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們今日需要讀清教徒()

 

Soli Deo Gloria出版社剛剛到達了一個里程碑:我們在一月已售出了二十萬清教徒書籍。我敢說當初很少人會認為出版三百年前那些古老的清教徒著作有這樣的成績。這埵陷X個我認為在近年來越來越多信徒重新對清教徒及其著作產生興趣的原因。第一,人們已經開始對宗教不斷地給予一些不能幫助他們的東西而感到厭倦。他們得到各種各樣的承諾,但當一些從自我中心出來的信徒看到這些承諾不能兌現的時候,他們就感到很失望。我想他們同時也是對這個膚淺、著重外表的信仰感到厭倦。

 

世上大部份人都不敬拜神,因為他們所聽所聞的神根本沒有甚麼值得敬拜之處。祂不是那位「至高至上者」,不是「永遠掌權的全能主神」。祂只是「我的朋友」,難怪他們對神有如此的態度,因為熟悉必生鄙視!

 

然而,亦有一直在尋找一些像清教徒那樣真切愛慕及認識神的人。我在這媮|出一些我們在今時今日仍需要看清教徒著作的原因,而以下每一個原因都是直接從清教徒對神及聖經的看法引申出來的。

 

1. 他們能提升你對神之觀念到達一個地步是你從來沒有想過能到達的,並向你顯明這位神是真正值得尊崇及敬拜的。耶利米巴羅士(Jeremiah Burroughs)在他的經典的著作《福音敬拜》中說:「我們對神只有如此膚淺的敬拜,因為我們看不見神在祂的榮耀中。」現代的人時常聽聞一位根本不值得他們敬拜的神:幹嘛我們要敬拜一位企圖做好,卻因為人的不合作而失敗的神?誰有真正的主權呢?是人!

 

當你閱讀清教徒時,你會發覺你在屬靈上似有一種孤單的感覺。當你開始對你所讀到的感到興奮時,你卻注意到許多人根本不明白你在說甚麼,這也算是一種孤單。當你看到以賽亞在以賽亞書六章 所看到的神的異象時,你才知道神的真實是如何超越你理智所能了解的,你就會明白到一般信徒根本不多去思想神,更遑論像你一樣思想神深奧的事情。

 

我們在思想神這方面顯得如此差勁,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們閱讀得太少。閱讀能幫助我們思想,尤其是我們現在身處一個追求視覺效果的文化過於在一個著重讀書看字的文化中。在我們身邊到處都是圖畫、錄影及電影。所有解釋的工作都替我們作了,以至現在我們不再需要費神去理解概念 ;已經有人用畫圖像替我們解畫了。在清教徒的日子,字句是凝結在紙張堛滿A迫使你去面對作者在字埵瘨◎Q要表達的思想。

 

2. 清教徒與基督之間存著一種「愛情」,使到他們寫了許多關於基督之榮美的作品。其中一位極負盛名的清教徒叫多馬葛溫(Thomas Goodwin),他是一位獨立派人士。當他寫到關於天堂時,他說:「若我返回天家時,發現基督不在這堙A我會立即離開,因為沒有基督的天堂好比地獄。」沒有基督的天堂不是天堂,因為基督不在這堙A我也不想居住於此。這些清教徒都是這樣深深 地愛主。雅各多咸(James Durham)在雅歌5:16寫到關於主的愛時,說:「若基督是全然可愛,那麼其他的一切就是全然可惡。」我們對於基督沒有這樣的感覺,是不是?我們想要「小許」的基督及「少許」的其他各樣事情。但真正的基督徒想要的是基督,只要基督,不要其他。撒母耳羅特福(Samuel Rutherford)在寫到基督之榮美時說:

 

「我敢說,就是所有天使的筆及天使的舌頭,不,即使諸天使世界的數目如所有海洋、泉源及河流之水滴之多,都不能將主描繪出來。祂的甘甜在我心靈奡曋葭菕A尤如兩個天國之廣大。噢,真願我魂廣闊如在至高穹蒼之上的大圈去盛裝祂的愛!然而我卻只能盛載一小部分。噢!那會是何等的光景,當我在天家堙A在新樂園內美麗的果園中,去看、去聞、去摸及去吻那至美的園中之花,那永遠長青的生命之樹!祂的蔭影對我已然足夠,向祂的一瞥對我來說已是天家的保證。即使有千千萬萬個世界和天堂,當中充滿了人和天使,基督也不會吝惜地供給我們一切的需用,並且充滿我們,於祂絲毫無損。基督是生命之井,誰能測度井底之深?將千千萬萬個像伊甸園的美麗集於一身;將所有樹木、所有 的花卉、所有的芬香、所有的色彩、所有的味道、所有的喜樂、所有的可愛及所有的甘甜集於一身,這會是何等佳美之一件事!但拿它與我們至美麗至親愛的基督相比,它則只算如所有海洋、河流、湖泊及水泉之水的一滴而己。」

 

世上真是有些人這麼愛主的,你說是嗎?

