本國的語言來說方言。請問這是不是聖經所說的“方言”?

 另有人在1953年夏天從廣西到外地,他說方言。別人覺得不對頭,於是用約壹4:1-2來試他。他不剪發不剃鬚。他說主叫他一生不要剃鬚、不穿鞋。但過了不久,他剃了鬚髮,不只穿鞋,又穿起西服來。原來他的“方言”,不是“方言”而是“謊言”。

 賈德說方言“卜那,卜累蔔那地,怕怕拉沙地,怕跑普培,泰利泰,拉他他滔,他利亞,他他他他他,烏拉維特溫,以利累特累德洛多,新支新支新支,英巴英巴英巴”。這是什麼方言?耶穌說:“你們禱告不可像外邦人,用許多重複話……。”(太6:7)

 所以凡沉迷於說方言的人,常常是醜態百出的。

10.末世的大迷惑

 現在是末世,末世有大危險,末世的大危險不是新神學(假先知等不信派),而是靈恩運動。帖後2:1-12詳說末世的大危險。原來撒但也有運動,“撒但的運動”(9節)。這個運動包括“行各樣的異能神跡,和一切虛假的奇事。”耶穌也說過:“且有好些假先知起來,迷惑多人。”(太24:11)“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跡、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24:24)

 慕迪的同工叨雷博士Dr. R. A. Torey說:“整個靈恩運動都不是出於神的”。

    解經王子坎伯·摩根博士Dr. G. Campbell Morgan說:“人肆意偏離新約聖經的教導,把神的靈移離出真理的本位去迎合人為的運動。這運動以方言恩賜作為口號。時至今日,這口號已淪為地獄的記號了。神的兒女們真是不可不防啊!”

 

 

第七章現在有沒有真方言

 有人說,現在沒有;有人說,現在還有。

一、主後100年間已停止了

 根據古教父各種文獻,都沒有提到方言。革利免Clement、猶士丁Justin Martyr、俄利金Origen、屈梭多模Chrysostom(名解經家)、愛任紐Irenaeus、奧古士丁Augustine等,都說早期教會沒有方言。特土良Tertullian與蒙丹尼士Montanus雖然也曾參加過說方言,但他們後來都退出了。

 馬丁路德、加爾文Calvin、司布真Spurgeon、衛司理John Wesley、芬尼Finney、慕迪Moody等都沒有說方言。

 宋尚節博士講道時,台下一女士說起“方言”來。宋博士喝令她停止,她就停了。

 有一位西教士按手在賈玉銘頭上,叫他講方言,但他沒有講。

 王明道不只沒有講方言,他還寫過一本《聖經光亮中的靈恩運動》來指斥說方言的人。

二、方言特別是對以色列的

 在恩典時代,證明福音是由神來的,但次序是由以色列到外邦(林前14:21-22)。為了證實這個,就用方言為記號。現在由以色列到外邦人的過程已經完成,就不再用這記號了(見以賽亞的預言,賽28:11)。

三、現在甚少

    總的說來,方言已停止了,但也不是絕對沒有。需要時,神就會賜下。

1.方言禱告(林前14:14)

 有人認為雖然不知道所說的是什麼,但會感到神的同在。他們引用“乃是對神說”(林前14:2),“只對自己和神說就是了”(28節)。

 保羅禱告有方言,但也不多。我們不單用口而不用心。保羅說,禱告是要用“悟性”的(林前14:14-17)。我們當防止假冒,必須符合聖經才可。

 集體方言禱告,絕對不是聖經的教導。

2.方言講道

 基本上停止了。有需要時,神可以賜下。以前有一批往新疆向維吾爾人傳福音的人,講維吾爾語。這是特殊的情況。

 著名聖經學者教授麥克亞瑟·約翰說:“說方言早已在新約使徒時代(距今1900年前)停止了。”

 

第八章 其他問題

 我們基本把說方言的問題都談過了,可是有些先入為主的人是不會輕易放棄說方言的。他們還會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理由來堅持說方言是現在普遍的事。

 他們說,保羅說,“我願意你們都說方言”(林前14:5),所以我們都當說方言。

 請注意,聖經明說,方言的恩賜不是賜給每一個人的:“豈都是得恩賜醫病的麼?豈都是說方言的麼?”(林前12:30)。但為什麼保羅願意各人都說方言呢?原來這是他個人的願望。正如經理向他屬下說,“我希望你們各人都賺十萬年薪”!他明知道是不可能的。再看保羅的話:“我願意眾人像我一樣!只是各人領受神的恩賜,一個是這樣,一個是那樣。”(林前7:7)你看見了嗎?這又是保羅的願望,但下文立即就說“只是各人……”。

 還有人引用保羅的話“我感謝神,我說方言比你們眾人還多”(林前14:18)來證明我們各人當多追求方言。

 請注意,這堛滿岐晹h”,原文是“多次”的多,而不是“多種”的多。他在林前14章是責備、糾正亂說方言的,而不是鼓勵說方言的。可能有人會說,“你保羅不會說方言,才指責我們;如果你會說方言,你就不會這樣了。”但保羅說,我說的比你們眾人還多,而我也不強調講方言。在第19節保羅馬上就說:“但在教會中,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奇怪的是,好說方言的人只引18節,而不往下讀第19節。這豈不是斷章取義嗎?

 末了,讓我們談談“你們要追求愛”(林前14:1)。

 愛不是恩賜,許多人把愛看成最大的恩賜。愛不是最大的恩賜,而是聖靈的果子(加5:22),“最妙的道(林前12:31)。

 林前13章是偉大的一章,插入在12章與14章之間,這就給我們看見,運用恩賜的動力是愛。沒有愛,所有的恩賜都無用。

 恩賜是“切慕”(14:1)的。我們“更要羡慕的,是作先知講道”,因為作先知講道的恩賜比說方言的恩賜大得多。

 方言是個最小的恩賜。恩賜是聖靈所賜的,原沒有可誇。可惜許多人藉恩賜而驕傲,這是不應該的。所以我們要追求愛。方言又會使信徒紛爭:有人注意方言而忽略其他恩賜,有人追求恩賜而不追求聖靈的果子;有人追求方言而忽略傳福音的工作。他們認為說方言是得了聖靈的能力,是個成熟的信徒。

 我再說,方言是最小的恩賜,現在基本停止了。我們還有什麼理由追求說方言呢?雖然有許多人追求方言,但我們不當追求方言。我們所當追求的是愛(林前14:1)。

 如果有人認為追求方言還是對的,那就請你除去“先入為主”的成見,把這小冊子從頭再細讀一次,你就不會再走入歧途了!願神賜福給你!——林獻羔


 

    介

1.叨雷博士

 被稱為時代先知的叨雷博士( R.A.Torrey ),他是慕迪的同工,曾在慕迪聖經學院任教。他認為靈恩運動顯然不是出於神的,而是所多瑪所建立的(參叨雷著的 Is the Present Tongues Movement of God?)。他指出:說方言根本與靈洗無關,以說方言為重要的恩賜與聖經的真理明顯相抵觸;靈恩派的聚會極端混亂,這分明違反哥林多前書14章聖經的教訓。而且從許多的個案顯示,說方言的人其實是邪靈附身所致。從摩門教由開始之時就常說方言來看,靈恩運動一定不是出於神的。

2.摩根博士

 20世紀最受歡迎、稱為解經王子的摩根博士(G. Campbell Morgan)也是反對靈恩運動的。他稱之為“撒旦末後的詭計”。

3.宣信博士

 宣道會的創辦人宣信博士(A. B. Simpson)雖然主張神醫教義,但也反對靈恩運動的思想,他認為不可能以說方言為受靈洗的憑據。他曾經寫過一封公開信給宣道會,指出靈恩派的說方言運動必須立即禁止。而且,到了1974年,有宣道會牧師麥格羅(Dr. Gerald E. McGraw )在宣道會的刊物 The Allance Witness中報導:他和一些牧師們成立了一個“分辨說方言的靈”的特別聚會,專事替那些有說方言經驗而願意接受試驗的人來分辨他們的靈。經過多年的試驗之後,他指出,他本來也贊成有一些方言是真的,但事實上試驗的結果顯示:有90%以上說方言的人,證實是邪靈附身所致。他又指出,有一些弟兄靈性非常好,作聖工也有能力,而且他從來不在公開的場合說方言,只在私下靈修之時才說。但是,經過試驗之後,他的靈在奉主耶穌的名所吩咐之下,竟然說出自己是鬼。

4.賓路易師母

 賓路易師母(Jessie Penn-Lewis)乃一代屬靈偉人,著有許多有關屬靈豐盛生命的書。她有一個分別諸靈的特別恩賜,長期出版《勝利報》,專事講論如何分辨被鬼附和如何趕鬼的真理。在她所寫著名的《聖徒爭戰》(War On The Saints)一書中,她極詳細地教導如何分辯諸靈,指出靈恩運動的方言現象其實是被邪靈附身所致。


 

方言運動的質疑

陳終道

    說方言始終是靈恩運動的主要內容,對信徒追求方向影響至大,茲列出20點聖經真理以供眾教會參考:

    一、行傳提及“說方言”僅三次:(一)五旬節(2:4,6,8)——在耶路撒冷;(二)哥尼流家(10:46)——在該撒利亞,福音開始向猶太全地及外邦推展;(三)以弗所(19:6)約主後52至54年……在外邦,福音開始向地極推展,從第一次至第三次前後相隔約23至24年,可見初期教會並非經常禱告就有方言,或每次禱告必說方言。

    二、在行傳所記之方言恩賜,沒有一次是得著的人自己求來的,完全是聖靈“隨己意”賜下的。例如:五旬節時,聖靈降臨,那120人都被聖靈充滿而說方言;在哥尼流家,彼得正在講道時,聽眾受聖靈而說方言;在以弗所,保羅為那12人施洗按手時,他們說方言.與林前12:11,18的原則相合。