 

3. 清教徒能幫助我們認識基督的豐足。現代教會正在這道理上遇到很大的衝擊。你或許需要基督來救你,但你卻需要心理學來幫助你生活。你或許需要基督醫治你靈性上的傷害,但你卻需要其他東西助你解脫情緒上的痛楚。

 

有一本書叫《基督是一切及在一切之內》(Christ All and In All),是由一位與多馬窩遜(Thomas Watson)同期的傳道人華夫羅賓遜(Ralph Robinson)寫的。又有一本同名的書,作者是腓力亨利(Philip Henry)。羅賓遜根據歌羅西書3:11一節的經文寫了七百多頁的書。你看,我們現今的問題就是出於我們對基督之豐足的認識太貧乏。若基督是一切的一切,為何我們還要向其化人和事物尋求答案?

 

在《聖徒的寶庫》一書中,耶利米巴羅士(Jeremiah Burroughs)一有篇講章是論述歌羅西書那節經文的。巴羅士說:「基督理所當然地是父神完全的滿足。」相信我們沒有人會反對這句說話。以賽亞告訴我們,神看見自己勞苦的功效便心滿意足。所以基督是足夠令父神滿足。巴羅士接著說:「那麼理所當然地,基督也是足夠令任何一個靈魂滿足!」你明白他的推論嗎?那些一生為自己的命運而抱怨的基督徒,一方面說基督足夠令父神滿足,一方面又說基督不足夠令自己滿足,這是對神何等的謗瀆!其實遠在佛洛依德之前,清教徒已經解決了現今在教會大行其道的心理學理論所談論 所分析的問題。

 

4. 清教徒能幫助我們看見聖經在信徒生活及虔敬上的全備性。這不是彼得所說的嗎?聖經使我們因認識神,得著一切關乎生命和虔敬的事。但我們經常聽到今日人民主義發出的呼喊,說:我們要追尋自尊,或是:我要對自己有好感覺。

 

然而,基督徒需要的不是自尊,而是「主尊」!當以賽亞看見神的時候,他才開始真正地認識自己。記得有一次我在海外講道,我被邀請講述關於自己的事。但我想世上沒有一件事情比聽我說關於自己的事更加沉悶了!在巴羅士的《聖徒的寶藏》一書中,他第一篇的信息名為「神無與倫比的榮美及聖潔」,是根據舊約一節的經文:「神啊!在列邦中誰能像你?」這篇講章 約長三十五頁;巴羅士用了一半的篇幅來講述神的威榮。接著他便開始引入這節文的下半節:「以色列啊!有何民像你?」目的是甚麼呢?因為沒有別神像你的神,所以也沒有別民像以色列民!你根本不需要自尊及對自己有好感覺;你需要的是「主尊」及對神有好感覺!

 

若人是照著神的形象及樣式造的,為何會有人缺乏自尊呢?若你是基督徒,基督已經個別地替你們以命償命。我的朋友們,這就是真正的價值了!清教徒是真正的輔導員,他們知道最好的輔導是在講台上,當神的話語向眾人開啟、解釋、及被應用的時候。在三百多年前,以撒安保斯(Isaac Ambrose)寫了一本書叫《基督徒戰士》,當中提到接受從人而來卻沒有聖經根據的輔導之危險:

 

那正在尋求安慰的受傷心靈,絕對不應向未重生的人尋求意見;這不是神指定的方法。噢!他們會認為你是瘋癲了,他們根本不明白罪帶來的痛苦是甚麼意思。為何要將你的疾病告訴那不是醫生的呢?去找那位能醫治各樣病症的主吧,因為這才是神的帶領。當保羅被神的恩典呼召歸信時,他並不沒有與屬血肉的商量,卻立即遵從了神。你們也當這樣行。神有沒有藉著祂的工作令你認識到行惡道之危險及到祂跟前來尋求安全和安息的責任?你就當立刻遵從,並不需要與屬血肉的商量。那些在罪權之下的友伴所給你的意見對於醫治你憂傷罪壓的靈根本是不適用的。難道他們能叫你們良心得安、能赦免你罪、扶持你靈,或者使你充滿屬靈喜樂?噢!他們所有的快樂只是 虛有其表,是夢幻及虛空生出的歡樂而已。試問屬世的歡樂與屬靈的憂傷有甚麼相同?好像光明和黑暗一樣,它們有甚麼相通?遠離他們吧,離開那些惡人的帳棚,不要沾他們不潔淨的物,免得你在罪中消滅。

 

在這些清教徒著作中有著極豐富及虔敬的輔導。他們明白到屬靈的問題需要屬靈的方法去解決。今日的輔導員不會從罪及靈性的問題方面著想,雖然心理學的意思就是「靈魂的研究」。今天的問題就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別人行為的受害者,但這不是現代才有的新問題。打從在伊甸園中,當夏娃從亞當一根沒有用的肋骨造出來及以後所發生的事 開始,問題就已經產生了。神既創造了我們的靈魂,又為贖我們的靈魂而犧牲,祂當然是最清楚了解該如何對待我們的靈魂,而那些最與神親近的人也是最能夠提供醫治心靈的良方。事實上,清教徒被稱為「靈魂的醫師」。多馬窩遜曾寫過一篇文章,題目是:「罪是靈魂的疾病,基督是靈魂的醫生。」你可以在多馬窩遜的講道集看到這篇文章。