    三、在初期教會中新信主的3,000門徒(徒2:41),5,000男丁(徒4:4),都沒有說方言。

    四、說方言是為向不信的猶太人作見證,證明神已賜聖靈給信的人,包括外邦人。猶太人拒絕神所差來的救主,神已使他成為萬國人的救主,聖靈給他們說方言的恩賜就是明證。徒10:45-47:“因聽見他們說方言,稱讚神為大。於是彼得說,這些人既受了聖靈,與我們一樣,誰能禁止用水給他們施洗呢?”(詳參拙作《新約書信讀經講義第二冊》之林前14:21-22講解)。所以福音工作向各處推展時,使徒不但見證基督已復活,也見證他已按所應許的賜下聖靈(徒2:33)。

    五、聖經排列各種恩賜之大小時,使徒排第一,說方言排最後。現今未見有使徒之恩賜,(或可見近似使徒之神僕興起),為甚麼要堅持方言之恩賜必然繼續,且放在顯著而重要之地位上?

    六、林前13章以追求愛與方言比較,暗示求方言是像小孩的心思,求愛心長進才是大人的心思(林前13:11)。

    七、林前14:19-20以新約時代之先知講道之恩賜與方言比較,則求方言又如在心志上作小孩,但聖經卻要我們在心志上作大人。

    八、聖經明說恩賜是會停止的。“先知講道之能終必歸於無有,說方言之能終必停止……。”(林前13:8)現在新舊約聖經啟示已完全,舊約先知說預言之能已停止,新約使徒詮釋教義,領受啟示之恩賜也已停止。為甚麼藉方言領受啟示仍繼續?

    九、個人與神靈交的方言:使徒保羅曾在林前14:2提到“說方言的原不是對人說,乃是對神說,因為沒有人聽出來;然而他在心靈堳o是講說各樣的奧秘。”注意:這堜珒ㄓ峈漱@種個人對神說的方言是:(一)“在心媮蕃’U樣的奧秘”,不是“用奧秘話”講說。(二)是“講說”,不是“舌音”。是話語,不是不成言語之聲音。(三)是個人對神說,不是對公眾說。(四)在同章下文保羅又說:“我感謝神,我說方言比你們眾人還多;但在教會中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使徒保羅既曾說方言,為甚麼從未記載於聖經?因他不是要推動別人也去追求這種恩賜,乃是自己對神說,是個人與神交通時聖靈所給的恩賜,不是在教會或公共聚會中說的。在教會中,他已明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萬句方言”。

    十、說方言既屬超自然的聖靈的啟示,則所說的內容是否已經不能增減之聖經具同等權威?若然,則聖經是否仍未完成?能否將所說之方言彙集起來,一如現今之聖經,可任歷代信徒及不信者批駁挑剔,一字不改?

    十一、若按方言所說的現在已有之聖經範圍內的啟示,則:(一)方言所得的啟示,是否普通人之悟性不能得著的亮光,而必須由聖靈直接用超自然方式教導?然則這些啟示應否記錄成冊作為後世信徒及傳道人研經之參考?(二)若方言所得的啟示,只不過是一般信徒熟知的道理,何需用方言(超自然)的方式賜給人?藉悟性、智慧、自然現象下之聖靈教導,已經是聖靈的工作,所有超自然的神蹟和恩賜,都是例外的,有必需才施行的。聖靈何時需作多餘工作?(三)若方言所啟示之亮光,有斷章取義,私意解經,很容易被明白真理的人指出其錯誤,則這些啟示出於甚麼靈?

    十二、聖經明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萬句方言。”(林前14:19)忽視這句話的精義,難明林前14章之主要資訊。

    十三、方言之恩賜與品德靈性生命無關。哥林多人靈命幼稚,品德墮落,卻注重方言。但聖經一貫之教訓,要我們注重生命長進,生活有見證,品德高尚;特別強調方言,常可能因在某些真道上不肯付代價遵行,而以有方言自我安慰,避重就輕,違背聖經本意。

    十四、靈恩運動所提倡之方言,常有勉強為人按手之情形發生,與聖經明訓相背“給人行按手的禮,不可急促。”(提前5:22)

    十五、說方言屬超自然恩賜,由聖靈直接感動,非憑悟性學習。方言運動的人教導人學習方言不合聖經(林前14:14),信徒可以學習“作先知講道”(林前13,14:34-35),卻不能學習說方言。

    十六、現今之方言運動,在追求說方言時,常有邪靈、鬼附、精神分裂、說假預言……,教會因而發生爭執,甚至分裂的情形。但使徒行傳所記之方言恩賜,緊隨著的卻是得救人數增加,門徒大膽向不信者見證基督,教會更同心。

    十七、聖經中所記的方言,都是明確的“別國的話”或“鄉談”(徒2:4,6,8)。為甚麼現今靈恩運動所推行的方言都是簡單而重複的舌音?行傳2章的方言,是沒有譯方言恩賜的外邦人都能聽懂而明白。為甚麼不見這種方言?

    十八、方言運動者認為方言就是天使話語,按聖經所記,天使說的都是明白而有意義的話語,如:天使(耶和華)指示亞伯蘭所多瑪將滅亡(創18);天使將律法指示摩西(加3:19);天使向約瑟報夢向馬利亞說(太1:18-21;路28-38);天使在天上稱頌神(啟7:11-12)……,都是極有意義,有秩序,無一不是明白清楚的語言。當天使與天兵唱詩讚美神時,多麼令人神往(路2:13-14)。絕非僅重複幾個單調的舌音而不成言語的話。使徒在林前14:9-10說:“你們也是如此,舌頭若不說容易明白的話,怎能知道所說的是甚麼呢?這就是向空說話了。世上的聲音,或者甚多,卻沒有一樣是無意思的。”但方言運動者所說之方言,剛好與天使的話語相反。

    十九、天主教徒和摩門教徒也同樣能說靈恩運動者所提倡之“方言”,卻照舊堅持其異端信仰,如:天主教始終持守煉獄、數珠念經、供奉聖母像、或耶穌受苦像……等異端。摩門教依然不改其褻瀆神的道理,例如:稱耶穌是亞當與馬利亞所生,摩門教主是耶穌後代,聖靈是一種最純潔而永存的物質等等。這些異端之方言出於甚麼靈?

    二十、說方言既是聖靈超自然的恩賜,絕不賜給以下兩種人,就是:(一)還沒有得救重生的人,(二)有隱藏的罪,沒有對付清楚的人。但在方言運動者之中,竟常有人一向家中收藏偶像,惡待婆婆或媳婦,內心彼此不饒恕,卻照樣到教會或聚會中得著方言,這究竟出於甚麼靈的方言?顯然是假方言。聖經說不可禁止方言(林前14:39),指聖靈所賜的方言。領受聖靈所賜方言的人必然已經得救,徹底對付罪,並把自己完全獻給神;但假方言人人都當禁止,免得魔鬼有機會作工。假方言不但對信徒靈命無益且有大害,使人以為聖靈既賜他方言,必然不理會他所犯的罪了,結果一面自欺,也繼續犯罪,一面以自己仍能“說方言”而自我安慰。

    總結上列各點,對說方言之恩賜,應像使徒在林前14章所採的態度,不予鼓勵,而謹慎地按真理辨認。教會應鼓勵信徒追求更大的恩賜:在愛心上長進,勇敢為福音作見證。


 

今天的方言運動是從神來的嗎?

 叨雷

    不是的,這可從下列事實清楚看見:

    一、今日的“方言運動”者說:“說方言”是被聖靈充滿的惟一及決定性的證據。然而主耶穌的先鋒,施浸約翰從未說過方言,聖經卻記載說:“他從母腹奡N被聖靈充滿。”(路1:15)甚至我們的主耶穌一生也從未說過方言,但誰能說主耶穌從未被聖靈充滿呢。另一方面,說方言者更斷言:若一個人沒有說過方言,就是沒有受過聖靈的洗。他們常常堅持這樣的宣言,明顯與聖經最清楚和基本的教訓相悖。任何誠實愛慕明白神藉自己話語所啟示的真理,是不可能誤解神的心意的。這種說法並非堅持一條理論。因為聖靈只有一位,靈洗也只有一次。(參林前12:13,弗4:4)當你細心閱讀林前12:4-11,你自己都可看見,聖靈的洗可從很多不同方面表明出來的。神的靈藉使徒保羅在這章聖經問那些自稱受過聖靈洗的人說:“豈都是說方言的麼?”(林前12:13,30)其簡單含意就是並非全體都說方言,所以這章聖經明確地說出受聖靈的洗,卻不一定都說方言。那麼說方言者所論:不說方言就未受聖靈的洗,很明顯地與聖經真理相違了。

    二、方言運動的教訓實際影響是使“說方言”成為所有聖靈同在和能力最重要的彰顯。這又一次明顯地與神真理教導相衝突,神的話明明地宣告:“說方言”是聖靈顯明同在和能力最不重要的一點。在林前12:10表列聖靈所給的恩賜時,特別將“說方言”放在末後,說方言也在本章29和30節被同樣置於末後;就是在以弗所書中,升天的基督透過聖靈賜給教會的諸般恩賜,根本沒有提到說方言(弗4:7-12),並且在林前14:5清楚地告訴我們,作先知講道的強過說方言,使徒保羅在19節也自己聲明,他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

    三、雖然聖經清楚教導我們,應許追求其他更多的恩賜,但“方言運動”卻使它的跟從者追求說方言勝過其他任何的恩賜。林前12:31說:“要切切的求(切慕)那更大的恩賜。”經文內容(即上下文)清楚顯示這“更大的恩賜”與說方言無關。在14:1說:“要切慕屬靈的恩賜,其中更要切慕的,是作先知講道。”保羅在下面的經文告訴我們,為甚麼揀選作先知講道過於說方言。所以“方言運動”中最突出的追求和等候說方言之能是全沒有聖經支持,這與聖經一致明顯的教訓直接相違背。