 

5. 清教徒能教導我們明白罪性之可怕。愛德華韋諾斯(Edward Reynolds)寫了一本書叫《罪之極惡》;耶利米巴羅士寫了一本書叫《惡中之惡》。沒有一個教義比罪的教義更需要 保守純全,因為若在罪的教義上偏差了,其他教義也會有偏差。一根離縫的線能帶壞整件衣裳。

 

多馬窩遜寫了四篇著名的講章,名叫「罪的苦害」。巴羅士寫了六十七章關於這個題目的書。罪比苦難更可怕,但人們會作任何事去逃避苦難,卻幾乎完全不作任何事去避免犯罪。罪比苦難更壞,因為罪產生苦難。事實上,這個 論點是巴羅士首先提出的。罪甚至比地獄更壞,因為罪產生地獄,產生一件事之因必然比被產生的那事更大。

 

俄巴底亞撒域(Obadiah Sedgwick),一位著名的倫敦長老會牧師,西敏斯特會議的其中一位成員,寫了一本發人心省的書,名為《罪之分析》,詳盡論 及大衛為自己隱藏的罪求神拯救的禱告;那些罪深深地埋藏在我們心底的隱密處,除了自己及神之外,沒有人知道,但它們與其他罪卻是同等的邪惡及被定罪。

 

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對罪有以下的見解:「所有的罪按比例說都是無限大的,它的可憎程度視乎被它干犯的那位是如何尊貴。因為神是無限 的聖潔,所以罪也是無限的邪惡。」所以沒有所謂的「小罪」,因為最小的罪對一位無限聖潔的神來說也是一件極大的干犯。現在你們很少聽到這類的信息了,是不是?

 

就是純粹用文學的角度來看,這些作品也是無價之寶。當愛德華滋寫「罪人在忿怒之神的手中」一文時,它的意象實在是無與倫比的。他將神比作一個拿著弓的弓箭手, 弓已經箭搭在弦,而那箭正指著罪人的心臟。弓箭手因拉弓太緊以致臂膀不著地顫抖,愛德華滋說唯一令神不放出那箭,不讓那箭沾滿了罪人的血的原因只於一位每天向罪發出無限忿怒的神之喜好。一位世俗的作家在寫一篇關於愛德華滋的文章時,被一位基督徒問 到一個問題:「你知道,若愛德華滋是對的,即是說那箭正在瞄準你的心臟,你怎能在夜中入睡呢?」他回答說:「有時我真是睡不著的!我只願望神他是搞錯了。」

 

6. 清教徒能幫助我們過一個實際的生活。李察巴斯德(Richard Baxter)的《基督徒的指引》被稱為「關於聖經輔導的最偉大參考手冊」。一個世紀前所有的輔導都是靠講台上的信息或到會眾家中的探訪及牧養。傳道牧者被視為靈魂的醫生。有趣的是,「心理學」“pyschology”一詞的意思就是「靈魂的研究」。 “Psyche” 的意思就是「靈魂」。但本來是醫治被罪沾污的心靈到現在卻成了醫治「患病的理智」而已。這項工作已經從牧者手上奪過來(他們本是對人的靈魂最為熟悉),交給了輔導員,而他們大部份都是不信神的。他們根本不能醫治靈性的疾病。巴斯德的參考手冊顯出他是一個能夠將聖經應用在生活中每一個範疇的天才。巴刻博士稱這本書為所有基督教著作最偉大的一本。

 

魯益士巴利(Lewis Bayly)的《敬虔的操練》一書是清教徒靈修指引的模範。它的主旨是用聖經來規範人一整日的生活。約翰格士拿博士(Dr. John Gerstner)說這本書說明清教徒運動的本質。

 

清教徒相信沒有一個生活的範疇是不需要用聖經來規範的。就是獨處的時間也要作敬虔之用途。拿但業韋紐(Nathanael Ranew)寫了一本很好的著作,名為《增進獨處時間的效益神聖的默想》。這是一書關於基督徒屬靈默想的經典著作。韋紐的前提是當基督徒在獨處之時,他能藉著默想神及祂的屬性,使自己屬性有所增益。他說,若然有第十一條誡命,它必會是「不可荒廢時間」。

 

清教徒寫了許多這類的「指引」。約翰柏斯頓(John Preston)從帖撒羅尼迦前書5:17講了五篇關於禱告的講章,名為「聖徒每天的操練」,並收錄在《清教徒論禱告》一書中。

 

史普羅(R.C. Sproul)曾替耶利米巴羅士一本書寫過序言,該書名為《一篇關於屬地思想的論文》。這書論及用世界的思想模式來思想,卻不按照神的心思來思想之罪惡。

 

[回到目錄]