    四、“方言運動”的領袖們繼續頑梗地不服從聖經有關說方言在公眾聚會的一貫教訓。神的話在林前14章清楚教導:私下說方言比在公眾說更好。保羅在林前14:19說:“但在教會中(即公眾聚會)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他繼續說在聚會中若有說方言的,只好兩個人,至多三個人,且要輪流著說,不可兩個人或以上同時說,也要一個人翻出來,若沒有人翻,就當在會中閉口,只對自己和神說就是了(林前14:27-28)。現在“說方言”者的聚會中,經常在一處聚會中有很多人同時說,並且是在沒有人翻譯之下說。在這些事上,他們顯然違背了神;而這運動也顯然繼續違背了神那明顯的吩咐,因而肯定不是從神來的。

    五、“方言運動”同時帶著最嚴重的混亂和最不道德的行為。神的話在林前14:33 清楚地說:“神不是叫人混亂”(“混亂”這字解作“混亂的情況”,雜亂和令人困惑之意)。最近在洛杉機說方言者一次極重大的聚會中,發生了很嚴重和難以形容的混亂,眾多男男女女肩並肩地橫臥在地上或平臺上,儀態極不莊重和失禮,並且呈現昏迷狀況,像被催眠似的維持至深夜,騷動和雜亂的情況,使過路的人為之側目和丟面。在這聚會作首領的,是個很有名聲的女子,她用一些像催眠術的方法令會眾的男男女女進入如此狀況,極像那些非洲野蠻人所行的,也像本國行催眠術的人招靈聚會時所行。若有人需要醫治或要受聖靈之洗,就在聚會中被帶到眾人面前,背著會眾坐在椅上,然後被一名男子強烈地夾著頭,方法是一手放在那人的頭上,一手在頭後,然後那女子便按摩那人的全身,有時甚至淫穢地按摩一些男子的身體,然後那人就會站起來,舉起雙手,直至昏迷。在一個確實的個案中,有一位男童把手舉起最少一小時,直至他暈倒在所謂的“能力”之下。這些事與新約所記載的毫無類似的地方,反倒很像那些非洲野蠻人、印度的婆羅門僧和本國的催眠師所行。整件事都令那些真正明白聖經教導的和明白聖靈所作的人極嫌惡。在提後1:7 教導我們說:“神所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在那些說方言的人聚集時顯現的靈,卻不是使人有謹守的心。那些混亂的情況,不但羞辱了神的話,也受神的話所斥責。但這還不是“方言運動”最壞的一面;最糟的是與上文提到的罪惡昭彰的不道德行為扣上關係。現時方言運動的主持者,因犯了不道德的罪而被拘捕,他所作的事不能用言詞來形容,或者就像羅馬書第1章所說的。而在俄亥俄州一個出名的、可能是最著名的領袖,本已結了婚,卻和一名女子被判犯了罪。在一些案件中,這運動的一些男女領袖都被證實有可恥的關係;這許多的例子使整個運動充滿不道德的色彩。這不是說當中沒有一個是思想和行為清潔的人,但整體來說,這運動的發展比現代任何一個運動更不道德,除了一些行催眠術的法師,他們兩者反而有很多相像之處。這運動的其中兩個領袖從自己的國家走到印度,也有一些當地著名的基督徒工人加入他們,但當看到內堛熊T褻事件時,使他們從當中出來。

    六、在“方言運動”發展的過程中,有很多事件證實這運動是出自魔鬼的。有跡象顯示,那說方言者所說的話,確是他們所不能明白的,但他們所說的是惡劣的話,表明那感動他們說話的靈,並非聖靈,而是邪靈。在澳門和中國,有很多聚會的表現極像一些行催眠術或邪靈者聚集時所行的;有些人曾經說過方言,後來卻被發現是被鬼附著的,而不是被聖靈充滿;在德國也有這方面使人注意和吃驚的發展。

    事實上,有很多人渴望被一些超自然的靈所管理,而又不謹慎地分辨那管轄他們的靈是聖靈或是邪靈,而“方言運動”就朝著這方向有驚人的發展。

    七、“方言運動”和它那些明顯的特徵不是現代才有的。在1830-1840年間,同樣的事情也在英國發生過。那時在“說方言”這事上也有一些了不起的現象,以至一些謹慎的男女也被引進去,後來卻明確地發現那控制他們的靈不是聖靈,而是邪靈。摩門教說方言已有很長的日子,在他們的歷史中,聚會中也經常有人說方言。

    總括來說,神已經透過自己的話明明的表示不喜悅這類方言運動和其中有關的事情。在每一個相信並聽從神的話的人,應立刻遠遠地離開這運動,特別在這些眾多的錯謬和敗壞的情況。我們不絕對否定有機會在現今的日子,神仍然會賜下說方言的恩賜,若神看為合適,祂能作並且會作;但“說方言”在早期的教會備受非議,而當中的謬誤與現今的“方言運動”卻十分相似,以至在保羅時期,對說方言就已發出警告,叫人小心當中的錯處。因此神因祂的智慧和愛的原故,有一段時間從教會收回這恩賜,所以現在也沒有一個好的理由使祂在現今的世代重新賜與。所以現今所謂的“方言運動”肯定不是從神來的。


 

爭論中的說方言問題

Mr.S.Osborne

    說方言的問題在基督徒中不斷的引起激烈的爭論。因此應當熟思聖經對此如何訓示。茲用問與答的方式細加研究。

    一、在初期教會中“說方言”究竟應作何種正確的解釋? 這是指由於超自然的力量能使某一基督徒未經正常的學習程式,竟能講出異邦的語言。徒2:8-11,提到眾猶太人,從天下各國來到耶路撒冷。各人聽見門徒用眾人的鄉談說話,講說神的大作為,就都驚訝,彼此說這都是甚麼意思呢?這堜珘棤m談,確指真實的土話或口音。可16:17說“信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就是奉我的名趕鬼,說新方言”。所謂新方言是指那些講的人,初次用的語言。但並非“不明白的”。林前14:2,4,14,27,按英王雅各(聖經)譯本,在方言之前,有斜體字之“不明白的”字樣,而在希臘文原文並不具此字樣,乃是眾所周知的事實(譯者按,在華文國語本聖經中亦不具此字樣)。

    二、林前14章中之方言與徒2章中之方言是否不同? 二者均由於超自然力量使能講出異邦的語言。其唯一不同之點在於行傳中之方言,只是藉神蹟異能產生之表記,可能是暫時性的。而且所有在場的人都說方言,這包括行傳2章所稱之全體聚集的信徒,10章所稱在哥尼流家中聚集的好些人,以及19章所稱施洗約翰的幾個門徒。相反的,林前12:11及30節所稱之說方言的屬靈恩賜並非給予所有的人,亦非降在每一個人身上,而只是象其他屬靈恩賜一樣,永久留在某一位信徒身上。

    三、在使徒行傳中方言顯出何種表記? 顯然的當五旬節聖靈降臨的那天,說方言是證明基督之被高舉與尊榮的表記。當時眾人問這是甚麼意思。彼得的答覆是,你們釘在十字架上的這位耶穌,已被神高舉坐在神的右邊並已被立為主基督了。在哥尼流家中說方言是給予那些受割禮和彼得同來的猶太信徒一種表記。當他們聽見外邦信徒說方言,更稱讚神為大,因知神的恩典,在祂的新的作為上已使外邦人與猶太人立於同樣的地位。至於行傳19章所載施洗約翰的門徒的情形則比較複雜,但其終極仍與2章相同。這些門徒只知施洗約翰所傳的資訊,而不知以後所要發生的,就是十字架和基督的升天,以及聖靈的降臨。這並非“聖靈之有無”,乃是“受了聖靈沒有”。保羅將他們所缺漏的知識補充完全,就奉主耶穌的名受浸。於此再度強調了基督為主的尊榮和統治。我們可在行傳中看出說方言是一種表記,喚起人們注意基督教之兩項基本真理:耶穌是基督是主,猶太人與外邦人都在基督埵P歸於一。

    四、說方言的屬靈恩賜是專為向神交談嗎? 林前14:2,那說方言的原不是對人說,乃是對神說。有些人認為這就是指專為向神交談,這是錯誤的觀念。若是一個人既通異邦的語言,他不獨可以與神交談,也就可以與人交談。同樣的若是他具有說方言的恩賜,他必能藉此異邦的語言向神也向人交談了。保羅在本節經文中的意思乃是,若是一位基督徒起立說方言,而當地會眾不能明白,那只有向神講而非向人講了。他所講的可能將很寶貴的隱秘真理啟示出來,但是這與人們並無益處。只有神單獨懂得他的話,而他根本就沒有向人交談。

    五、何以保羅認為說預言(中文聖經譯為作先知講道,參林前13章14章)的恩賜是遠勝過說方言的恩賜?因為預言是用會眾所熟悉的語言說的,而方言則否。除非會眾懂得所講的是甚麼,否則教會就不能得造就。惟有經由某一位具有譯方言之恩賜的信徒,將它譯成所熟悉的語言才能得益處。這種在教會傳資訊的方式是多麼笨重和迂曲的,更不必說是幼稚的了。有些人既能完全善用眾所熟悉的語言,而偏要採用無人能懂的異邦土話,然後必需由另外一位將它譯回眾所熟悉而同時也是發言者所能操的口音,那麼何不從開始就簡捷了當的用眾所熟悉的語言,將資訊釋放出來呢?

    六、何以保羅並不禁止在聚會婸﹞閮央H 因為他但願信徒的愛心能得到操練和適當的運用。他願弟兄們在屬靈的事上所行的要像一位長成的大人,在權衡能否使教會得益的前提下,自動去推動或予克制。他自己曾經立了榜樣。在林前14:18-19堨L說:“我說方言比你們眾人還多,但在教會中,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在20節中,他勸弟兄們在心志上不要作小孩子,總要作大人。若是施展某種屬靈的恩賜,只是為炫耀自己,而非使人受益,則是愚不可及了。

    七、曾否有人因說方言而得到造就? 有的。林前14:4曾指出,雖然教會未被造就,而說方言者卻造就了自己。在此顯示了一件重要的事實,就是說方言的人必定懂得他自己所說的是甚麼。否則他就無從被造就。不明白就不能被造就。若是只覺得有一股陌生的語言在喉次和唇間賓士而過,而並不領會,則全然不能產生造就的效用。保羅在林前14:14堜珨﹛G“我若用方言禱告,是我的靈禱告,但我的悟性沒有果效。”他是指他的悟性對於教會沒有果效。第4節表示他的悟性對於他自己確是有了果效。何以第14節是指教會而言的呢?可以由第16節證明。那婸﹛G“那在座不通方言的人,既然不明白你的話,怎能在你感謝的時候,說阿們呢?”因此林前14:4最後決定性的證明了,凡自稱說方言而不自知所說的為何,則並未承受新約中所稱之方言的恩賜。他所有的只是假冒的而非從神那堥茠滿C

    八、何以翻方言的恩賜是必需的? 若然一個人既懂得他自己所說的方言,似乎就不需要翻方言的恩賜了,這種觀念是不正確的。試以自然界為例,當一個人學習外來的語言,還在他能將這種語言有組織的和有系統的編成他自己的辭句之先,他早就懂得此外來語言的意思了;但若欲成為精通和熟練的翻譯人才,那就更需較長的時間去學習了,可能仍然沒有能力將這些向別人表達出來。況且,不論是說方言,懂方言或是翻方言,我們所思考和所注重的全部都是屬於超自然的,我們便能領會翻方言的恩賜是如何需要了。此一恩賜在操各種不同語言之人的聚會中,顯得特別有用。在此種聚會中,說方言的恩賜也是同樣有用。

    九、說方言是否旨在專供個人私下的用途? 絕對不是。我們在行傳中已經看見說方言只是提供一項表記。在林前14:22中也看見同樣是提供一項表記,而其目的雖然不限於此。保羅明白指出說方言不是為信的人作證據,乃是為不信的人。若是說方言只限於個人私下在禱告的內室中舉行,將如何為不信的人作證據呢?(證據之原文為表記)保羅引用賽28:11指出:“主說:我要用外邦人的舌頭,和外邦人的嘴唇,向這百姓說話”,其意義的關鍵系於不信的人。一方面是不信的猶太人,另一方面是不信的外邦人。對於猶太人,一種不能領會的異邦語言能不斷的提醒並證明他們何以被擄於在異邦。對於外邦人,當神的傳資訊者竟能由於超自然的力量說出他們母系的語言或鄉音,必能使他們覺察此項資訊是何等緊要,而且的確是出於神的。

    十、何以神必須賜予說方言的恩賜,而其他的恩賜豈不同樣有效嗎?說方言的恩賜旨在顯明方才開始之恩典時代的特性。“這就是在所已見過各項事物以外”,顯明方言是表記之基本的原因。神的恩典從此時起,應用以前所不知的方法,向前推進,以施恩於全人類。使能及於地極,並達到自古人類因悖逆而被神變亂了口音語言之各方各族。按創11:1所載,那時(就是當人類商量建造巴別城和通天的塔之時)天下人的口音言語都是一樣。但是在洪水以後,人類的自傲越發升高,益足顯露墮落的亞當人性之邪惡兇狠之另一面的表現。但是神的眷顧和保佑,顧念將來,業已深謀遠慮,早在紀元前350年假手亞歷山大大帝征服列國之際,將希臘語言遍及各地。又藉被分散而飽受希臘文化之猶太人攜帶舊約聖經深入各方。但是到此時期則又採用了新的方法,特別表現在傳講和見證上,而且此項傳道與宣講必能透過任何疆域界線的障疑,無論人類偏行己路離神多遠,神都要尋著他們。藉著超自然力量說方言乃是適合一切的表記,象徵神的恩典是全面和普遍的延伸。

    十一、保羅既具有說方言的恩賜,他曾在何處施展此恩賜? 關於此一問題的答覆,一部分要靠推斷。但是經中已有足夠的顯示,告訴我們保羅和其他具有此項恩賜之主的僕人,在何處並如何施展此項恩賜。第一、林前14:19顯然表示保羅一向未曾在教會的聚會中說方言。他並未禁止別人施展此項恩賜,即便是在教會中,只好效法他。他但願弟兄們的愛心能長成到一種程度,就會見到因為不能使教會被造就而自動的放棄此項恩賜的施展。第二、保羅未曾為他個人而私下堥洏峖僎筑汗蝖C方言是藉神跡異能而產生表記的恩賜,特別是向不信的人而產生的。若是用於私下堙A就不產生此種效用了。那麼保羅究在何處施展此項恩賜?顯然是在他的傳道事工上,而且這是十分確定的。在林前15:10堙A他說:“我比眾使徒格外勞苦”。並在14:18婸﹛G“我說方言比你們眾人還多”。既非在教會堙A又非在私人堙A那麼必定是在公開服事的聖工上了。此事在行傳2章堣w顯端倪。在10節和11節媗膆隉A當門徒們在樓上受聖靈的洗,就是聖靈降在身上,之後下樓往各街上,遇到從外國或海外來到耶路撒冷城參加五旬節的猶太人,就用這些外來人之各地的土語向他們傳報福音的資訊。

    這些人對此奇特的現象都感到驚訝,便擁向此奇蹟的中心大量聚集。此時彼得站立向他們傳說耶穌是主是基督。他是用猶太人的普通國語,而非各地的土話。先是由各地土話或方言吸引來了這些人眾,其後彼得的資訊卻是用共同所明白的語言傳講的。

    當保羅傳道之時,凡遇到當地民眾不太完全明白希臘語言(當時之普遍的語言),他便藉著聖靈的能力,說出該地的土話,既可吸引他們的注意,又可強調此番從神來的資訊之重要性和迫切性。神既然不厭煩瑣的藉著超自然的力量助使祂的僕人能說出各地的土話,那麼這個資訊必定極關重要,促使他們不能不認真的留心來聽來接受了。

    十二、說方言應否視作從聖靈受浸以後之神跡異能的表記? 絕對不可。若將林前12:13與30對照著查考便能看出說方言絕非從聖靈受浸的表記。13節說:“我們都從一位聖靈受浸成了一個身體”,而30節則問:“豈都是說方言的麼?”本節憑希臘文所寫的語意,自然的引出否定的答復。每一基督徒都從聖靈受了浸,可是並非每一個基督徒都說方言。顯然的說方言絕對不可視作從聖靈受浸之後必有神蹟異能的表記。在基督徒中間流行著一種錯誤的觀念,認為凡悔改歸正之後必需尋求從聖靈受浸的經歷或感受。相反的聖經曾明白指示在他或她信了的當時,這一位信者就從聖靈受了浸,而使這信者成為基督身體中的一個肢體,因為這是聖靈之必然的工作。在當今恩典時代堙A凡憑新約觀點認定已經得救的人,絕對沒有一位不屬於真教會的一員。若是再去尋求從聖靈受浸,那就太無意義了。至於追求說方言也同樣沒有意義。

    十三、可否認為說方言之能已經停止? 林前13:8載:“先知講道之能終必歸於無有,說方言之能終必停止,知識也終必歸於無有”。在新約全書編成之前,神藉著先知講道(就是說預言的恩賜)傳達真理於教會。新約全書編成之後,則教師只要憑所記下來的道(就是神的話)去宣講。所以在使徒時代終了之際,預言(就是先知講道之能)就歸於無有了。神不再藉此作直接的啟示。知識一詞在本節中不只限於知道的或所知的這種知識是永不消失的。當我們達到完全的境界時,片斷所知的將轉成眾所公認的全知了。但是在第8節堥銩N尚有下面的意思。在初期教會堙A預言,方言和知識均屬特別的恩賜。這些都是非常的恩賜,三者在初期組織成了一台建築的鷹架,環繞著整個教會藉以建造教會。知識的恩賜補助了先知講道(預言)的恩賜。神不獨藉著先知講道傳授了真理,而且藉著知識的恩賜,有秩序的將所傳的真理,使教會能切實接受並永記不忘。祂藉著聖靈賜給知識的言語使能傳開(林前12:8)。

    在使徒時代的終期,這些恩賜都不見了。鷹架也撤去了。此後教會唯有依靠所記完全寫成的道。因此顯然的說方言也同時停止了。為著引進新的時代(恩典時代),並為助使福音急速傳開之特殊恩賜就在此初期(例如使徒和先知)隨同其他特別恩賜一齊消失了。由於今日所有的傳道士,毫無例外的必需自己下苦工去學習異邦的語言,而且迄無可靠的記載證實,自初期至今曾有任何一位傳道士蒙受說方言的恩賜,可作確實的明證。同樣的,神認為真理必須經過勤勉的追求,祂的道(話)當藉虔誠的禱告來查考。聖靈住在信徒堶情A來幫助,照亮,並帶領他深入神的事物堙A但是總要藉著道。所有特殊的援助已撤回去了。

    十四、說方言之能既早已停止,那麼我們對於當今自稱能說方言之人當採何種態度?那些都是假冒和作偽的,離開聖經所訓示應有之經歷相差太遠了。近代說方言運動所表現之各種形態,實在無法加以分析。它有時只是快而不清的亂語,有時又是真實的語言,而發言者絕對是不明白自己所說的是甚麼。自稱自任翻方言的人盡可欺騙而不虞暴露他的詐術。有時產生不同程度之魂媟市袟繸i,甚至於發狂,因而引起說方言的熱情,而且時常夾雜了惡鬼邪靈之權勢影響和壓力困厄。有時會有全部或一絲幻光,可能發出舌語。但有一事是確實不移的,這些全非聖經所教示之應有的經歷。它缺乏聖經訓示之任何痕跡,更找不到符合聖經所訓示的目標意向及其用途。基督徒務須嚴謹的遠離近代任何方式的說方言運動。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